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漫记

午饭之前,3G先生出去吃饭,留我一个人在家。想着最近都没有好好看书,沉迷在美剧英剧和娱乐节目中,偏偏新开的《镜湖》是想要好好做摘抄笔记的,难得的好天气,倒是很好的读书天。

收拾停当,在书桌前架上书架,拿出摘抄笔记,准备好钢笔。沉下心来读书片刻,很奇怪,我的整个感官都突然进入了另一个结界,突然听到了很多平时并不会注意到的声音。

厨房里的洗碗机在有条不紊的运作,我听到平稳而有节奏的水流声。窗外路边车辆驶过的声音,甚至似乎还有呼啸而过的摩托喇叭声,天空中飞机飞过的声音。

最妙的是,这些声音里面风吹过窗前树叶的声音清晰可见。刚住进来之前,曾经觉得树木太过枝繁叶茂,挡住了阳台上的阳光,请物业用电锯去掉了一半,今天听到的这声音令我很惊奇,即便树枝被去掉了一半,似乎也并不妨碍它发出自然的声音。这自然的声音,在一堆人造的声音里显得十分特别。

经常觉得这个世界太过吵闹,以至于我常年都戴着耳机出门,在地铁上,骑车以及走路的时候。有一次和前同事约中饭,我戴着巨大的头戴式耳机出现,她说正在寻觅好的防噪耳机,问我哪个牌子值得推荐,答曰其实我只是不希望走路的时候别人来问我路诸如此类,所以戴着耳机,对哪个牌子防躁更好倒是真的并无研究。

阴差阳错地又回到了半个媒体的公司,负责和媒体运营相关的事物,常常让我觉得那么多的资讯,组织如此多的线上线下活动,眼花缭乱复杂繁琐,是否真的有人关心有人在意?还是不过是这个巨大互联网时代的自high?看安妮写,无花果在超市里标价六颗60多元,无法理解这样的定价模式,难道无花果树已经濒临灭绝?想要简单的生活,但是现代社会的代价如此之高。

5号约了小孩出来吃饭,留学归来突然觉得她些许成熟了一些,不再是原来那个怼天怼地看谁都不顺眼的小孩。聊曾经共同的朋友是否还有联络,我笑着说很多都失去联系,有时候觉得可笑,认识十多年的朋友,有时候会因为一个简单可笑的事情从此分道扬镳。

走去咖啡馆的路上,她突然提及我们已经认识十年,我内心微微一震。后面补上的那句“我记得是啊,09年我初三”,我一口老血差点奔涌而出,她初三的时候,我已经大学毕业几年,没料到的是十年之后,居然还是要我请她吃饭,想象中的大餐依然没有到来。

6号天气晴好,和3G先生去新开辟的北外滩滨江大道步行,太阳十分炙热,以至于我觉得夏日已经到来,那一站地铁叫做国际客运中心,在抵达之前我心存疑惑,觉得这个地方神秘至极,为什么在并无高铁站和飞机场的地方有个国际客运中心。看到指示图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里是国际邮轮出发的地点,有上海到神户和大阪的国际邮轮。漫步道和跑步道并行排列,海棠花还是樱花在一阵风吹过的时候落英缤纷,想着是否有哪年可以去日本看樱花,3G先生反问中国难道没有看樱花的地方吗?

一直都更喜欢夏天,一半由于我自己出生在夏天,另一半在于真的是清爽自由,生机勃勃,光是看到满街满眼的绿色,心情就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虽然近几年我更加身心懒惰,减少了不少外出,有假期也多半是窝在家里挺尸。阳光来临,温度上升,在冬天被我剪秃了的小小发财树,终于又冒出了新的叶子,而且生长得一天比一天迅速,大概再过一周就可以恢复到原本枝繁叶茂的样子了,从云南带回来的多肉叶子,也慢慢的开始生根发芽。

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让小爱音响播放古典钢琴曲,虽然在它的歌单里并没有舒曼,但也算是写作时不会分心的音乐。以后可以长期坚持。

一段小牢骚

某个小萝莉终于在半年之后惹怒了我,不知道是因为我在感情里面都比较理智克制?很早之前就了解,感情即便再深厚,再契合,人生的内心与成长都只能是自己一个人完成的。我真心无法理解失个业顺便丢了渣男BF就要死要活哭天喊地长达半年。并不是失去耐心,而是失望。我也在极力地告诉自己,人无法摆脱想要控制和把控的欲望,有些坑必须是自己踩过才会后悔,才会变成经验教训,但依然无法理解一道简单的选择题都不会做,从这个角度而言,做丁克倒是一件极对的选择,无需强迫别人(孩子)走某一条路,也无需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失望。

意外的片段——今天读到的喜欢的句子:

  • 人要如何超越自己的境遇,这并非是可以训导出来的指向,只能是是一种天性。
  • 我们希望过健康、自然、合理、适宜的生活,只是它这般代价沉重,不可思议。
  • 在夏日清晨,读一本好书,读一篇佳作,也是美丽和良善之事。

 

读书的时候,记得邀我隔空对饮。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