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一切,交给时间就好

上吉他课的教室门上,挂着三个不同风格的风铃,叮当作响,那门似乎有点问题,每次自动关上时总是震得整块玻璃呼呼颤抖,仿佛顷刻就要坍塌下来,像极了六月的心情。我到教室时还未到上课时间,有一个美女和一个小孩在上课,找到一个角落拿出书来看,耳朵里却听着他们弹的曲子。

p14196638

上一次课程安排在一个工作日的上午,遭遇了一位没有见过的老师,短暂寒暄练习后,夸奖我的手指按弦感觉不错,于是我放松下来笑着边练习边闲聊。不知道怎么地就从音乐节聊到了体育,这两个看似完全不搭边的领域,让我打开了话匣,那时候还在五月,我刚刚参加完一个令人激动的婚礼,暂时为低迷的五月生活注入了一剂催化剂,那堂课上了一个半小时,实在属于话唠遇到话唠的节奏,由于腿伤并未全部康复,只得坐在沙发上练习,站起来的时候腿脚麻木,差点摔倒在教室,吓了那老师一跳。

2014年的春天,心血来潮报了吉他班,然后毫无例外从开始的兴致勃勃变成后来的稀稀拉拉。

停了一个月之后,决定重新开始上课。手指脱过一层的皮丝毫踪影都没有留下,手指恢复生疼。经常上课的老师是个帅哥,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好看的弧线,喜欢反着戴棒球帽,这次看到他脚腕纹着一个很酷的图案,练琴时严厉要求学员自己打拍子,我的拍子总是打得一塌糊涂,导致每次课程中都微微冒汗。在他的眼里,我可能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学员,一堂课下来说的话不超过三句,并不会像其他学员一样和他闲聊起为什么要如此按弦,那个小节很难之类的话题。在自己弹错时,我只是沉默地快速按住吉他不让它发出声响,然后瘪嘴皱皱眉头。有好几次,他都需要走到我的左边来,低头盯着我的手指看半天,然后说,手腕往外一点。

在腿伤以后,我失去了让自己变得平静的渠道,总是奔走在愤怒和暴躁的边缘,一个细小的问题都可以引发我全面的发泄,归其原因,大抵是因为失望。对自己失望,时隔十年再一次受伤,触碰到心底最薄弱的那根神经,即便一个月前就回到办公室重新开始上班,同事天天惊呼今日的腿好过昨日了吧,一瘸一拐地走在路上接受千万路人的注目礼,无视朋友们称呼我为瘸子,都在时时刻刻加深了我对自己的失望;对生活失望,那些开始变好的迹象都是错觉,依然挣扎在别人的目光中,电视剧里讲述平行空间的另类生活让人痴迷,心存侥幸希望在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会活得精彩而丰硕,但这也都是错觉;对工作失望,这份越来越觉得鸡肋的工作,毫无成就感可言,每天行尸走肉一般处理各种事宜,一直努力争取的位置,从来未曾得到,如果是期望值太高的关系,要学会变得从容淡定,大概只能靠两不相干。

然而,就在我拨动琴弦的那一秒钟,居然找回了难得的宁静,心里的那些波澜随着一个个小节化为乌有。久违的感觉。内心微笑告诉自己,所有的一切,交给时间去处理就好,总会有平静下来的时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