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写博06期:那些不负责任的梦

标题来自于:谢春花的那首《心空空》

梦的观念是跳跃的,其实上它也许是跳跃的,但是其实会有内在的联系,但是有时候我们自己说话或者想事情的时候,也存在这种问题啊。你本来想的是A,然后因为别人说了一句什么话,你想到了B又从B里面想到了C,然后你会直接去说C的事情。整个的思路其实并没有断,但是你的描述会有短暂的跳跃。

不知道是不是平时脑补了太多了我们的偶然相遇,亦或是你突然来找我了。昨晚梦见我们又在一个地方碰到,我的心里好像已经可以很平常,没有特别的感受了,这是好还是坏?我在梦里一直想要背对着你,避免正面接触,但是也知道你一直在某个地方等着。

另外一个是好几天前的梦。感觉是第一次梦见如此有情节的故事。我因为什么原因回到了曲靖,暂时无需工作,然后突然发现你也因为读书还是教书的关系回到了曲靖。我们不知道怎么遇到了,一起闲聊了一阵,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到了你现在在曲靖租房,我甚至发出邀请觉得你若是习惯可以去我家里住。你说到其实还是挺想在曲靖买一个房子,我叹息自己家的小房子刚刚卖出去,否则住的很近也不错。你似乎很高兴我有这样的想法,我们边聊边走出某个楼里,隐藏中是市政府旁边那个丁字路口,我清晰的记得建行的那两个大狮子,然后我突然说,好尴尬啊,好久没有见面和联系了,突然要像以前一样聊天。你一脸错愕,好像我们从来都没有什么障碍就可以回到从前那种随意说话的状态。可是在现实里,即便是我们最熟悉的时候,我也不是可以随意说话的状态。说话当中你还提到自己曾经改名,然后一直无法说清楚改过的那个名到底是周什么,我用了以往对话中惯用的语气说,你是否真的是改过?为什么连自己都不记得?!

写出来好像是一点点时间的梦境,为什么梦的时候我觉得那持续了一整夜?昨晚梦见自己的牙齿掉了,这真的不是一个很好的预兆(按照周公解梦或者弗洛伊德的说法),上一次我梦见自己的牙齿掉了,去查说家里有人去世,后来外婆去世的消息我早上才看到,这个梦惊得我一下子清醒起来,凌晨五点赶紧看手机是否错过什么信息。梦里先是上颚左边的第二颗大牙慢慢碎裂,我突然发现嘴里有一些细小的碎裂牙齿,还给四姨看,四姨觉得应该去看看。再接下来就是就是整颗牙齿都不见了,只剩下黑黑的洞,然后下颚对应的那个大牙也突然掉了。因为我极少梦见自己的牙齿掉了,3G先生又总是说梦见牙齿掉了老人家们总是说就是家里有人去世。以至于我真的被吓了一跳。

很久之前有一天还梦见回到老厂,礼堂突然不允许进入,统统清场,以为什么重量级的人要来,跑去了可以看到入口的地方看,从车上下来一个一瘸一拐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刚走了几步就回去了,然后突然拉来一些箱子,说是以前做的弹药拿来显示,我突然在一个箱子上清晰的看到我自己的名字。打开展示,组拆解组装,然后很快就醒了,有时候真的会觉得梦里其实是另一个纬度的世界,只是不知道在哪里?

最近看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关于梦思、满足愿望、伪装、替换和凝缩的各种功能,感觉原本清晰的想法反而混乱了。因为有了伪装和替代效果,我至今也无法找到我想要的解释。比如,我一直梦见A,而从来不梦见B,是因为我内心还是强烈的,希望A来找我,还是B来找我?到底我白天想到的是B,晚上却梦见A,到底是替换还是伪装呢?亦或者根本是凝缩?把两个人的特征缩到一个人身上,然后用一个不是真正目的的人来代替真实的想法?

梦还真的是一个无法解释的东西,很多弗洛伊德的解析,在过后看来更像是各种强拉关系。语音相似,数字关联之类的,实在无法说服我。然后,在梦里也许真的可以满足一些现实中无法实现的愿望,从这一点来讲,梦见你,是一件开心的事。



上一篇: 没有了,已经是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