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撕的日历

3G先生之前天天嚷着要新年的台历,老姐听说以后立马送了豆瓣电影日历和毒鸡汤日历。发一些照片给前同事看的时候觉得每天撕太麻烦了。不过每日一丧倒是非常的提神醒脑。

我记得外公就直到现在都坚持每年要买一本日历挂在床头,每到12月底就自己步行去西门老街,买那种红色封面,薄薄纸做成的日历,每天宜忌都列在上面,甚至还有当日不利哪些生肖属相,一日一日的撕下去,等那个日历见底,一年也就过完了。我以前从来不关注这些,觉得不过是封建迷信的糟粕而已,经历了去年的事之后,发现那些所谓先生们看的也不过是日历上的这些。

在很多年前,每一家都喜欢挂在墙上一本大大的月历,每个月翻过一张,我记得表姐曾经说过,一本月历如果不看农历的话,时隔28年可以再用一次。日期和星期是一致的,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这个可行性,也未去验证。

近日去客户公司开会,提到年底公司依然要做台历,领导喜欢,加之送给客户,还有不少客户朋友会来询问今年是否有台历可以寄送。如今的人多数使用outlook或者手机上的日历,对于这种非要挂一个月历在会议室墙上,或者摆个台历在办公桌上的习惯,怕是都不太理解。

我使用台历的几率挺大,也习惯于把私人事件记录在手机自带日历中,有一些直接设置循环提醒,公事记录在钉钉日历里,互不干扰。也不喜欢工作的app没事来要我的通讯录记录或者日历记录,喜欢界限分明的划分工作和生活。

这大概就是历史的年轮重来,还有类似的比如时尚界。流行了几年紧身的服装以后,最近又开始看到宽宽大大的衣服了。

传说单向街还是豆瓣就是靠卖日历开始盈利起来,不知道是80后们变成了老人家?还是历史的风潮又回归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