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安睡+神经乱兴奋的半夜

还是开了自己的电脑来写博客,在我耐着性子等了5天,看完了只被剪辑成96分钟的发布会官方视频以后,这对于耐心不是那么好的我来说,实属难事。另一台电脑看完整个视频,因为习惯问题无法用它写博客,我无法忍受打字时肌肉记忆无法工作,习惯地敲打无法顺利地跳出正确的字,会打断我的思路。

1398528285

记得在第一份工作的时候,负责我的总监有一句口头禅,虽然当时我觉得他有时候有点吹毛求疵(好吧,我也会觉得现任直属领导也吹毛求疵),当然,我从他身上学到的设计理论也非常重要,但那句话却深深的记住了,而且影响了我后来对所有平面设计的要求。那句话是:所有的设计,都是为了阅读服务的。他总是神神叨叨地反复重复这句话,以至于我每一次的初稿都会审视这一点。

解释起来很简单,重要需要突出,设计不能掩盖过主题,所有需要观众/消费者看到的东西,都要在设计中体现出来,否则你做得再花哨,也是失败的设计。现在很多的人觉得平面设计好是设计师的功劳,也有不少人觉得有一些广告的大放异彩,是设计的功劳,其实,那是大部分要归功于策划和文案,不过这也可能是因为我是干这两项的,所以觉得这很重要,会是自己偏颇的判断。大概因为这句话的关系,我喜欢一切有大片留白的设计,简洁明快,主次分明。不过设计这件事就和个性一样,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范畴,我也无法去改变处女男就是不喜欢留白这样老派的思路,只能小心地在其中找一个平衡。

回想起来,第一次处女男对我关于平面设计眼光的肯定,大概仅仅是源于2012年展会现场需要散发的传单设计里,左上角黑色树叶的意见,我说:“其实并不一定需要删掉,因为删掉会显得左上角实在太空,压不住纸张的感觉,但是我希望它浅一些,不要抢了下面滑板车选手的剪影,像一个暗纹浅浅贴上去就好。”那时我入职不久,我清楚地记得,他突然闭紧嘴巴转头看着我,在下一秒猛点头说,这样很好。

这灵感其实源于我一次最为成功的设计案例,当时我们在为国内最大的软件服务商制作一本传说要给高层CIO的册子,无论是纸张选择还是设计就是要高大上。那一次,我们用了烫银的设计,用了非常多的留白,用了常规的尺寸,用了中国最为传统的元素“梅兰竹菊”,用了看似普通,但最为奢华的暗纹凹凸特种纸,虽然最后因为成本问题变成一个类银色的暗纹,而不是真正的烫银,但依然不失为一次最为成功的宣传册设计。我同样清晰地记得,那是我近两年时间里唯一一次,第一次提案就收获了负责人惊喜的眼神和那句“设计没问题,你等我提供最终版文案”。那本册子我至今仍留有样本,每次无意间翻到时依然觉得一份成就感油然而生。从那以后我接到了更多部门的宣传册订单,以至于我在辞职两年之后依然有那个软件服务商内部人员打来的电话,要我跟进宣传册的制作。

好像又有点跑偏。我今天的无法安睡,并不是因为看了那部话剧,事实上这个版本并不如之前的版本,我喜欢的董事长夫人没有换人,但我无法接受那么年轻又缺乏妩媚的汪总,后来3G先生问我《柔软》和《琥珀》是在哪里看的?这着实让我有了非常强烈的分享冲动。恋爱三部曲,犀牛看了至少6次,前前后后组织了非常多的人一起去看,柔软和琥珀只有缘看过一次,但那些台词依然深深印在脑海里。今天这部话剧仅仅让我疼了一个星期的头在那两个小时内稍微缓解,并没有那么多的感触,虽然那歌词,我依然可以轻轻地跟着吟唱。

真正让我决定半夜坐在这里写博客的原因,是由于开头说的,我看了那实际应该有两个小时,却只被剪辑成96分钟的小米发布会官方视频。因为这个视频,我决定再等半个月,换米4,而小米手环也将成为我必然入手的配件。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一个米粉,更不可能是一个什么发烧友,虽然我也喜欢捣鼓刷机,研究各种新功能,搜搜攻略等等,相对来说算得上朋友中愿意和新科技产品接轨的人,但我依然不觉得自己算是一个米粉,我只是有一份好奇而已。

我喜欢小米,喜欢MIUI系统,仅仅是因为我的第二部智能手机在一定意义上带给我一些从未想到的惊喜,这并不是一个情结。中国人那么多,中国的工程师也那么多,我愿意相信他们可以做出让世界为之一震的电子产品,我愿意相信总有一天,像雷军说的,我们(当然,也许这里面并不包括我)也可以做出中国自己的国际品牌,如果是电子科技品牌,那将是非常令人振奋的,我想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我们天天在用的U盘,其实是中国人发明的,我们也可以有这样改变世界的创新的。

前不久,我也看了锤子手机的发布会,觉得老罗那份工匠的心也着实令人着迷,我也非常期待,锤子手机可以变成下一个小米,甚至,超越小米。我觉得这都是良性竞争,如果只是一枝独秀,难免有些形影孤单,不如多来些产品百花齐放,共同监督进步。在接触了电池行业以后,我对发布会上那些关于电池与尺寸、工艺的难点深有感触,也真心希望有一天电池行业可以突飞猛进,变革出mini超大容量电池板可以随身携带随意更换这种超乎想象的东西,让电动汽车、电动自行车等等变得更加智能轻便。BTW,锤子在西南的方言里面,确实是不太好的意思,如果他发布会上没有说,我其实没有意识到。还有,演讲口才而言,雷军确实不如老罗,但他那份我叫做理工男才有的执着和务实,还是让他看上去非常迷人。

也有无数的人给我推荐过iPhone,老姐甚至给我换手机的意见是,要么iPhone,要么三星galaxy s系列。我不喜欢棒子国的东西,花了好几千块以后,买了个塑料后盖的手机,让人心头不爽。可惜的是,我也不喜欢iPhone,在偶尔一次聊天中的比喻,个人至今都觉得非常贴切(有时候聊天中突然迸发出来的小灵感和那些词藻、比喻,突然就切合了心中的想法,会让自己兴奋很久),我不喜欢它的理由,大抵类似于我喜欢的是贯石斧,即便你们所有人都说iPhone是方天画戟,你一定要试一下。可……那又怎样呢?恩,贯石斧,就是丢掉两张牌,也一定要杀到你,是我在三国杀里最喜欢的武器,我也觉得这武器非常符合我的心气。题外话,我喜欢米4那个木纹、竹纹的后盖,希望最终制作的版本中千万要有这个选择……大理石纹和皮纹的倒是吸引力不大。

真正让我开始激动的,其实是小米手环。因为小天发过一张睡眠质量的图,我开始关注这个东西,也因为有防水功能可以带着游泳,我曾经想买来送人,后来因为种种原因退货了,小米手环让我看到了另一个惊喜。应该有非常非常多比我更专业更知名的人在发布当天就评论过,小米手环的价格,让目前所有做手环的厂商都死在半路上,从那一天起,所有的手环只要卖得比79元高,就必须面对一个问题,你比小米手环多了什么?价格,非常重要,几乎是打开市场的第一把钥匙,市场行销里还算著名的一句话翻译成现在的话来说——得屌丝者得天下,并没有那么多真正的高富帅需要配得上他们身份的奢侈品,而普罗大众多得是。就凭这一点,我觉得小米手环具备了成为最畅销手环的充分条件。而小米手环对于身份ID的定义,绝对惊艳到了我,好吧,也许也只有我。智能解锁手机,带着手环就不再需要输入解锁密码,可以刻上个人专属标识,以及对于未来只要带着手环回家就可以自动开启空调电视电灯等等的想象,我绝对相信是打开市场的第二把钥匙,这几乎是可以看到的,每个人都可以享受的,科技的未来,是小米手环走向未来的必杀技。

如果一定要说我是什么粉的话,我只愿意承认,我是辛吉斯的粉丝。虽然在一些人眼里,我算是狂热的追星者,我喜欢一个演员可以去搜索所有和TA相关的信息,喜欢一个东西就恨不得做到极致,用小天的话来说,她一直都很佩服我这份热爱的热情和执着。我打乒乓球,我喜欢体育,但我也并不认为我是一个体育粉,我知道,乒乓球粉里面还分非常多的流派,比如球星粉、器材粉、数据粉、技术粉等等等等,我哪一类都不算,不算球星粉,至少现在如此,我甚至是在足疗的时候看电视,才知道郭跃留了长发,而那些90后的球手都是谁?!我也不算技术粉,我早就没有了那种为了一个技术苦苦练习的心气神,高吊弧圈是换打法伊始就自然成为杀手锏;前冲,在练习了那么多年以后,也渐渐成为我的必杀技,但关于反手撕这样后李菊时代的技术,我仅仅停留在理论阶段,只是在灵光一闪的时候可以打出。器材?我用过的底板和胶皮就那么几种,虽然我也有去尝试新的,但是那种需要适应新手感不断打飞球的感觉实在令人抓狂,我讨厌在球场上失去控制力。总的来说,我算是保守的乒乓球爱好者,除非技术的成长逼迫我的器材必须更新换代,否则绝不轻易更换球拍和胶皮(悍然觉得自己没嘴说费德勒应该早点换大拍面的球拍了),更愿意在熟悉的领域量变引起质变。

选择手机和选择球拍异曲同工的地方是,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我并不觉得iPhone适合我,我甚至不愿意去试试看,试试看这个词对我来说,不安全系数太高,足够舍弃。那它对于我来说就是个遥远的存在而已,即便所有人把它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依然是那一句,那又怎样呢?这不过是一个个人选择,又或者,当我自己不认定我是苹果的目标客户群时,他们就无论如何没法把我拉到目标客户群这个团体里面,那些数据、功能、分析和建议对于我来说都是浮云,我不过是一个穷屌丝而已。

作孽啊,为了写一篇博客,我去搜了好几个名词以确认是否用错意思,好在我的记性不错,都没有记错。

意外的片段

最近应该已经有太多的人被我骚扰,说《刺猬的优雅》有多么多么的好,看到好书忍不住分享的心情还是无法停止。这实在是一本太牛逼的书,为什么那么晚才遇到?!虽然我目前为止只看了一百多页,描写围棋、茶道、体育运动等等方面的文字,有时候会非常遗憾,自认为那么喜欢体育的自己,无法写出那样描述运动魅力的文字,简直是心目中最为完美和准确的,有种打了那么多年球,写了那么多年字竟然没有写不出来简直白活了的感觉。

那段关于身体的出生和精神的觉醒,往往不是同步的,后者也许迟来很多年。最近看到的一句话倒是非常类似:有没有一个人或事,惊醒了你所有的感觉?

最为震惊的一段,大抵是关于话语权的描述:这个世界上顶级的才能其实是话语权的掌控力。一度让我觉得乍醒,觉得自己应该放弃说那么多话,放弃那么多的分享,这些其实都是过眼云烟,根本不值一提。个人观点——也许有人已经写过,但还无缘见到——话语权其实也分了等级,至于最顶端的到底是说话的能力——演讲,这世界上最成功的政客们必备技能;还是写作的能力——文字,流传千古的影响力最终还是要靠文字留下;目前我还分辨不出来,也许还有更多的类型或途径,需要等我某天意识到或者读到。

门房太太那些关于语言文字遣词造句的固执,倒很类似我,我看到用得不对的词语时那种别扭感,简直跟生生吞了苍蝇一样。有时候我会忍不住去搜索或者停下来翻词典,以便找到一个最符合内心感受的词,这样写出来或者说出来的时候,会有些微的兴奋。

四天展会令我精疲力竭,而这期间我还偷懒跑掉了一天。已经连续四天八点半就贪睡在床上,依然无法抑制长时间的头疼和疲劳。第一次觉得无论如何都找不回干劲十足的自己。展会期间与同事的一场聊天倒是让我为自己的洞察力点了一万个赞,同事起话题的时候说:“你其实之前说过,但是我觉得还没有说服我”,我心里微微一怔,笑着回答这样压力好大。我并不擅长说服,因为觉得说服别人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困难的事情除非真的有此必要,否则我都不愿意尝试,还是那句,我是一个保守派,虽然内心有着很多好奇,但还是宁愿待在自己熟悉的范围内,而说服别人,感觉是要将自己的理解交付给别人,多少不太安全。通常情况,我只是提供自己的意见,至于能否说服,顺其自然。结果谈论的是本周被证实,而在两年前就被我“不幸”言中的一件事,这种明察秋毫的感觉着实让我得意了一阵。但回头想时也会觉得非常困扰,如果自己的触角没有那么多,如果我不会清晰地感受到别人的些许变化,是不是也会少掉很多的烦恼?不过也可以理解为,老天爷总是公平的,当TA给你一项技能的时候,这技能必然是一枚硬币,有着鲜明的两面。

还看了一篇文,标题不记得了,说起烦恼的时候去看书,其实也是一种逃避,因为看书只是转移了注意力,或者寻找一种方法,但依然不是实际地去解决问题。可有时候知道问题无法解决,逃避可能也是不错的办法,在书里寻找自己的安心,说服自己放下,还是比说服别人要容易得多。安静,能让人进入内心世界。这是我需要努力学会的一点。

再写下去我可以直接看凌晨四点的蓝天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