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我用了一天的时间读完了《像我这么笨拙地生活》。偏执狂,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熟悉的词汇,从大学开始就被无数次的教导,灵活变通是现代社会多么值得称赞的品质,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学会,庆幸的是,我是吃一堑长一智的人,所以可以借助另一个词汇“经验”,来缓解掉我偏执时犯下的错误。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把读书这件事搞得太仪式化了,看一本书周围要摆满了无数的本子、词典、笔和可以随手记录的电脑,甚至日记本,这似乎令阅读变得艰难。虽然涂书笔记和印象笔记都很好用,但我还是习惯一个字一个字的写在本子上。我总是希望不同的感受要写在不同的地方,这让阅读变得散落,好处是,想法不会断线。

那么多年过去,我依然无法改变喜欢张开怀抱去拥抱一场新旅程的坏毛病,当我张开手臂想要去拥抱什么时,TA们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离开我的怀抱逃到我的身后,人其实最终无法拥抱住任何东西。就像若水说,说到底,我们会失去所有的东西。恩,早一步晚一步而已。

我想以后我只要抬起头来,轻声地说句,hi。是不是就足够了?不要有期待,不要有妄想,是不是就可以摒弃掉痛苦?还是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张开怀抱或者轻声说hi,有一些痛苦都是无法避免的?只能接受它。

在机场被人推着轮椅送到登机口时,停下来拍了飞机的照片,心里默念,原来坐在轮椅上看这个世界是如此模样,好似没有什么特别,却都完全不一样。

摘句:

我很自私,我害怕如果我不说出来,我会因为想着这些没有说出口的话而记住你。我不愿意。

这句“想你”在我嘴边打了千万次的转转,最后还只能咽回肚子里,它是一块永远也消化不了的砖,见棱见角地硌在那儿,动不动都疼。

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唯一的事,但是我决定不忘掉她。­

也有很多次我想要放弃了,但是它在我身体的某个地方留下了疼痛的感觉,一想到它会永远在那隐隐作痛,一想到以后我看待一切的目光都会因为那一点疼痛而变得了无生气,我就怕了。

 

意外的片段

我不再需要博得全世界的喜欢,“你讨厌我关我屁事啊,说得好像你喜欢我就能升华我人生似得”。不忘记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但会在悬崖峭壁上长出不一样的花朵,在忘记和不忘记之间来回千百遍,其实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不过痛苦,或许是证明我们还未真正心死的唯一证据,如果有一日痛苦都不见了,也就只剩下泡沫了吧。如果有机会回到北京,蜂巢又恰好还在演出,希望还可以继续看一次犀牛。

看微博一篇关于轮回转世的文,突然在想自己小腿上的痣和腰上的胎记,不知道是来源于哪里?上辈子我招惹了什么人?于是这辈子来偿还?我已经还了一个人十年,后面的,希望不再是还债,而是享受,不过人生多半都会事与愿违。

那腿上的痣似乎是家族遗传,我们这一辈里好像都有,位置不同大小不一而已。我一直非常感激外婆声色并厉地不准老爸去把它取掉,留下这特有的标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