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旧情人

时隔6年以后再次回到北京,之前也短暂的回归过,但是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似乎我都还没有开始怀念,就奔赴另一个征程了。我一直都说北京是我的第二故乡,是我在云南以外待过时间最久的地方,我记得它午夜后的狂欢,记得那些KTV里刷过夜,也记得那一场场令人着迷的话剧小剧场。但这一次回来,突然有了别样的感觉。

这次回北京,感觉北京就像个旧情人,我记得它所有的好,但是似乎有了某些变化,既陌生又熟悉,但是关于它的不好经常突然糊我一脸,比如雾霾,比如沙尘暴。2003年刚来北京的时候,沙尘暴的肆虐似乎已经过了高峰,我离开北京的时候,雾霾似乎也都还没有开始张狂。有一次从天津开车回来,已进入北京市区,感觉就进入了一个被灰色雾霾笼罩的大玻璃罐子,我第一次看到这样明显的分界线。

当我带着厚厚的防PM2.5口罩走在重度污染的北京地铁内,一号线的风好像小了一些,北京人的豁达,亦或是不在乎依然显得很淋漓尽致,重度污染300+的天气,街上戴口罩的人屈指可数,打车的时候司机师傅突然开窗会吓得我一脸惊愕。烧饼说才那么点就戴口罩,你一看就是个外地人,我们都不惧。她依然会在重度污染的天气开窗透气,我只好悄悄乘她不注意的时候关上窗户,打开从上海搬来的空气净化器。

每当这种时候,我开始怀念起上海的好,湿润的空气,基本都维持在良的空气质量,只是轻度污染就满街的白色口罩,以及非常便捷的交通出行,无论是上海市内还是华东地区,感觉三小时已经可以到很远的地方。上海人过得精致也并非没有道理,他们关心健康和环境,一切都以便捷性为主,北京大概作为首都功能的原因,不得不牺牲掉了太多的便捷性。自从我去了上海,就经常看到各种北京上海的对比,印象最深的一点是,北京人的豁达和上海人的契约精神。北京人做生意就是哥们搭伙,你好我好大家好,朋友亲戚一起赚,一切静在不言中,说的太过直白,就没有了兄弟姐们的感觉;上海人会将所有预计的风险都在前期考虑完毕,签约时间很长,但一旦签了基本按照时间准确实行。这些有些大的反差,突然让我这一次的回归变得不太一样,觉得北京也许还是那个北京,但是我已经不是6年前的我,我开始慢慢接受了上海的游戏规则,不太适应北京的游戏规则了。这感觉也就越发的像重逢一个旧情人。熟悉又陌生,然后可以会心一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