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忙闲参半

虽然一年之中都零零散散的记过很多,也曾经准备元旦当天就来发布,但是还是拖到了现在。有很多时候,我不断地去写和记录,都来自于朋友们的鼓励或喜爱,如今已经越来越没有想要说那么多话的欲望。就像大天说的,不知道你们是不是都是商量好的,要轮番鼓励,以至于我无法放弃。

1月,云南的蓝天还是很吸引,假期就是让人突然回到人间,我愿意陪外公走一段山路去看还没有建好的猴山,邂逅两只孔雀。重演2008年澳网决赛的费纳对决,开启了这一年两人重回巅峰的序幕。

2月,回到云南,却越来越觉得心有所愧。当初一心一意想要走出,如今却发现无法回去。云南的高铁第一时间体验了,11个小时让我无法适应,且唯一一次一天看完一本书。

3月,在深圳花费了大半个月时间,没有羽绒服的冬天。开始习惯飞行和移动办公,在最后一刻还是签了合约把自己卖出去。广州,香港,我几乎在上半年完成了整年的旅行。拍着黑白的香港城,探访那些记忆中的TVB剧情发生的地方。

4月,频繁往返机场,酒店。飞行APP上永远有三个未来行程,有时候也很疑惑,别人灌输的那些他们的理念,是否真的适合于我?又是否真的有用? 开始尝试语音输入写博,速度倒是很快,但思考的过程却也随之流逝了。

5月,小萝莉上了一次热搜,身边的人似乎都在陆续低潮中,失恋,郁闷,很多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听人说话的那个,若水说我大概属于疗愈的人。世间所有的内向都是聊错了对象,我只是懒得在一些无谓的人面前假装,如果只是一生擦肩而过几次,又何必在乎什么姿态。

6月,写了关于刘胖的文,收获了史上微博和知乎上最多的赞,无法掩盖负能量爆棚的一个月,2017年发生的一切,多年以后是否还有人记得?无法降临小天同学的婚礼现场,死党们都参加不到彼此的婚礼,也许就是真实的世界吧。电影里大面积回顾的80年代毕竟已经过去。

7月,生日那一天,到了我的大长安,没有看到武则天的无字碑,她的飞白体也只是在图画上看到,碑林看不够,还是去了大明宫,可惜只剩下一片荒土,千宫之宫若是能见到,我也愿意为之穿越。姑姑的活死人墓和重阳宫,和电视剧里的不太一样。爬了华山,体力下降严重,缆车上下,这种我曾经务必鄙视的方式有时候也可以救命。年度唯一一个游泳在华山脚下的温泉度假中心。

8月,旅行归来开始疯癫工作的一个月,咬牙坚持,办活动的现场还是会偶尔萌生出一丝成就感,毕业之初就合作的同事,居然多年以后再度合作,突然看到另一条路的可能性,人如果不被逼一下,难免困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动弹,半年的时间尽情折腾。小萝莉说我的爱情观好刚烈。

9月,没有荷花的普者黑还是很美,二十几年后回到大观楼拍了一张同样角度的照片,云南的美景那么多,我为什么还总是要跑去别处?不在家的日子面对老妈的求助似乎耐心更多些,近距离总是掩盖不了我的急脾气。

10月,公主再次退役了,她说有时候不敢相信我们可以把这件事瞒了这么久,事实上,是大家都不想要相信,你真的要离开了,看见粉丝群里他们发的结婚生子的消息,愿幸福常伴。

11月,重新熟悉周边环境,对于改变总是非常忐忑。捡起很久不熟悉的PS & AI,和小萝莉聊天恨不得教她所有的经验,然后慢慢告诫自己,人生的路还是得自己走。和人打赌减肥,目测要输掉巨款。明星大侦探第三季等得望眼欲穿,看起推理题材的电影把自己吓个半死。

12月,日子过得出奇的快,感觉一眨眼就到了双旦。窝在家里的时间增多,大面积的恶补了漫威,喜欢希芙女士。努力研究食谱,似乎没什么长进。研究如何屏蔽蹭网,设置路由器防火墙,我在女汉子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远,却被若水说人设崩塌成软妹子。

 

2017,没有去乌镇的一年,无法相信自己有那么多行程单的一年。过去的和以往似乎没有什么不同的一年。2017,个人觉得心态成长的一年,大概也是认清楚很多事情的一年。开始真正不去理会别人的评价或无关紧要的反驳,从而立走向“不惑”?

2018,新年快乐,岁月静好。

 

PS:不知道这会不会是这个域名下最后一篇博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