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Queen’s Gambit(3)

“哎呦,玉姐,你这讲得也太慢了,我都快急死了。你能不能少卖点关子。”顾晓梦从床边站起来,嘟囔着嘴表示不满。“不是废话浪费人的智力吗?能不能直接点。”

“我这饿着肚皮给你讲故事,你倒还先不耐烦起来了,还说我说的是废话。”李宁玉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哦,对对对,你还没吃东西呢,昨天晚上我们都吃了晚餐,但是你那会不知道在哪里,现在这个点了,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好不容易救回来,饿坏了我的玉姐可不行。故事待会再听,不着急,玉姐的身体最要紧。”

顾晓梦又一溜烟地跑了出去,她鬼机灵的时候,总是有一种年幼小兽的少年气息,让人忍不住嘴角向上微微收起。原本以为她会很快再出现,结果等了一会也不见踪影,李宁玉开始眼皮打架,又困了起来,右边肩膀下方的伤好像没有再渗血了,不过这解剖刀划过的地方,刀口不浅,虽然流血不多,但因为没有第一时间处理,引发了后来持续的高烧和肺炎,加上自己原本就有哮喘,这恢复起来更加缓慢。

睡梦中,李宁玉觉得有一只暖暖的手指抚上了自己的眉头,把她微微紧皱的眉头慢慢的抚平。那手指有一丝熟悉的味道,自从第二任丈夫死后,她就经常会微微锁眉,但从来没有人把手指放在她的眉心,帮她把皱起的眉头抚平。这一下李宁玉醒了过来。

“我就走开了五分钟,你就睡着了,快,猪肝菠菜粥,我问过医院的人了,这个补血最好,你现在还很虚弱,尽量不吃大鱼大肉,但是呢又要有点营养,现在还是热的,等明后天可以不用吃流食的时候,我再让Miss赵给你做好吃的。”顾晓梦小心的把她扶起来,端上了热气腾腾的一碗粥。

李宁玉打算接过碗和勺,伸出去的手却只能停在半空中,顾晓梦一扭身子让开了,满脸诚恳地看着她,一副我就是要喂你的样子。

“晓梦……”

“我给你吹一下哈。”

船王的千金,居然开始会照顾人了,这大概是李宁玉吃过的最满足也时间最久的一碗粥。

裘庄从外面看是一个完全对称型的建筑,你有没有想过,裘老庄主建这个自己的住宅时,为什么要在西楼的壁画后面,暗藏一个地牢?一流的建筑师都喜欢完全对称的建筑,白小年就是在重新回到这裘庄之后突然发现原来水池下面有一个地牢。

不过,这不过是我们先入为主把它看做是地牢罢了,龙川布置了刑架,把一个个房间变成监牢,不过是不想我们知道它原来的真实用途。一个手握黑龙会钱款的裘庄主,又怎么会不知道总有一天终将查到自己的身上,怎么会不在裘庄这个自己设计建筑的庄园里,给自己和家里人留下些东西和一条逃生的通道。

“你是说那地下室原本不是审讯室?”顾晓梦瞪大了眼睛。

“与其说它是审讯室,不如说它是一个秘密的藏身处。”李宁玉在把裁纸刀递给吴志国的时候,吴志国默默的给了她一条有用的信息。他在狼窝里长大,裘正恩枪杀所有狼窝里的少年时,他无意间的逃跑发现了一条从后山狼园逃出生天的路,只是那条路必须穿过狼园的中心地带,就算是吴志国这样的硬汉身体,在中了枪伤以后也是勉强逃出,这才有了火车上偶遇李宁玉,却不幸在挟持后晕倒。

那地下室其实是裘正恩为逃命所特别建筑的密室,为的是在日本人大肆搜索时不被发现,至少可以在那生活2个月以上,待一切风平浪静以后再逃出升天,偌大的地下室里其实分布了很多不同的功能,比如储水区,食品存放区等等,只是……他还没有等到自己的秘密曝光,就在裘庄外被人意外杀死,而那裘大少爷又把那容易发现密室入口的西楼租了出去,导致最后也没有发现这裘庄最深处的秘密。

储水区,连接着鱼池里的活水,龙川猜到了这活水有什么妙用,却不知道一个口进水,一个口出水,其实不过是裘庄主为了自己可以在这密室里长久活下去设置的水源。李宁玉在丢了一枚硬币进水池,第二天发现那枚硬币不见了。在与龙川赌牌之际,突然发现脚底铁网之下依稀闪着硬币的光芒,才解开了这地牢之谜。

为了测试水流的速度,她假借晒太阳为名单独留在水池边,又丢进去了一枚掉落的树叶。再次进入西楼后,她确认了水流的方向和速度,也终于知道了白小年所说的裘庄死人的秘密。

死人,才能从裘庄走出去。

TheQueen’s Gambit。

而这,可以帮顾晓梦洗清嫌疑,把情报带给老枪。

顾晓梦看到李宁玉日渐发白的嘴唇,突然觉得这个时候她最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为自己解开什么谜题。

“玉姐,你休息一下,生病呢,就应该是吃了睡睡了吃,不要动什么脑子,也不需要担心什么事,一切有我和爸爸呢。”

“大脑,是我的职业生命。”

“你现在没有在办公室,情报科那些堆积如山的电文,有我呢,不过,我当然知道玉姐一天都不能让脑子闲着,所以我准备了一个礼物,打算明天给你的,这会,还没有准备好。”

“怎么送礼物还有先告诉时间的?”李宁玉眉头又微微皱了起来。

“真希望有一天,我这双手可以把你紧缩的眉头都抚平了,不要总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顾晓梦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悠悠的说了一句。

“我对着你还凶巴巴?看来我是给了你太多颜色了,开起染坊来了。”

“你送我的生日礼物,不也卖了一天的关子么,再加上你闹这一出,害得我好几天都没睡好觉,所以加倍奉还是应该的!至于眉头嘛,没事的,我顾晓梦一向都不畏艰险的,以后每次你皱眉头,我都来帮你抚平好了。”

“鬼迷心窍,你怎么可能每次都在我身边呢。”

“我才是被鬼迷了心窍了么。”顾晓梦满脸无奈的说了一句,“我自然打算好了啊,你逃不出我的五指山!你再睡一会吧,难得有这样的休息时间。”李宁玉看了顾晓梦一眼,明明自己才像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孙猴子,如今倒是想困住别人了。

顾晓梦跑去拉了拉病房的窗帘,外面的阳光很好,只是她们一时半会还没办法走出病房。她回到病床边,“睡吧,我不走,我就在这陪着你。”

这一觉李宁玉睡得很踏实,一点梦也没有做,记忆中只有安静的黑色的画面。等她睁开眼,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变成了左侧卧的样子,而怀里居然躺着个顾晓梦,自己的嘴唇正好贴在她的额头上,睡着的时候并没有觉得,醒过来这一会发现自己的腰被紧紧抱住,没有丝毫的空隙。这个小家伙脸颊贴在她的身上,鼻翼一动一动呼吸的气息透过了病号服的衣领,直接喷到了她的胸口,一条大腿靠在她两腿之间。李宁玉不禁突然呼吸急促起来。

病房里并没有时钟,她不知道这一觉睡了多久,不过看到外面的天空还是亮的,可能也就两三个小时吧。正在此时,有人敲响了病房的门。

顾晓梦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就翻身起来了,这可一点不像格斗乙下的样子。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向李宁玉,没有料到她的玉姐脸色潮红,只是轻轻的向她点了点头。

顾晓梦走去打开了门。医院院长、护士和鸠巢铁夫、张司令、王田香一行人都站在门口。院长来例行检查,他看向顾晓梦的时候,晓梦并没有想要离开房间的意思。院长知道这杭州船王的女儿不好惹,而李宁玉似乎也没有非要她出去的意思,只好当着她的面开始例行检查。

“今天恢复得比昨天好更多了,也没有再发烧,就是需要额外注意一下,尽量平卧睡觉,免得牵扯到两侧的肩胛骨,加重右肩下方的刀伤。”李宁玉在听到尽量平卧睡觉的时候,露出害羞且无奈的表情看了顾晓梦一眼。

“好的,医生,我们会特别注意的。这次玉姐睡了二十几个小时,中间都没有醒过,一定休息得很好。”

已经是第二天了?这种长时间的深度睡眠,确实对恢复有很好的功效,在记忆里,李宁玉已经很久没有那么长久时间的好睡眠了,自从第一次出国求学以后,她总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为自己,也为这个国家。20个小时,不知道这期间顾晓梦都做了些什么。

院长出了病房的门,和鸠巢铁夫他们说明了情况,一行人鱼贯进入了李宁玉的单人病房。“李上校,医生和我们讨论过,今天你的身体情况良好,我们是否可以讨论一下顾会长之前提到的,裘庄的秘密。相信李上校这样的天才,已经解开了这个谜底了吧。”

“这个谜底其实并不难解,白秘书已经把它非常清楚的告诉了王处长了,不是吗?”李宁玉恢复了平常的冷漠语气,说出这话的时候,看了一眼王田香。

“李上校,你不要胡乱说话啊,白秘书自杀之前提审一直是单独和龙川大佐在一起,还有,还有张司令也曾经在现场,这唯独我不在,他怎么会非常清楚的告诉了我。”王田香一副惊呆的表情,连忙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我和白秘书在审讯室里的时候,龙川大佐一直在旁边,还要一起玩什么俄罗斯转盘,如果他透露给了我,你觉得龙川大佐会不知道?以我的智力和那龙川大佐对比,哪里会有我识破,龙川没有识破的谜题。”张司令一听还带上了自己,也赶紧对着鸠巢铁夫把自己知情一事撇干净了。

“西湖边,孤坟。不是吗?”李宁玉又说了8个字。

“什么意思,那孤坟不就是龙川大佐的妻子的坟吗?我确实在大佐去凭吊夫人的时候去过那个地方,还好奇大佐娶了一个中国女人,没想到原来是裘家大小姐。”

“那真的是一座坟吗?”李宁玉看向王田香,她已经没有什么耐心再只是给提示了,第一次,她想要赶紧把心里的那些谜底都快点揭开,好让这一群人都离开这个单人病房。

“李上校的意思是,那坟里装的不是裘家大小姐?是空的?”王田香突然意识到了李宁玉到底在说什么,宝藏最好的藏匿之处在哪里?当然是在死人墓里。转瞬间,张司令也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兜兜转转找了那么久,就在这西湖边最不起眼的地方。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我想这个答案也是鸠巢亲王在这个危险时机一定要亲自来中国的原因吧,你们何不去一查究竟呢。”

三个人各怀鬼胎的连忙走出了病房,但是因为鸠巢铁夫也一同听到了这个秘密,张司令和王田香有一种到手的鸭子要飞掉的感觉。

病房里又恢复了安静。

番外小剧场

晓梦:杭州这个城市,一点都不好,玉姐我们有机会去别的地方生活吧。

玉姐:有山有水,为什么不好?

晓梦:你看看杭州流传的典故,《白蛇传》、《梁山伯与祝英台》、《苏小小》,什么断桥不断,长桥不长,孤山不孤,哪一个是喜剧结尾了,都是悲剧,这根本就是一个悲剧组成的城市,哪里好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