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 掂着脚尖从身边划过

一月,在一个雪夜,去人艺剧场看奶茶的《半生缘》,张艾嘉的声音至今都萦绕在耳边;和一个曾经的朋友联系,我依然可以谈笑风生;守在电视机旁等待辛吉斯的出现,却意外地爱上费德勒。

二月,习惯了北京的暖气,才知道云南的冬天也好冷;教老妈直板横打;在雪地里和表弟表妹们扭打一团;看安妮的《清醒纪》,骨头里有一种撕裂的痛;在听说C的一些秘密之后,平静得让自己吃惊。


三月,又一次经历排球赛,只是这一次,以一名看客的身份;打电话的时候听见占线的声音,微笑地和自己说:“对方正在打过来!”;不想再做什么掌声中的木偶,“哪怕你在鼓掌,我也跑不动了,行不行?”,Z在听完我大段的叙述以后突然问我:“blue,你恨我吗?”

四月,扬絮,云南从未出现过的景象;在深夜的广播里隐约听到“Wind flowers!”风信子!在这个城市的上空听来,竟然有些辛酸;在《悟空传》的角落,看到悲微的自己,我依然喜欢那个一脸狂笑的“齐天大圣”。

五月,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两次去到秦皇岛,一次为着大海,一次为着菊姐;初中班主任的关注,在与Y的聊天中无意得知;答应给小表弟带礼物回去,老妈说他乐得屁颠屁颠的,我微笑,小孩子的快乐大概就是这样简单吧。

六月,开始写自己的文字,完全不理会期末的来临;喜欢一个人站在篮球场上,投出精准三分;表弟打电话来说:“姐!我下个月去找你!”;生平第五次去到故宫,有点如数家珍的感觉。

七月,管理学考场上收到朋友的生日祝福,惊出一身冷汗;辛吉斯的同名大战,2-0完胜;第一次在飞机上看昆明的夜景;回到我出生的地方,坐在湖边,想起多年前和表姐走在树木高耸的路上。

八月,在昆明的大街上晃荡,突然爱上这个城市,安静却又时尚;坐在家里,一部又一部地看片,宣萱穿着职业装的样子很帅;不肯在午夜睡觉,只让白天的时间在梦里大段大段地划过。

九月,在网上买书;看同学为导游证忙得焦头烂额;开始明白R在每次我离开的说话所说的话;时常被噩梦惊醒,在梦里总是在不断地奔跑,却不知道在寻找什么,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YC来信说投篮的时候想起我的签名档。

十月,因为一句话,开始厌恶“技巧”这个词,而在此之前,我甚至是爱它的;“乒乓球,这回真的再见了!”李菊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是洒脱还是惆怅?在写到三万字以后,忽然觉得自己文字的无力。

十一月,莫版的聚会玩到天亮,把学生会的事全部推掉;舍友叫我“师父”的时候,好想摸着她的头说:“恩~悟空好乖!”;A突然发短信来说:“还记得那个阳光灿烂的操场吗?那一次,我们都笑弯了腰!”

十二月,在等待了三年之后,终于迎来辛吉斯的回归,当看到屏幕上她那依然绚丽的微笑,忍不住泪眼婆娑;《无极》上映了,却找不到时间去电影院;一个高中的学妹考上公安大学,一个我身边的学校,一个我曾经爱的专业。

还在得意《我的2004》,不知不觉中2005年就这样过去了,我在写这些的时候才发现,时间是那么快,那么轻的走过,而我在它的怀里却浑然不知。现在总觉得一年的时间很短,有人说,五岁的时候,一年只是我们生命中的五分之一,而当我们二十岁的时候,一年就成了我们生命中的二十之一了,当然就觉得快了,不知道有没有道理。

希望大家的2006年会快乐、幸福一些!当然也包括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