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脱世界

假期里突发一些事件,虽然我保持着假期就不要关注工作的标准,但这件闹上微博热搜的事件实在太过蹊跷与八卦。我曾经短暂地与之有过一面之缘,印象中是胖胖的威严的人。由此牵扯到的,是总编突然说要开始整理危机公关的方法论。

也许在很多人眼里,方法论是一件好事,有了方法论,似乎就学会了一项技能,我决定在群里默不作声。今天在办公室谈及此事时,倒是想起了假期之前和小伙伴们提到的一件绝妙的事件,虽然有一系列的文件貌似要引导出一个负面,但选择了一个恰当的时间点爆出,假期一过,加上这铺天盖地的热搜,居然把之前引发地震的事情平淡的化解了。小伙伴们微微一颤,说曝光的时间点还真是有讲究的。

一直从事市场的工作,隐约也摸索出一些心得体会,但如是真的把自己当作一个老师或者专家去教人如何操作,实在还有点为我所难。危机公关这事,多半也和创业成功一样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准备好一切,也需要一些绝妙的时机帮助,才能收到意外的效果。如今的我天天被困于项目的进度与客户的内容中,反而常常无法关注更多自身的传播,实在不符合一个市场狗的职业道德。之所以放任自己如此,一方面是职责划分的问题一直困扰我心,但领导们觉得可有可无,另一方面也是任由自己跳脱于这个行业,要跳脱,自然无需投入任何感情,工作只是一件打工的事情,一切也就非常简单直接了。

最近跟着某人瞄了几集《我们与恶的距离》,受困于台湾腔,情节无法记清,被某人说是我天生带有偏见,倒是听进去一句台词:“每一个人一辈子都有一个课题的,我的课题就是搞清楚这些人背后的原因,你的呢?”

人生课题,一直认为自己始终没有找到可以一辈子去做的事情,想要打球,在接受训练时已经错过最佳时期,也都一直甘心游离于圈外,虽然也有过别人一看就跑过来说“这不是一个翻版李菊么”的时候,一个喜欢的圈子如果走得太近,反而失去了朦胧美;做市场,从来都觉得自己大学毕业以后误打误撞进了这个行业,也是最近三五年才突然悟出点心得,要说喜欢倒也谈不上,不过是吃饭的家伙而已;写作,虽然也过过一年多码字为生,但码字赚钱和写出自己想要的文字实在是两码子事。

最近看《镜湖》,摘抄的段落似乎都和感情、关系处理有关,猛然听到那个问题的时候,脑子里跳过是否关系的处理是我一生的课题?友情、亲情、爱情?我似乎总是能在这些关系里慢慢深陷,然后在快要溺水之前又急速跳脱,这似乎也算与生俱来的天赋。不知道别人是否也可以在突然想清楚的那一瞬间,立马抽离的。

最近一次公司TB,在潮汕火锅店吃饭,与闰土面对面,当别人讲到什么众人哈哈大笑之后,他突然低头说了一句这就比较有意思了,大家都在等待他解释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他眼底的落寞,停顿几秒以后说出的话,想必也不是他本来想到的那句。喜欢发表自己的看法,若是有人不同意就会突然急躁,有很多时候觉得他在某种意义上与某些时候的自己也有些相似,只是我现在并不常常说出心里的话,也不倾向于非要别人认同我的看法,若不认同,慢慢疏远即可,不必声嘶竭力地辩别什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跳脱出当下的环境与场景,立马以一个第三者的身份旁观整件事,变成我快速获取的技能,大概源于周国平的某本书。他最近在微博上突然被批直男癌,我诧异的同时也并没有去了解事情的始末,想来不爱社交的他,多半又是因为一句什么不经意的话,点了网友们的燃点。

人生的课题,待我某天突然可以跳脱自己的时候,也许就能看清楚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