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写博01期:上海下雪了,你那里呢?

只是先来无视絮叨几句,也许整个主题和下雪的关系并不大。

下雪的早上透过窗户看到外面堆起来的白色,想起以前在北京,每年一到冬天就会有各种人在耳边絮叨,第一场雪到底什么时候来啊,于是去问若水这次全国范围白雪覆盖,北京是否也迎来了初雪。若水苦笑说,并没有,这次是北京在朋友圈看着全国各地晒雪景啊。北京一到了12月就开始各种“求雪”,出生在南方的我并不知道,这是否是北方的一种“执念”,觉得每一年必然要下个一两场雪才显得过了冬。

毕竟,云南这种地方,当年说起我初三那年下大雪都到膝盖那么深了这种话的时候,别人总是瞪大了眼睛说,云南?也会下雪的吗?还有一次云南下雪而我在北京工作,那时候已经开始用智能手机了,老妈拍了个小视频来告诉我云南下雪了。我给同事看的时候她说,你妈妈真的是太有新闻素养了。

在上海这几年,似乎并没有什么印象冬天下过雪,就连这次来上海跨年的若水都吐槽,当上海的朋友告诉你上海很冷你要多穿点衣服的时候,千万不要相信她们,我穿着长羽绒服都出汗了。她这句话倒是让我想起了北京那种吹在脸上凌冽的冬风。

我最近的状态非常不对,这是我来絮叨的原因,懒得去和原来的同事聚餐,懒得出门,3G先生说,你要不要出门看下雪景啊?我都有气无力的回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下个雪还要激动半天以前在云南的时候,我记得我们都特别期待下雪,因为一下雪就可以不上课出去打雪仗,父母也不会因为你打得一身湿漉漉的就叫嚣,他们会默默的让你去换干爽的衣服,然后问下午还要去打么?,小区里倒是真的有个三岁小孩下楼玩雪,然后家长让他回去的时候,他哭得要死要活的。我很怀念一场雪就可以换来的莫名高兴。

无聊简直快要吞噬我了,生活大爆炸的有些季看了两遍了,为了消磨时间,我又开始玩“黑暗寓言”的解谜游戏了,但是和以前不同的是,我并没有自己想要解开所有的小谜题,而是动不动就看提示或者直接跳过懒得想的小游戏。最近看的书好像也太费脑子,以至于我恨不得不要拿起书本,练字通常写不到一页就觉得无聊,不知道是流感后遗症,还是仅仅为了无聊而无聊。

唯一可以称道的是,我全程看了今年澳网费德勒的比赛,然后莫名其妙的谈妥了一个看似要执行起来的生意,并以此为借口推到了无数走出家门的聚会,期待的半决赛以对手退赛告终,听评论员说这次的韩国小将突然火起来好像当年李娜突然打进四强,全世界的体育记者都在打听这个家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因为采访安排的太满而采访需求实在太多,记者们不得不去采访所在国家的记者,以此来填补新闻点的缺失,感觉还挺好玩的,当你什么都不是的时候,没有人来关心,当你突然出成绩了,好像全世界都恨不得跟你有点关系。

前段时间偶尔起来做早餐,才知道当年老爸每天早起给我做早餐,原来是需要那么挣扎的,谁不想多睡一点,谁不喜欢在温暖的被窝。而我以前却总是嫌弃为什么只有我要在家里吃早点?以前不喜欢拍照,听老爸说每年都要多拍点照片总是不以为然,现在突然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喜欢拍照了,原来人真的每一年都会变化样子的,如果这一年没有留下,以后再也找不回来。我大概真的是无聊透顶了,又或者要加上年纪又大了。

这算是我的第一期瞎扯帖吧。因为无聊所以来写点什么东西,写东西一直都可以帮我缓解点什么,而且我也不希望2018年结束的时候,我的博客上只有零星的几篇。瞎扯贴有时候也挺有意思的吧,至少对我来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