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留在过往的人

这一切源自大天的一条朋友圈——杨晨新的节目。我无意中点进去看到熟悉的片花,当即决定找原来的节目来听,想起当初小莫知道我们都下载刻盘收藏,感叹过得很细致。

最近几年听广播多半都是在开车的时候,手机上虽然有收音机的功能,惯用蓝牙耳机的我,每次打开想要听的时候,都受阻于那句“请插入耳机”。上海103.7 love radio,总是放一些老歌,老到歌单连我都觉得太久远,何萧同学偶然坐车听到过一次,不忍吐槽这都是什么年代的歌。后来被人安利了100.1沸点FM,早高峰的主持人们都好闹腾,大概清晨需要把大家从睡梦中叫醒,其中一个也叫小mo,不知道是哪个mo字,听她说我是小mo的时候,有当年莫老师做下午节目闹腾的不真实感。

当年,我们在半夜听闹腾的歌,发短信要额外收费,互动全靠BBS。每天的最后一个小时,和每天的第一个小时,周四晚上有特别的主题,读夏宇的诗,听陈绮贞的音乐,还有达明一派和马不停蹄的忧伤。周日听摇滚,不谈感情。重新听来当初的节目,有很多ID都还熟悉,时常在豆瓣见到;也还有一部分,活跃在我的朋友圈,点赞互损,偶尔冒泡。

我所有的音乐素养,如果那一点可怜的认知,能够被称之为音乐素养的话,大概有80%来自于莫老师。那些在3G先生和其他圈子的朋友口中奇奇怪怪的音乐,曾经充斥着我整个北京时光,在黑夜里给我以慰藉。

还曾经有人要建议,询问网球比赛中途放什么歌合适,不禁觉得当年去到的中网赛场,莎拉波娃打球间隙时放的那首韩语《Maria》的人,是不是也是向日葵小班的一员?播报当年温网费德勒和纳达尔的比赛分数,电视上正在播放的影片,我虽然丝毫都不记得,疑惑当初注意力都去了哪里,但听起来也有别样的熟悉。当小莫配合着蓝色大门的音乐念那些文字的时候,我不禁感叹,为什么别人大学的时候能写那么好的文,而我只是那么傻乎乎的?

夜里找大天要电台起初制作的那些片花,听来听去,似乎也只有那句“让你遇见你”能够在多年之后还倾入心底。虽然这电台做得随性,有人吐槽我们没有企图心或者赚钱才是正道,我居然一秒钟就想到了说服的方法——在这个艰难的世间,我们已经有那么多需要拼命去赚的钱了,那么多不得不做的事情了,这点爱好不如就随心一些吧。至于这是说服别人,还是说服自己,内心向往,根本不重要。

最近开始重新弹吉他,碰巧听的那期节目也有女生询问到底手小的人要如何弹吉他,经典的节目也许就有这样历久弥新的魅力,当时间已经过去十多年,我依然可以听到一些不同的东西,不一样的心情,问一些亘古不变的问题,解答一些不知道何时涌现的迷惑。

写诗,听歌,平淡的生活,似乎已经远离了这个世界。现在的我们好像都一直陷入了数字的世界里,就像小王子故事里那个天天在统计星星的人,却不记得关心自己的小狐狸,浇灌自己的玫瑰花。

这就是从前耿耿于怀的未来吗?夏宇在那么多年前写下的句子,居然可以如此契合人的心性脾气。

听老歌,读久远的诗句。

14年,恍若上一季的剧集故事。

我依然是那个停留在过往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