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94期:陆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其实,今天本来没有计划要写博客的,虽然有一些话要说,但是似乎还没有到时候。只是听了一些歌以后,突然来了感觉。这一篇,可能会很短。

1、恍若隔世

周六的时候被强迫加班,冒着烟雨蒙蒙去传说中的市中心开会,走进那种只有TVB电视剧里需要刷楼下门卡才能进入的办公楼,觉得一切都与我无关。饿着肚子在39层的会议室修改报告,在一个半小时内迅速要求写好的PPT。偶尔发呆看到落地窗外的细雨,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曾几何时,我在北京相似的高楼里演示PPT。搞定换地铁回家的时候,车道里猛烈吹出来的风,好似很多年前,需要换两次地铁去给贺总送发票的日子,繁忙而美好。

和Angela说,当那些大屏幕或者LED屏幕三联屏五联屏搭起来,当穿着黑色的polo衫腰上别好对讲机,耳朵里塞上耳机站在会场上的时候,那种虽然很累但是瞬间上升的成就感,会将那些熬了一个多月的夜都打得瞬间烟飞云散。我怀念那样的成就感,北京的生活好像梦一场,而昆明,似乎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如今。。。似乎没有坚持下去的理由。

坐在地铁站里等人的时候,各种嘈杂的广告通知声音不绝于耳,让我烦躁,甚至听不到耳机里的彭佳慧。

 

2、得意的事

重新加上的球友,在Q上问你打球多少年了?回答,十年吧。我实在无法告诉他,我其实已经打了23年。虽然,最开始的九年时间,是自己瞎玩,但那也奠定了我不可磨灭的球感和预判能力。虽然,我花了非常大的力气才从直拍改成了横拍,从高吊球拉得相对更好,慢慢变成前冲球是我的杀手锏。老妈甚至觉得我的步伐太差送我去练习了一年半的羽毛球,学会了羽毛球的握拍方式和步伐。我一直都爱极了练习基本功,从那一拍接一拍的练习里,看到自己的进步和稳定,实在是一种极好的感觉。

我会非常开心,他说我在上海打了两年球,你是我见过打得最好的,球超稳定。为什么你要离开北京呢?心里面回答,因为生活总是会在你不经意间,突然就拐了个小弯。我也会笑他还是一个小孩,膜拜那些国家队的球员,早在菊姐打全运会预选赛那一次之后,我对所有的国家队球员就都没有了任何感觉。别人做球迷我们也做球迷,但是我们是有气质的菊迷。

看第一季歌手的时候,听到那句——收,其实比放要难。其实这也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心理也好,技术也好,都是这个道理。打球回来,翻开一本书,静静开始写读书笔记,这样一动一静的感觉真好。

 

3、意外的片段

去做衬衫的电梯里,门关得极慢,然后同坐电梯的人默默看着按钮,开了大概3楼还是4楼之后才去按下21楼的键。迟钝的电梯,缓慢的人。这种意外飘进脑海里的小句子会让我默默开心起来。

师兄依然在不遗余力的修改稿子,真的是望尘莫及。只是,我喜欢的方式通常是,心理活动很多,说出来,却云淡风轻。好像也很像我小说里的文风。

计划要码的故事只开了个头,然后发现电脑里还有在2009年曾经开了一个头的故事,一直被我遗忘在那里。“不想写的时候就别动,想写的时候就别停”。我也真心希望可以有这样一段写得停不下来的时间。我向来都很少去修改自己写的故事,总觉得修改了以后就不是写那时的感受了,但是我同意要提高必须通过二次创作,需要学习的一点。

向日葵小班的人,都是在某个方面有缺陷的孩子。我始终觉得这句是夸奖,极大的夸奖。就像有人给我看别人说,我一直在等着你成熟起来。心里不免要骂娘,这都是些屁话,你到底喜欢的是这个人,还是成熟的人,如果这两者完全无法融合就不喜欢,又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吗?只是那时候我并没有身份说这样的话。

有时候需要太过努力的事情,说明不是你的。虽然这话看着沮丧,但难免不是事实,我一直努力想要的那些位置,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就像歌里唱,为了不让你伤心伤了我的心。而那些无意间的位置,往往却站得比较长久,这大概也是宿命吧。

最后。我最喜欢的节日。泼水节。快乐。好像也没有很短……好吧,我是个话唠。轻量级的。恩。

我希望,我也可以一直是那个,亮眼睛的少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