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家

早起开车往回走,爬山后遗症还在继续,右腿小腿酸到不行,踩刹车和油门都觉得非常酸爽。虽然3G先生先开了一个多小时,一直有人在不停的叹气感叹刹车,也有人不停的说你开错路了,绕远路了,真的非常影响我坐在副驾驶的心情,好在我在开的时候他们不说话。

感受了一下什么叫做疲劳驾驶,进入上海城区我脑子已经不转了,感觉分分钟就要怼到前面的车,刹车踩得非常猛,不想自己的心情。开回来觉得小胖脏到不行,明天还要继续开,约人洗车,洗衣服,还乘机睡了一会,觉得最近确实累得不行,看来连续爬两座山也不是不行,但是不能强度那么大的连在一起。

这次旅行不高兴的是,我好像真的很肥,以至于没有几张照片是可以看的,还有就是被操纵的压迫感。这个不准去,那个不要去了,这个危险,那个不要弄了。非常的影响心情,以后都要拒绝和长辈们一起出行,实在太郁闷了。直接导致我不想记录这次的旅行,觉得都是一些负面情绪。

昨天晚上发现斯诺克世锦赛开始了,而且已经到了半决赛了,我还挺想看小特比赛的,结果他已经出局了。目前的四强没有特别喜欢的球员,所以也真的是为了看球而已。

今天又看了几局,觉得宾汉姆好好稳住应该可以进,可能因为我不是那么喜欢塞尔比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