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写博04期:读书与观影

买了安妮的新书以后,发现在出版的书籍里面居然少了一本《镜湖》,入手之后断断续续看了几篇。本来心里无比期待的《夏摩山谷》,坦白说并不喜欢,不知道是我把战线拉得太长了,以至于一些前世今生实在是连贯不上,还是我无法接受那么多年以后她写的小说还是以往的老样子,不过都是《二三事》的延续版本。以至于看她以往的描述,写这本小说是攀过一座高山之类的,也觉得实在不可信。

《镜湖》虽然只是看了一点,大概只有十分之一吧,倒是喜欢非常。加之上一本《得曾未有》也是类似的笔触和风格,在她改名之后,反而觉得随笔亦或散文,反而是我喜欢的风格,看完以后有深深的认同感,她已经变化成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作者。

不过,别人写作不过是为了表达自己,喜欢或者不喜欢,是读者的事。

最近心血来潮,又看了一遍《命运化妆师》,那句压低声音的“你好吗”还是会让我心里一颤。高亚麟在《我家那闺女》里说的那句话“父母是挡在你和死神之间的一道墙”,大概我刚刚经历了一半的墙倒掉,所以重新看这个电影的时候,那种深深的窒息感变得更强了。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虽然脑子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也不过是想了想如果突然收到曾经在乎,但是多年未见的人去世的消息时,自己会如何悲伤。毕竟,在我父亲去世后回家的那个阶段,我表现出来的冷静和不动声色,似乎并不像一个女儿该有的情绪。

我似乎并没有经历那所谓的失去的五个阶段,反而是很平静的快速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在偶尔的看到一些场景的时候,心头会涌现一些难受,稍纵即逝。时隔几年又看到这样的场景,多了一些疑惑,这到底是来自于我的自私、克制?还是冷血?

前段时间努力去看了一些和工作上有关的书,感觉很容易被人打了鸡血,想要挽起柚子大干一场,今天看《镜湖》的时候被一段文字刺痛——“在这样的时代,维持优雅和体面,诚实和干净,是沉重的事。”

在年初的时候也曾经暗暗下决心,是否需要把原本丢掉很久的码字技能重新捡起来,那个在wish的万年深坑,那些只是留在文件夹里要填的坑,是否都应该好好找时间来构思补完,即便是小说没有能力触及,随笔和散文之类的应该还是可以锻炼的。达到某种能力可以稍微远离一些社会,但似乎总是找不到入口。

希望今天是一个新的开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