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84期:从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情。从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到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杨宗纬《其实都没有》。最近单曲循环的歌。

1、联系方式到底需要多少种?

3G先生前段时间退了很多群,删了很多人的Q,等别人抱怨的时候他就回答,我们真的需要有那么多的交流工具吗?微信和电话还不够吗?我只是在一边看着,并不出声。微信,这两年才进入生活,QQ倒是很多年了。第一个号码,是初中毕业那年申请的,工作那个,没有记错的话是07年回北京时申请的,本意是只加些工作上的人。为了让工作的那个号码也可以找到私人号码的一些朋友特意建了群,最后经常说话的大部分人还是忍受不了只是临时对话框,工作号码后来也加了不少朋友,渐渐混杂了。虽然我一直希望生活和工作是分开的,但是上班摸鱼这件事,也不是什么话都能在群里说的。

手机号码,这大概是最不靠谱的联络方式吧。我换过很多个号码,曲靖的。北京的。昆明的。北京的。上海的。偶尔回家还会用老妈的手机。在每一次换号之前都会认真发短信通知,也会刻意屏蔽掉一些不再联络的人。但是每个人都应该有过这样的经历,一个名字下面存着四五个号码,不知道哪一个是最终的,也常常都不会去拨。你看yue同学给我寄防毒面具的时候,还要特意打个电话来确认号码。

联系方式到底需要多少种才能保全在这个世界上无法意外不见一些人?我不知道,我偶尔还是会上MSN,以前一直都联络频繁的人,现在只剩下一两个人还亮着,其他的人,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skype,只有等前台的小女孩叫,若辛,台湾的XX叫你上一下skype,我才会去登陆。那个我一直用过的邮箱,到如今已经完全被垃圾广告邮件入侵,偶尔的,我也会去查查看是否还有人发邮件联络我。博客,最认真的时候,曾经有过四个博客,同步更新,和不同圈子的人沟通交流,我甚至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博客上收到小蛋蛋的回复,觉得惊喜不已,再加上豆瓣日记,偶尔会有人来夸奖一下,真是一个庞大而友善的网络。只是,我现在都已经不记得,我还有没有散落在各处已经忘记密码和账户名的联络方式了,曾经积极上去聊天分享的论坛,也渐渐的散出眼帘。常用的那些,不知道哪一天就会突然不用了。

如果要找到我,在网络如此发达的年代,应该都会找得到的吧?如果不想或者不要我找到,大概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2、交朋友这件事

最近稀稀拉拉的认识一些新朋友,若水不断惊叹为什么我总是有新朋友。在这个问题上,只能回答,你只需要一颗敞开的心,和一个小心翼翼的大脑就好了。敞开的心帮你不错过任何一个认识朋友的机会,小心翼翼的大脑让你避免踩到别人的雷池。

以前混论坛的时候,三次两次回复一个主题就可以和一个人认识,加了QQ天南地北聊起来,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有那么两三次看费SIR的比赛,当我恨铁不成钢的开始在直播贴里爆粗口的时候,费sir神奇般的开始逆转,直接导致那个论坛里的人只要看到他抽风,就开始到处找我叫我爆粗口,虽然是机缘巧合的关系,但那种融洽的交流让人开心,自然也就能成了朋友。

现在这些封闭环路的社交平台反而不太适合结识新的朋友。他们总是推荐给你早已感兴趣的东西和朋友。我喜欢结识不同圈子的人,和不同的人聊不同的事情,师兄拍照过来,我也可以说木有红肿看起来恢复得不错这类话,我也会偶尔去看看关于IT科技代码之类的博客,当然需要他们写得好玩又不难懂,然后在开会时分享点点他们完全搞不懂的网络世界,偶尔装下专家什么的也很好玩啊;破阿离可以和我讨论薛定谔的猫以及大明宫词这类问题,但是她最近好像消失不见 了,我需要偶尔拿封面出来刺激下她才好。就像上一篇说的那样,看到别人眼中不同的世界,我会觉得世界大了一点,也更有趣了一点。

相遇是人生中最大的一场幸运。我相信这句话。

 

3、小孩

我很好,希望不会真的吓到你,你身上的那些幽默感,有时候让我觉得很欢心。在你的身上我总是可以看到当年的自己。十岁并不是谁的错,像你说的,只是毫无原因的把我搁在这么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让我难以适应。无论那段关系里我似乎都是那个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人,这样不好。我在努力改正。

还有下次我夸你手帐做的漂亮的时候,不要打击我字写得很丑,你知道我玻璃心的。

你要好好的长大,一步步的完成自己的梦想,我不介意你继续在我面前得瑟,港丽我们总有一次可以吃到的。

 

4、意外的片段

若水最近开始努力码字,虽有时让我等得心急,写出来的东西又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还是鼓励下比较好,免得她临时跳票。等到质问她,答曰我都用了你博客的名字做标题了,这还不是赤裸裸的关系么。真的。好。赤裸裸。哦。如果这次你再说要两顿饭都混,但是临时跑掉的话,我就真的不喜欢若水了。

那串手链好像突然之间有了灵气,这是本周听过最开心的话了。天涯还是要死不活的踢一脚动一下,可怎么办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