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谈国事 来聊聊话剧

又一年乌镇戏剧节了,截止到现在看了两部话剧,也好久没有写点东西,索性给自己个理由来码字。

这一次来乌镇,乌泱泱的组了个团,我和大红都是携母出席,有时候也会担心看话剧他们能不能坚持住。老舍的《茶馆》被孟京辉改变得超级“先锋”,

除了王掌柜的出来滑头得叫大家莫谈国事之外,也许都不见了茶馆的踪影,用大红妈妈的话来说,这是茶馆吗?怎么连个桌子都没有。整部剧贯穿始终的,也许就只有“莫谈国事”这几个字了。


在三个多小时没有中场休息的《茶馆》里,强制烧脑想要跟上导演的思路,可是在一部话剧里,想要表达得东西太多,以至于快要结束的时候还要安排一个特别的桥段,用演员嘟囔的方式问,不知道观众都看懂了没有,也没个中场休息让人可以走。我一向不喜欢有中场休息的话剧,这大概是我多多少少会偏爱孟京辉一点的原因,加上蜂巢的犀牛实在让我第一眼惊艳。

看完回忆的时候,却是只记住了那些似曾相识的场景,现场有水倾泻下来淋湿男主,纷纷洒洒的白色A4纸,是《恋爱的犀牛》里经典的场景;演到一般突然开始放录像,其实演员在大幕背后实时演出,待大幕徐徐升起,演员再次回到眼前,和之前摄像机里呈现出来的画面完美切合,是《琥珀》里的尝试成功过的样子;倾斜在舞台中央的斜面舞台,在《九又二分之一爱情》里出现过;那个用手枪对着太阳穴开枪,然后反反复复死不了爬起来,是《两只狗的生活意见》里的桥段;依稀的,似乎还有一些《女仆》里的情节。可唯一缺少了,那些让我喜爱的剧里最让人记忆深刻的台词,以至于这一版《茶馆》看下来,我除了脑仁直疼以外,无法再留下任何深刻的感受。

不数不知道,我原来看过孟京辉那么多的剧,这上面还不包括《三只橘子的爱情》《空中花园谋杀案》《爱比死更冷酷》《桃色办公室》。


第二部《小王子之风沙星辰》导致一开始就确定下来要看的剧,记得第一次看小王子,是张蕾同学拿了一本彩绘版说觉得我一定会很喜欢。这部被看做安托万·德·圣·艾克苏佩里另一个化身的童话故事,一开始就赢得了我的心。

男主安静的演了好久开始写日记,至少日落还是很美的。那些黑暗使者拿着塞满空气的黑色塑料袋模拟出狂风的声音,他说,早知道我会坠毁在沙漠里,不如回去画我的大蟒蛇,黑色屏幕上出现的一顶帽子,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在内心里画出一个吞掉大象的蟒蛇。

声音表情真的是一个太魅惑人心的东西,当小王子走出黑暗,爬上飞机说“你可以为我画一只羊吗?”我突然之间看到了那本彩绘本里小王子的出场。

沙漠之所以美丽,是你不知道它在哪里藏着一眼井。
最重要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到的。
星星真美,因为有一朵看不见的花。

不知道在安托万坠毁在撒哈拉沙漠的那三天是否真的遇到了一直有着麦浪色毛发的狐狸,一条奸诈的蛇,或者找到一朵玫瑰花。在开场之前,导演特别叮嘱在三面环绕的小小剧场里,一定要格外安静,因为一点点声响就会把大家带到不知道哪里去,希望在这个剧场里能感觉到沙漠,甚至闻到气味。

于是当最后男主发现了一只橘子,并剥开大嚼的时候,整个剧场里真的闻见了橘子的气味,小葛同学闪着亮晶晶的眼睛转过来和我说,真的有气味哎~

听路人说今年的嘉年华很赞,但是我却没有遇到几个,而且气氛一年不如一年了,不知道是否是期待高了。今天下午溜达的时候,遇到几位阿姨一起坐在河边,突然之间聊了起来,其中一个北京的阿姨说,喜欢看话剧,就要找机会看,你像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想看,但是就没去做,现在的北京出去一趟太麻烦了,总得要人撺掇着才能看上一场,所以年轻的时候想干嘛喜欢干嘛就去干。

相比而言,这一段聊天,比看到黄老师被人盖帽的偶遇,来得印象深刻。期待晚上的《演员实验教室》能让我在今年留下点深刻的话剧印象。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