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这事让你的生活轻松些许也就够了

之前偶然看到的书有一章关于信任的,我不经想起上官说过的话:两个完全性格不同的人,但是彼此信任就可以成为工作上的伙伴,在这一点上我不得不承认她给了我一个完全不同的思路,原来信任也可以有不同的维度,生活中的,朋友间的,以及工作上的。

白花-紫菊若辛

以前我老觉得,要在工作上完全信任一个人几乎是不可能的,同事就是同事,丝毫不能多一心半点。但她的这个观点撕开了一个裂缝,为什么工作上的信任必须是100%,在工作上,那就信任对方的工作表现即可,他工作完成得好,能做出大概率成功的事情即可,至于他这个人如何其实根本无须理会,虽然工作中会有意见不合,甚至冲突,但如果他在绝大多数工作情况下都可靠,那就是一个可以信任的同事。这与“同事就是同事”的理念并没有很大的冲突。

如果我不信任一个人,也不介意他是不是信任我的时候,以前我会从内心里是抵制他所做的一切判断,哪怕有些判断可能是正确。这大概也是我性格当中需要去弥补的东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当别人提及我情绪起伏很大,确实是因为我在面对不信任的人或别人的意见跟我相左时,会表现出不爽,而且不是憋在心里的不爽,是非常外显的不爽。在面对不信任的人时,如果他无法听进去我的建议,我就会简单的将之划为没有眼光。但其实每一个人包括我自己在内,也不可能在所有事情上都能保持正确,所以当有一些事情我不认同,但是结果却很好的时候,岂不是我也没有眼光?人生这样的事情还是有很多的,所以一码归一码,吵过发表过意见就结束了,该做的事情继续做,该据理力争的论点也争就好了。

正好顺便说说跟现任老板们的信任,我曾经讲对于ETC来说,我的信任度几乎是0,她所有事情,我都是以不看好或者是嗤之以鼻的态度对待,耳朵旁边的杂音而已,除了必要的接触以外,我基本不和她打交道,我不信任她,也并不希望得到她的信任,这是一个相互的关系。

另一个老板虽然我叫他闰土,以及讨厌他某些时候的一意孤行,但我觉得对他的信任度至少还可以达到60分,在很大程度上,虽然我讨厌他把一件事情做得很low,但OK你是老板,你说什么我做什么,吵架或者发表意见并不会对他的权威性产生影响,毕竟在行业中的某些观点上,他还是有自己的见解与看法的。

其实每一个成功的人,亦或有话语权的人,甚至不算成功只是机缘巧合做了老板的人也都有短板,只需要他长板的地方就够了,至于短板的地方,如果和工作不相关,那大可不必非要逼着自己认可或不认可。所以弥补不弥补短板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吗?我变成一个完美的自己,自我认识的完美,这条完善的道路只不过对我自己有用,而对于成为一个好同事或职场达人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这条路,不过是我自己的朝圣路而已。世界上应该有很多个“罗马”才对,并不只有事业成功这一件事。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进行不下去,所以暂停了几天,这几天之间很巧合的拜访了一位客户,见解和知识体系让人惊叹,毕竟能在闰土面前滔滔不绝,而又让他无法打断的人不多。

第一次拜访这位客户时,就发现他背后挂着曹孟德的诗,撰写人我记不清了,这位老板言必称XXX司长XXX部长,在他的知识体系里政治经济学似乎是很重要,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写了什么,新闻联播释放了什么信号。听到以上这些信息以后,我突然觉得自己还在这纠结什么信任不信任的问题,未免格局太小了些。

在商业场合我一向不爱说话,高冷不说话让我省了很多事,也去除了很多不必要的交流,反正身边有个闰土,我们卖老板就可以了。在他们俩滔滔不绝的当口,我突然有三秒走神,如果在商业上的成功必须是要去解读如此多繁杂而又只有些微联系的事情,揣摩如此之深如此之细,那多半……我是没办法全身心的融入这个商业社会了。如此一想,倒是豁然开朗了,我在意的不过是身边的人是否值得信任,只要可以极大的提高生活和工作中的顺畅程度即可,除此之外……

我还是愿意坐在倒挂着垂柳的湖边,晒晒太阳想想事情,又或者琢磨下文章的某一句话,某一个动词,如何桥接起来。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