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间的不安都是相通的——《不安之书》读后感

刚刚读完《不安之书》,这本是kindle服务号每月免费得来的电子版书籍,读起来经常让我思绪飘远。也许全世界的不安都是相通的,就算你从来没有去过里斯本,从来也没有居住在河边,甚或从来也不是一个会计从业员,但你总有过在失意的时候站在办公室的窗户面前注视来往的行人,不愿在某个梦境中醒来。

虽然他在20世纪初写了这些感触,在去世之后才发表出来,但书里的某些情节总是可以让你想到曾经遇到过的不安、彷徨和无助,时刻问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些情绪/感知亘古不变?是否人类的终极延续都是靠着这亘古不变的感知,只有这些情绪和无助不断延续?

作为一个把自己幻化成无数个“易名”的作者,他似乎试图用不同的人格来描述世间的不安,无论是男爵,助理会计师亦或者患病的女人,在这本书里都有一个统一的主题——不安,迷茫和忧郁。我喜欢他把日子也比作是一种旅行,只不过不是从一个车站到达另一个车站,从一个景点前往另一个景点,而是从一天前往另一天,换了这个角度看待生活,会觉得偶尔无所事事消磨掉一天的时间也没什么不对,你不可能永远都在路上,永远都亢奋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生活和旅行唯一不同的是,你不知道明天到底是什么样子,不知道未来还有多久,他在信里写写作这本书时都是片段片段,但生活又何尝不是片段,片段,一个又一个的片段联结起来,就是你我现在的生活。

和我们的一样,无论他用谁的口吻描述出来的文字,都是对生活、旅行和梦境的感触,或者连感触这个词也是不准确的。读到最后我才发现书里的那些割裂感是从何而来,原来费尔南多·佩索阿为自己塑造了那么多个作者,不同的人格有各自擅长的领域,有的敏感有的严厉,因为今年还看了《24个比利》,不禁想到是否他也是一个潜在的多重人格?只是他在写作中成功消解了这些人格,通过这些“易名”作者,他把脑海中的那些人付诸于文字当中,跟着他们去环游世界,吐槽工作,表达爱意。

以下是喜欢的部分文字摘抄:

  • 感觉就是生活,思考就是学会如何去生活。对我而言,思考就是生活,感觉不过是思考的食粮。
  • 生活从根本上说是一种精神状态,我们的所思所为,我们认为它们有效,它们就有效,这取决于我们的估值。
  • 生活就是成为另一个人。今天不能去感受昨天的感觉,那根本不是感受。今天感受昨天的感觉,那根本不是感受,那是今天记得昨天的感觉,是带着昨天的生活和失去的东西,在今天做行尸走肉。
  • 我对生活的唯一要求便是请它不要对我有所求。
  • 我的精神状态迫使我在违背意愿的情况下奋力写作《不安之书》,可全都是些片段、片段、片段。
  • 用一种夸张而又异乎寻常的方式去感受最微不足道的事情。这是迈出第一步的关键。要知道如何从小酌一杯淡茶中获得极大的快感。
  • 梦是我们所生活的空间的另一个维度,又或许,它是两个维度的交叉点。
  • 做梦是最坏的毒品,因为它是最真实的自然流露。做梦会上瘾,任何毒品都不能取代。
  • 做梦就是发现自我。你将成为自己心灵的哥伦布。你将要发现你自己的风景。
  •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向左边侧睡,即便在梦里也能听见受到压迫的心跳声。
  • 旅行?只要活着就是旅行。我从一天去到另一天,一如从一个车站去到另一个车站。
  • 旅行就是旅行者自身。我们看到的不是我们看到的,而是我们。
  • 一切似乎在表明,我在旅行中并没有真的活着。从一端到另一端,从北到南,从东到西,我厌倦了拥有过去的疲惫、活在当下的不安和不得不拥有将来的单调。我拼尽全力,所以我完全停留在现在,在心里抹去了过去和未来。
  • 不断采用新方法去看问题,就是一种重建和续添。这就是为什么爱沉思的人即使从不离开村庄,也能将整个宇宙了然于心。
  • 灵魂的大悲剧之一就是,完成了一件作品,却发现它毫无用处。而更大的悲剧就在于,我们发现自己尽了力也只能写出这样的东西来。
  • 能够无意识地写作,是使完美成为可能的确切办法。
  • 梦见的是完美的,写下的却变得不完美,这便是为什么我要写下来。尤其因为我提倡无用和荒谬——我写书以便自欺,以便偏离我自己的理论。
  • 与别人合得来的人都是那些从来不曾限制自身的人以及那些与任何人都不一样的人。
  • 自然给予人一份厚礼,让他看不到自己的脸,不能够盯着自己的眼睛。
  • 我在梦中是一个天才,而在生活中是一个白痴。这就是我的悲剧。
  • 既然你注定要做自己,为何还要费尽心思成为别人呢?
  • 据说,烦闷是闲人得的一种病,或者说,只有那些无所事事的人才会染上这种疾病。
  • 我认为,我深刻感觉到自己与别人格格不入的原因在于,大多数人用感觉去思考,而我用思考去感觉。
  • 我们想象的人从来不是他们真正的样子。
  • 任何好的谈话都应当是一种双向独白……我们应该无法说清我们是在和人交谈,还是只是纯粹想象出这段谈话……最好的、最深刻的谈话以及最不道德的说教,都发生在小说家的作品里的两个人物角色之间。
  • 把疯狂称作肯定,把弊病称作信仰,把恶行当成一种快乐——这些都是世间的乌烟瘴气,是一种令人悲伤的东西,这便是凡尘俗世。
  • 一切都颠倒了。当我似乎是在回忆时,我却想起了别的事情;当我专心观察时,却认不出什么来;而当我心猿意马时,却看得清清楚



上一篇: 下一篇:

已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1. 引用通知: 2020,悲情与逍遥 放过自己 | 紫菊若辛-闲写博 /

  2. 引用通知: 2020年书单 | 紫菊若辛-闲写博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