• 遥远记忆

    这次十一回家,意外地非常放松,说是意外,其实我自己内心也都知道为什么。在被老妈拖着暴走了两天,在电影院里看女排的时候突然接到外公的电话,说五姨妈去世了,表表哥的妈妈。至于为什么叫表表哥,我在《记忆中的云南——老厂》里写过原因。

    [Read More…]
  • 美国富二代和鬼魂祖先的故事

    4月底,免费领取了kindle版的《穿过森林的男孩》,对于身边的人大多数都不用kindle的人来说,拉一个新人帮忙点击并不是难事,所以对这本书我本来不报太大的希望,而且腰封上还写着XXXX推荐之类的句子,我向来不太信任推荐这回事。在朋友圈标记了阅读开始的时间,没料到有一位前同事突然跳出来说,她也一直想读这本书,这无疑使得我怀抱了多一些的期待。

    [Read More…]
  • 梦境诗意

    梦境
    另一个平行宇宙
    虚拟又真实
    身体休息的时候
    灵魂出走

    [Read More…]
  • 信任这事让你的生活轻松些许也就够了

    之前偶然看到的书有一章关于信任的,我不经想起上官说过的话:两个完全性格不同的人,但是彼此信任就可以成为工作上的伙伴,在这一点上我不得不承认她给了我一个完全不同的思路,原来信任也可以有不同的维度,生活中的,朋友间的,以及工作上的。

    [Read More…]
  • 兰因絮果,花开花落自有时

    在如懿传里第一次听到这个词,那幕被期待的皇后断发后,周公子演得静默无声,回到寝宫写了这个词。如果说如懿传能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那估计就只有这个词了。

    今天再提及,是因为最近家里人一直提及的小姨家事。小姨算是家里的先锋派,最早去学车,最早淘宝买东西,最早玩微信,如今她都已经玩上了抖音,而我从未染指。 [Read More…]

  • 五点醒来的早晨

    地铁来来回回

    塞满了人

    听耳机

    看手机

    [Read More…]

  • 会害怕的时候,你就真的长大了

    人什么时候才会真的长大,也许是会感到害怕的时候?也许是学会忍气吞声以后?胡适不也说了,年纪越大,越觉得容忍比自由重要。

    最近一直在想是否要写点什么?N年不遇(当然希望永远都不遇到)的情况,似乎也经历了两次了,上一次,懵懂不知,因为身边没有,也丝毫不觉得有任何的影响,更多的是担心马上要来的高考。 [Read More…]

  • 2019,10年代的尾巴 日常淡定

    1月,开启唐顿之旅,想着有一天是否可以去拜访这座美妙的庄园。用上了电影和毒鸡汤的日历,却经常忘了翻。年初的墨尔本,20岁的西西帕斯赢了费德勒,感觉一个时代要过去了。隐约中,倒是期待三体舰队的。玩迷宫的游戏,中西方结合,就是故事性不吸引,只想解谜。开启了一整年的戒咖啡宣言。 [Read More…]

  • 闲写博05期:史无前例的年度9篇

    收到服务器的邮件,说此个人域名需要续费了,我耐心等到信用卡账单日过去以后,慢慢缴费,正在犹豫是交一年还是索性交三年,发现其实三年也不过是乘3而非有折扣。遂还是决定一年一年缴费得了。

    交完费上来打开今年写东西的文件夹,word的篇数屈指可数,再上来一看,果不其然,一年只写了9篇内容,还包括了去年的书单。 [Read More…]

  • 江南古镇之——锦溪、同里和西塘

    江南古镇之——十一的时候本不打算出门,觉得哪里都是人,酒店又都涨价,何苦要去凑这热闹。无奈何突然计划有变,让我不得不自己开车自驾。好在那时候昂小胖刚入家不久,我还保有无比新鲜之感,突然要自驾出行,倒也还是激动不已。

    由于临时出行,也就自然洒脱了一些。临出行前一天我才大概搜了一下线路图,本着不走回头路,开车时间又不要太长的目标,大体定下了锦溪-同里-西塘-周庄这个路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