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85期:三月,你好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情。

1、生活逼着我们成为钢铁侠

既然你不用,我就自己写吧。其实这一周看起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但并没有那么多的感慨。如今记忆力减退,我必须在想到什么事情的时候立马掏出手机写一两个关键词在备忘录上,否则一转眼肯定忘。

而在几年前,我还在笑话老妈一天到晚在我面前叫唤,好记心不如烂笔头。去医院的时候赫然看着病历本上写着的年龄,恩,好吧,那我会希望在那天之后,我可以说,你好。就像现在说,三月,你好。

科技发达,信息发达也意味着我们需要自主独立的做更多以前不需要会做的事情。那个装得了电脑,打得了小三的至理名言还在耳边,但我已经觉得这远远不够了。虽然我看到各位在朋友圈写你这个女汉子,或者你不是钢铁侠么?是婉转的关心,但是我也希望有一天可以不被逼着做钢铁侠,额,是女钢铁侠。

 

 2、人生有几多个十年

最重要是畅快,这是巾帼枭雄里面最熟悉的一句台词。当SKY和我说起那个时间的时候,唯一觉得的是惋惜,其实并没有多少人,可以陪伴在身边十年以上,可以看着你走过一路坎坷,从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变成一个不太敢随意吐露心声的人,你看我就倒在了十年门前。不过我并非当事人,所以也无法说些什么。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当决定要和以往挥手告别的时候,除了感到惋惜之外,如果还有解脱,也不错。只是,我一直在反复问,真的确定需要挥手告别吗?真的吗?确定吗?缘分这件事,很奇妙,说它有就有,说它没有,就没有了。每一个事情的发生都不会是一瞬间促成的,有时候暗涌也难免会变成一个漩涡。

 

3、朋友,是可以选择的亲人

喜欢若水在日志里写的这句话。我一直都很看重朋友,知道出门在外,朋友有多重要,我也喜欢和朋友分享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如果对方愿意听的话。有一些人也会和我说些自己的事,不知道是因为我长得大众还是正气的原因?最近密集地接受太多别人的信息,感觉脑袋要爆炸,死皮赖脸的去问某两只,我是不是很容易让人吐露心声啊。结果被鄙视说还好吧。

记得小天说过,有时候和我说一些事情,我属于嘴巴很严,不会轻易说出去的人,这样吐槽就会很放心,感觉自己说出来了,但是又不会流传开去,而龙就属于听到不公就会跟着破口大骂型,这样对于讲的人会很解气,只是这件事很快就会众人皆知。我并不知道,到底哪一种方式更好一些。我也不知道,别人都是如何看待和处理友谊这件事的。

 

4、该庆幸的是

今天乱的事情不多,之前确认的时候在慢慢的按部就班完成。而真的要从我手里从设计修改到确认印刷的东西,也慢慢成形,让人欣喜。我压着怒火和印厂的人理论,偏色这回事无法接受的,时不时还要在犯太岁三人组里瞎扯两句火逆什么的。该庆幸的是,我还是可以压住了,我不再是多年前会跟主管拍桌子,大叫我不认识字,你少来这套的那个人了。

上周看若水的日志时,还在想那个把破碎的自己拼接起来,于我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今天的各种混乱就让我觉得自己快要碎成一块块。该庆幸的是,我早就已经学会了拼好自己的内心,慢慢磨平那些裂痕,让自己可以平静下来,也算是一种进步吧。

 

5、意外的片段

最近上海一直下那种不大不小的雨,打着伞嫌累赘,不打又必定会头发衣服湿掉。曾经我非常喜欢雨天,就像曾经我爱极了泼水节,因为下雨的时候淋雨感觉不错啊,泼水节是难得可以玩得很疯,又不担心会被责备的节日,在我连续三个泼水节都外出玩以后,老妈已经可以很淡定的坐在楼下晒着太阳,抬起眼皮看到我淡淡地说,你泼回来啦。我只是突然想起高三的时候我和她说,今年生病也要玩,因为这可能是我最后一个泼水节了。如今雨下得我无力吐槽,心情连续下坠好几个百分点,是岁数大了经不起折腾了么?

走路上班的时候戴着耳机听歌,走在河边的时候音乐声清晰可见,等到转入十字路口,就会有大半首歌完全听不到声音,不过这和歌曲本身多少也有点关系。比如升哥的《风筝》我就从来没有在上班路上听见过。不切歌的话,走一个单程可以听到7首歌,如果多遇到两个红灯,则需要8首歌,拐去买早点的话,会按暂停键。我上班的路程,是用歌曲来丈量的。

突然想起菜头的老公以前还给我起过一个外号,叫做木兰贤弟……

其实,三月三,才应该是中国的情人节,我这样说,你们相信么?它还是白族的歌会,只是是农历的三月三,不是公历的。

你看我的标题和你的多呼应。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