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Queen’s Gambit (10)

走出剿总司令部,李宁玉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以前从来不觉得羸弱的身体最近总是无法抵挡风,即便这是夏天的暖风。走了没几步,一件衣服被披到了身上。转过头是熟悉的脸庞。

“玉姐,我记得要给你领一套制服的。”

原来她没有跟上是去后勤部领制服了,想必是去给刘子栋送报告的时候顺便去找张司令批了条子。只剩下一套留在家里的制服的话,确实换洗不是很方便。

“我有车,我送你回去吧。”

在此等情况下,李宁玉也只好默许。坐在车里想起她俩进入裘庄前也是如此并排坐着,不同的是,之前那次从顾宅出来,两人都还在相互试探,无法表露身份,话里话外都充满了试探和暗语。这一次,似乎不需要语言。李宁玉坐在副驾驶上闭眼养神,顾晓梦也尽量把车子开得平稳一些。

车子停在李宁玉家胡同口的时候,顾晓梦侧头看到她已经睡着,不忍叫醒,只是熄火关窗,静静等待。没有过多久,看到顾家的车停在了眼前。车灯一照,李宁玉醒了过来。

顾晓梦下车,李宁玉似乎看到车灯后面Miss赵也下了车,递给晓梦一个箱子,两人还咬着耳朵说了几句话,顾晓梦不安地看向了李宁玉一眼,突然把嘴巴抿紧,犹犹豫豫的来到了副驾驶,开门请李宁玉下车。

“玉姐,到了。”

李宁玉略带疑惑的看了看顾晓梦,又看了看不远处的Miss赵,颔首点头示意,走进了胡同口。

箱子里,多半是顾晓梦的衣服洗漱用品,这个家伙看起来铁了心要登堂入室了。

李宁玉在之前虽然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但总是硬着脖子装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一则有天才的大脑加持,自信自己可以解决所有事情,二则老潘不能暴露,这所有的方方面面都要靠她的完美演绎才能不出披露,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靠自己的习惯,身为谍报人员,步步都兵临险兆,自己靠得住才是最后的王牌。

进了房间,任由着顾晓梦放置自己的东西,整理她的衣柜,虽然这大半天两人都同处一室,李宁玉却丝毫没有之前别人在时那种紧张感,反而多了一丝安心。

在晓梦面前,她似乎可以不需要顶天立地,不需要有通天的本事,只要做自己就好。

等晓梦收拾完大部分的东西,把一个长长的盒子放在了李宁玉的面前。

“送你的”。李宁玉打开盒子,一块手表,和丢了那块很像,只是表带变成了咖啡色,表盘上有一朵花,小小的一朵向日葵。

 “人家都说,手表是最好的礼物,就算万一我不在身边,脉搏跳动的地方也有它代替我时时刻刻相伴。”

李宁玉一直以为,顾晓梦是这一年自己偶然邂逅的阳光,看着这表盘上的向日葵,原来自己也是晓梦的一道光。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一生一世一双人。

李宁玉走到那黑暗通道的尽头时,仍然心怀着一丝希望,左右前方都是一堵墙,她走到这里,却有一种距离逃出生天只有一步之遥的感觉。在摸索了所有墙壁的石头之后,她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

没有暗门,没有楼梯,除了墙空无一物。难道要重新回去,但是那圆盘已经被关闭,自己要在这地牢里默默等待有人再次进来吗?

憋着的那一口气一下子谢了。李宁玉一直苦撑着的一个个5秒,似乎一下子都累计起来击倒了她。

5…4…3…2…1……

眼前也变成了一片黑暗。

黑暗里,她听见了无数人的声音。

白小年:李上校,也许你不相信,我依然希望,这次你也可以活着走出裘庄。

金生火: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算计,最后一次交易。李上校,可以成交么?

吴志国:有个消息告诉你,也许,它可以代替我,保护你活着走出去。……欠你的这条命,我当然会还。可是只有一条,我得留着,送你走。

顾晓梦:那就活下去,活下去等着那一天。

一群哀哀戚戚的人里,只有她意气风发,像是冬天里的太阳。我喜欢跟这样的光源在一起,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活下去,都需要自己的阳光。

梦里亮起了一道光,有一个模糊的男声传来:晓梦,牢房里有个死规矩,想必你是不知道。出了牢窝儿,就决不能再往回看。不然,这一辈子,都走不出去了。

眼前的人影突然变清晰了,她清晰地听到顾晓梦说:“多谢王处长指教。”

这声音从何处传来的,李宁玉艰难地睁开了眼睛,高跟鞋的声音,顾晓梦的脚步声。从头顶上方传来。李宁玉仔细思索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看来这身体不适,确实会影响大脑的运算——自己原本就在西楼的地牢里,又跳进了那圆盘地下,怎么如今找出口的时候居然忽略了上方,只是在四周胡找一番。

李宁玉再次站起身来,发现这地面确实不同,从水边到这里,似乎一直以一个微小的弧度缓慢的向上延伸,只是那坡度小,并没有觉得自己在向上走。她举起手电照了照顶部,在大块的黑色石板上,靠左边的位置有细长的窄窄一块显得不一般。

李宁玉用手电捅了捅那块石板,大概只有手掌的宽度,长度却和小臂差不多,捅起来的感觉也不像是石头的,更软一些,似乎是木质的。因为太长,她从一边紧挨着捅了全部的位置,直到最靠里的地方一捅,听见“咔嗒”的声响。那长条的木板一侧掉了下来,留下一个可以把手指放入的口。

李宁玉再次停下来,一方面体力不支,另一方面也静下来听四处是否有别的声响,为了安全把手电关了。木板打开,上方似乎还隔着薄薄的石板,虽然还未看到外面的情况,但却让她能够更清晰的听到了上方的声音,一个皮靴走下楼梯的声音响起。

龙川。

晓梦离开了,龙川走下楼来,脚步声停在了刚才晓梦说话的地方,短暂的停留之后,听见脚步声离开,以及关门上锁的声音。看起来,晓梦和龙川停留的地方,应该是那个圆形屏风的后面。那李宁玉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也在圆形屏风附近的地下。

李宁玉再次打开手电,仔细查看空槽的周围,发现紧挨着那块石板两侧,安装着滑槽。把手电竖立放在地上,她踮起脚尖把两只手的手指塞进空槽,想要用力推开石板。没想到其实根本没有费什么力气,石板就快速地划开了,一块地砖被打开,白天的阳光射下来,让李宁玉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有一阵眩白。

看起来,裘老庄主在设计这逃生路线时,预判过逃生的人多半体力不及,才用了滑轨这样轻松打开密道的方法。李宁玉垫脚伸手的高度,刚刚可以摸到外面的地面,要逃出去,意味着她需要跳起用胳膊撑住自己的身体,再慢慢爬出。

右肩窝的伤口在刚才推石板就已经开始抗议。李宁玉再次停下来休息,从东楼到后山狼园的时间是半分钟,这是一个行动便利的人逃生时间,而自己……先要用尽力气爬出这地牢,再用最快的速度移动到地狱变壁画右侧最靠里的窗户,还要翻越窗户进入后山。

两分半。并且,需要一气呵成。

也许窗户下方可以做短暂的停留,李宁玉再次盘算着步骤和时间,以确保不会出现什么情况。还需要把石板关上……再加10秒,就在这时,外面似乎有了汽车开进来的声音,王田香和一位女士的对话声。李宁玉意识到不能再等下去,深吸一口气,轻轻跳起将手腕挂在地面,使劲用力将自己的上半身撑起,右肩撕裂般的疼痛延迟了她的进度。

好在,这块空隙的下方贴着密道的墙壁,她用脚蹬了一下墙壁,恰好发现墙壁上的石头连接处可以借力,大半个身子都探出了密道。

将石板推回原位,一路跑到窗边,肩窝似乎又开始流血了。

开锁的声音,李宁玉不敢再耽搁,打开窗户翻了出去,不料窗户外面有一圈的矮树,她径直地跌落在树丛中。

第一次,她羡慕起晓梦那猎狮的本事。原本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情报人员,破译和隐藏就足够,谁曾想还要有这翻墙逃命的本事。

“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从那后山狼园逃了出来,再醒过来已经躺在你家山顶的别墅里。Miss赵找人给我洗了胃,重新缝了伤口。虽然高烧了一段时间,你的父亲一直担心我肺部感染,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还是活着回到了这情报科。”

“为什么不离开?”

“放弃这么多年苦心部署的谍报网络?代价太大了。”

“可是你回来,意味着再次入虎口。”

“晓梦,迎来黄金时代,总是要有牺牲的。”

“也许你并不介意牺牲,但是关心你的人会介意,下次当你想要再次强调谍报的职业生命是牺牲的时候,想想我说过的这句话。”顾晓梦咬紧牙关。

李宁玉听到了晓梦语气中的愤怒,转头看她。

“我也想回来看看你。”

晚上躺在床上的两个人都不语,让气氛似乎更加尴尬了些。

“玉姐,你为什么那么会……”顾晓梦想起早上的那个情节,心有不甘还是问了出来。

还是忍不住问了,李宁玉想到早上躺着气鼓鼓又不愿意离开的顾晓梦,不禁在心里笑了出来。

“书里看到的。”

OS:截止目前,我大概把李宁玉如何逃出裘庄写完了,我一直坚信,她一定走出了裘庄,不会成为我另一个意难平。

忍不住借用了点肖根的台词。

后面的更新大体上会是一些日常,可能就比较佛系了,有好的点子再写,毕竟太多人写过日常(and非日常)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