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格

昨天晚上做了很奇怪的梦,先是买来丢在厨房间的大鱼要杀放在另一个柜子里的虾,然后逐渐变成要杀人了……还会直立行走,真的是神奇了。

不知道是不是晚上看了汽车总动员的关系,我还梦见押送一个大卡车,结果我们下来吃东西的时候他自己开跑了,跑到了别的路上去,比如我们要去内环,他自己开去了中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切突然变成了改变了《悟空传》解决的问题。

梦真的是奇怪的东西,不过我在艰难地读完了《梦的解析》以后,开始相信梦只不过是把你白天接收但是没有来得及处理的信息在睡梦里处理一下而已。

所以也不必记得那么清楚。

今天继续听了五节课,感觉还不错,颠覆了一些我对城市,农村,脱贫致富之类的刻板想法。刻板这个词我想了半天才想出来,现在词汇退化那么多了吗?

继续看了一章书,得到印象最深的思路是,如果有什么东西选择一是每年都要扣除费用,选择二是在多少年以后再一起扣除费用,那要坚定的选择二。好的,老天爷,我接收到你给的信息了,哈哈。

但是以上的观点又可能因为符合了某种心理学的暗示,以为上天会给人们什么暗示。所以这个复杂系统学习起来还真的是要再努力点才行。

打断码字去找了个文件……结果发现找不到了……为什么天天存文件的我,到要用东西的时候总是找不到需要的呢?那存文件的意义在哪里?还是说我之前存的大部分其实都没有用。

今天在豆瓣上看到一个话题#我们遗失的“数字自我”#,起因大概是因为虾米关闭了,很多人听歌的记录和评论之类的都在上面,但是数字世界不都是如此么,一个个的应用倒闭了,就导致你不得不跟着换很多东西,之前还有过数字遗产继承的问题讨论。我在这个话题里写:

这个话题挺有意思的,看起来现代人类已经不仅仅是灵魂+躯体了,还需要加上一个外接的数字人格。

——紫菊若辛

居然还收到了很多的赞,如此下去不用研究人类的精神分裂了,因为必然分裂的,在不同的平台上有不同的表达和观点,在A上是个理智的人,但是在B平台上就是一个左翼分子也不是不可能的,对吧。

毕竟我也在网易云音乐和豆瓣FM上听了很多歌,他们很了解我的喜好,推荐和播放的音乐大多不需要跳过,但是又会找到新的洗好的歌和歌手,这何尝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呢?

为了避免网站的文件实在太大,除非以后有专门的配图,否则都会尽量用以前的图片做封面了。

不记得还要写什么了,先到这里吧,如果有再来补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