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Queen’s Gambit (9)

顾晓梦被李宁玉的出现打乱了阵脚,她当然不是为了去争什么处长的位置,而只是想把一些主动权把握在自己手中。若是后面有什么特殊情况,可以不把李宁玉推入虎口,若是她李宁玉做了处长,多半是哪里有重要的情报就往哪里钻,而她顾晓梦却不一定能搅进去。

张祖荫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决定,但是看着这两人的样子,似乎今天又非得有一个决定她们才肯善罢甘休。况且,李宁玉在医院的时候顾晓梦一直陪伴左右,为什么今天一进剿总司令部,两个人反而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

“你们两位,一时间两人都没想做机要处的处长,一时间两人突然都愿意了。”张司令一边说,一边看向刘子栋,刘子栋脑子一向转的很快,虽然没有白小年的八面玲珑,但是端水和把自己摆在各方平衡位置的能力也一点不差。

“以刘某人看,情报科两位科长也未尝不可。”刘子栋瞬间就想出来一个好招,既可以坐稳自己处长的位置,又不会让情报科实力受损,这两个人互相咬起来,说不定还对自己有好处。“今后所有的密电都要两位双双签名才能送到我这里签字,归档,若是有什么培训研讨之类的,也可以照顾得过来,司令看这样如何?”

张祖荫内心一笑,好主意,既可以平衡这两人,所谓管理的艺术,也不过是平衡各方而已,反正顾晓梦这科长是日方宣布的,和他张司令无关,而李宁玉本来就是这情报科的科长,按兵不动,即给了日方面子,也可以服众;万一出了什么乱子,推到刘子栋身上可以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刘子栋坐实了这处长的位置对自己也是有好处的,这真是一石三鸟的好主意。

“双……科长?”顾晓梦一脸疑惑的偷偷看了一眼李宁玉。

“若是可以减少我去参加那些个晚宴和应酬,又可以保证所有的密电都必须经过我审核后签字,我没有意见。”李宁玉一动不动的说完,转身出了张司令的办公室。

李宁玉坐在家里的时候回想起之前和晓梦的对话,突然明白过来顾晓梦计划送潘汉卿去码头背后的真正含义。

“玉姐,”伴随着撒娇的声音,顾晓梦走进了她原来的那间科长办公室,如今这里什么都没有变,除了那桌子归属了顾晓梦。“我真的不是想要爬到你头上哦,我只是……”

“想要保护我。”李宁玉转过身略带深情地看着她,“可是这样很危险,晓梦,你现在还没有那么强的能力兼顾那么多的任务。”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打算回剿总司令部的。”

“前一刻还在说我一秒钟都不会逃出你的眼睛,后一刻居然主动要求送老潘,还不是打了什么鬼主意。”

“那玉姐是默认以后睡觉都会在我身边啦?”顾晓梦调皮地说,“反正你没有反驳我,只是说我以后要睁着眼睛睡觉而已。”

李宁玉突然没有脾气,居然被这个小丫头抓到了她的漏洞。

“你在车里等我吧。”

“不要!从现在开始,你一秒钟都不会逃出我的眼睛。”

“那顾上尉以后只好睁着眼睛睡觉了。”

“李……科长……”门外突然来了几个人,搬着桌子椅子似乎要进入这间科长室。“顾科长,司令说以后情报科会有两位科长,但是这科长办公室只有一间,让我们多布置一套办公桌。您看,这怎么摆放?

“叫我顾上尉。”顾晓梦放下了调皮,严厉正色道,“把最里面的资料柜挪一下,放到旁边去,把新的桌椅放在那边,正对着门。”

李宁玉看顾晓梦有条不紊的指挥着来人摆放桌椅,挪动资料柜,也乐得挪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长时间的站立还是让她有些气喘。李宁玉开始密切注意起进入这件办公室的人来,一共来了6个人,四个人搬动桌子,一个人搬着椅子,另一个只是说话和指挥,并没有出力,都是行动队的人,没有什么可疑。

“等一下,新搬来的这办公桌怎么比原来的小?重新来,把原来的那张挪到靠里的位置,这张放在这边。”顾晓梦严肃地样子,提高了行动队人员的效率。一番折腾之后,两张办公桌被摆放完毕,在这件小小的科长室里形成了L型的办公桌布局。这位置,仿佛晓梦生日时,她们俩的位置。只是这一次,没有晚礼服,没有蛋糕红酒,只有这满桌密电档案袋。

“李科长,您的军衔比我高,还请您上座。”

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顾晓梦在李宁玉养伤和隐藏的这段时间里,似乎得到了飞快的成长。

“好了,这里没什么事情了,你们都回去吧。”顾晓梦对行动队的人说完,走到门口关上了门,回头向李宁玉吐了一下舌头。

“顾上尉,颇有点科长的风范了。” 李宁玉重新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前,拿起桌上的报纸,假装看了起来。

“玉姐,你就不要再作弄我了。”顾晓梦再次回到办公桌前,将之前的资料重新按照李宁玉习惯的方式摆放整齐。李宁玉查看的时候发现她没有出任何一个错误,只是……那颗晓梦第一次进这间办公室送来的君子兰,被摆放在了她桌子的右边。

李宁玉并没有收到别的什么继续破译的密电,而顾晓梦也早就把手头上的密电都破译完成交了上去。眼下两人同处一室,却没有什么工作上的活可以干。

“玉姐,那裘庄地牢里怎么通向东楼?”

李宁玉在那两级台阶上坐了一会,待呕吐后的难受稍有减轻,细心听周围没有任何声响了,她站起来,打开了那手电筒四处照了照,就在那台阶的背后有一个长长的走道,不知道通向哪里,若是没有这手电,想必伸手不见五指。

她突然想起前一天晚上王田香曾经拿着手电和枪来私自审讯她。

三分钟,李上校,多一秒钟我都不等。

王处长要干什么?

告诉我,刚才龙川大佐审讯你时,你都交待了些什么?

李宁玉:这,你应该去问你的大佐。

李上校,好歹同事一场,我这是在救你。你比谁都清楚,到这地步,你是活不了了。把该说的都告诉我,我能叫你,死得“干净”点儿。

李宁玉站起身的时候还是有些晕眩,但是已经不妨碍她沿着那黑暗的走道前进了,每当她觉得自己快要体力不支的时候,她就扶着墙壁慢慢喘气,黑暗里的空气似乎也变成了一道道厚如墙的迷雾,让人呼吸不透。

5秒钟,只要休息5秒钟就好。

在经过了不知道多少个5秒钟之后,她来到了走道的尽头,可这……真的是一个尽头,除了她走来的方向,三面都是黑色的墙壁,没有台阶,没有光线,没有出路。

赵小曼敲门的时候,顾晓梦回过神来,仿佛还停在那黑暗的走道里。晓梦没有出声,想把这权力依然交回到李宁玉的手里。李宁玉也只好默认自己才是这间办公室真正的主人。

“进来。”

“科长,这是新破译的417-420号电文。”赵小曼径直地走到李宁玉的办公桌前,把机密文件夹递到了李宁玉的面前。

“等一下,张司令明明下令情报科今后是双科长制,按照军衔,应该先由我核对以后签字,再交给李科长。”顾晓梦那护主心切的本性,借由着她大小姐的脾气展露出来,倒是像极了顾民章女儿的做派。“你回去告诉情报科的所有人,以后都是这么个流程,全部密电先交由我核验,之后我会再请李科长签字的。”

李宁玉向靠背上挪了一挪,看着赵小曼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赵小曼没好气的转向顾晓梦,“科长,这是新破译的417-420号电文。”

“叫顾上尉。”

“是,顾上尉。”

“出去吧。”

这几则密电都不是太难,晓梦很快核算完毕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一本正经的站起身来走到李宁玉的办公桌前。

“李科长,这是新破译的417-420号电文,我已经全部核算完毕,没有错误。”

李宁玉接过档案,从旁边拿出了验算稿纸,抬笔准备开始核算。

“玉姐,你就不能休息一会么,我可不想将来你身体吃不消啊。”

李宁玉轻咬了一下牙,没有抬头。“只要我在这情报科一天,需要我签名的文件就都必须经过我自己的验算核实,否则我不会签名。”

“那我这抢来的双科长制不是白费心思了么。”

“这双科长制是刘处长的主意,不是什么人抢来的。”

说完李宁玉开始验算密电。顾晓梦只好泄气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突然间,她发现自己可以近距离的看着玉姐工作时候的样子,于是开始杵着下巴侧脸盯着李宁玉。

李宁玉左手撑着脑袋,右手不停的写写画画,验算到一半发现左侧有一道炽烈的目光,久久没有转移。

“顾上尉,帮我一个忙。”李宁玉没有改变姿势,只是嘴角动了动。

“玉姐你说。”

“把这盆君子兰,搬到左边来。”

“哦。”

顾晓梦再次站起来搬动那盆君子兰,在这段无法看见玉姐的时间里,她也曾长长盯着这盆君子兰发呆,以表达自己的思念。

“好了,就这个位置。”李宁玉抬起眼皮看了一眼。

挪动了好几次以后,终于放对了位置。顾晓梦再次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才发现,这君子兰恰好挡住了她能够看到玉姐的角度,而且挡得严严实实。

“玉姐,这挡住我的视线了。”

“挡着点好,免得你分心。”也免得我自己分心。

很快,李宁玉就完成了验算,在档案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在她名字的左侧,有另外三个字。

“我去送,玉姐你歇着。”顾晓梦看到李宁玉要起身,突然抢到了她的前面,把密电一一放回到档案夹里,拿起最后一份的时候,顾晓梦停顿了一下,看着那密电上的签名,隐隐地嘴角一弯。

李宁玉看到晓梦似乎微微笑了一下,随即想明白了她的心思。

那文件上并排的签名——顾晓梦 李宁玉——真好看。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两人除了下班离开一前一后,就一直双双待在科长室里,闭门不出。这整个剿总司令部开始了关于情报科李科长的又一个传闻——情报科现在哪里是双科长制啊,这根本就是李科长和她的机要秘书顾晓梦,李宁玉这手段真是非比寻常啊。

OS:为了给她们俩安排进一个房间,我也真是煞费苦心。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