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界所见

最近两天都在F1赛车的引擎轰鸣声中度过,听得多了觉得不是兴奋,而是脑袋疼。昨天晚上大概因为下午喝了咖啡失眠,又听了小莫的北京不眠夜,导致太过兴奋失眠更胜,但是除去睡觉前的时间,我又着实不知道,到底什么时间才能静下心来好好听节目。

晚上还是忍受着吵闹声,看了50页的书,我依然要说阿德勒……真的有毒。虽然可能有些东西是常识了,但是这么直白的写出来给人看到,还是觉得有一种被血淋淋的剖开给人分析的感觉。他写作为长子,是最容易出现精神问题的一个,其次是最小的孩子。

我虽然名义上是独生女,但是其实因为一直都是外婆家长大,是这个家族里名副其实的长女。他所分析的那些情况,感觉我都遇到过。还有那些外向的人和敏感的人,似乎也都全部说在点子上。在家庭生活里那些与母亲相关的事情,我一件都不记得,我幡然醒悟原来我如此爱大明宫词是为了什么?我希望有这么一个有权力,又十分爱护着我的母亲,所以我喜欢和比我大的人接触,希望自己可以保持着一副弱小的样子。

我确实很好奇,很多人说我有很多朋友,今天看到的一句话觉得我其实不是一个合格的朋友:

一个人如果无法获得朋友,是因为他的支配欲望太强烈,他只关心自己,她的目的也只是关于显示自己的优越感而已。

——阿德勒

我好像一直都在犯这个错误,我一直都太想表达我的感受和情绪,每次别人说什么的时候都可以扯回到自己的身上,虽然有时候我会隐约意识到,但是这样真的不太好,换一个不太好听的叫法,这就是钻牛角尖。我看书只看到我注意的情节,我写东西只想写我的情绪和回忆,我曾经把桀骜不驯这个词当做我的标签,但读了这本书觉得这不过是在寻求优越感和注意力的时候一种拙劣的手段而已,因为我无法得到关注,所以我假装不在乎。

这要如何破解?

突然觉得我写字和读书也不过是为了逃进一个没有外人的世界而已,躲进来,我就可以不去理会别人的意见和看法,躲进来一切都是我说了算,也不会有人能够挑战我的权威。

到今天了,我居然都没有学会合作。我的眼界只有我看到的这一部分,我的世界,也不过是井底之蛙,我还天天在感觉自己很厉害了不起。

这真是一件沮丧的事。

PS:我在最后一刻放弃了去奶珊的活动现场看一眼,觉得……快要变路人了,大概是因为我的同人文也快要写完了,我可以走出裘庄了。

当然,也有某人觉得我年纪一把了还在追星很扯,这倒是没有影响我很多,只是觉得……有时候距离产生美吧,也许这样还可以喜欢得长久一些,加上莫名其妙而来的解散群之类的事件,觉得啥都没有呢就开始内讧真的是饭圈的剧本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