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颠沛流离

这应该是我到目前为止的生命里最折腾的一年,一直在和票贩子、淘宝卖家、房东、中介理论,帮自己买机票,帮别人买火车票,帮无数人买小玩意。这样的一年,有些累也有些收获。

一月。辗转北京——昆明之间,三个半小时之前我都还在中关村、坐着机场大巴,而三个小时以后,我就看见建设路、坐着从火车站出发的二路汽车。北京有太多难忘的东西,快速的往返像做梦一样。写了一篇有着无数谢谢的文,那时还没有想过要回来,以为那会是今生最后一次的相聚。在翠湖边喂红嘴鸥,在祥云街吃小吃,博客上老有不留姓名的人在留言,已经不记得是谁。


二月。写了很多年前就想写的一篇,赚了某人在伦敦的眼泪。小天说希望她回来的时候在首都机场的出口相见,做到了。昆明在用自己的方法挽留我,在决定辞职以后,让我发现那么多的好。回家路上,伴着莫老师的节目,看见玉兰花开。在源一吃辣爽饭,在你生日的第二天,离开昆明。QQ签名上写着,杀回!我放弃去弥补四年离开时间的机会,不敢当面说再见,害怕你的一个眼神,会退掉机票~

三月。终于写完了麒麟城。看了碎拍,喜欢那些孤独的小瓶子。半夜的聊天,会无意间透露很多东西,叫嚣着在北京呼吸都会自由一点的我,似乎一直在纠缠着生活。奥运火炬来北京的时候,开始上班了,因为离得太近,于是没有了激情?玩心眼这么低级的事情,一般选择不做。开始习惯在文字里写不拉不拉不拉……自从称赞了某人用的好以后。

四月。搜狐博客里写:相逢的人总会再相逢。枝丫巴叉~喜欢这样被人形容。坐在办公室里等着我的瑞士明信片。读者里写画不同半径的圆,我想我们都在经历历练,然后会成功涅槃。以为忘记了一些事,在别人提起时才发现依然内心动荡。开始想念在昆明的你,如果自己不那么冲动任性,我是不是还睡在你的隔壁房间,做为所欲为的小皮。所有的文字停在四月,找不到时间写,也找不到灵感写,还找不到心情写。

五月。身在国外的小天让我真切的体会了一把爱国热情,火炬的艰难,似乎为这个多难的奥运年添了一份不安,去了北京最著名的云南菜馆吃饭,留下一张风景画一样的照片,和某人的身影。在博客里写:“如果能回到过去,希望回到什么时候?–> 高中吧”,凌晨四点的时候拍照,不过是加班的插曲。512,08年不可忽略的黑色字眼,生平第一次如此真切地体会地震,防空警报拉响,悲哀瞬间涌上心头。

六月。依然会轻信别人,本性难移还是缺心眼?在新公司做的第一个大型会议,当展板架好,对讲机的耳机塞进耳朵,突然有天大的成就感,可这感觉如此的转瞬即逝。看见安妮的书再版,一如既往的素颜。开始习惯自己已经彻底的离开了旅游的圈子,当别人谈论起这个话题时,学会沉默。忘记看书的感觉,任凭书放在床头落几层灰,当莫老师提起时,汗颜。

七月。He is getting older。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免不了伤感,小德说,我们不用那么急切的去战胜费德勒,他会老的……原本在我心中还算美好的形象毁于一旦。虽然我也会说,70后终将会老的,80后终将会取代他们,80后也会老,也会被90后取代,但是我们比70后老的晚,所以别用那么不屑的眼神。天王的失败勾起我所有失败的感觉,关于生活工作赚钱感情,一切的一切,好像突然之间都变得那么不堪一击。

八月。在地铁站用左手刷卡,被挡在出口,贺总和准姐夫笑得花枝乱颤。一个人的退赛,需不需要那么多的争执和骂声?这一天,你做了旗手;这一天,你丢掉王位。一句“大雄,我等你很久了”看来不仅仅惹出了我的眼泪。去了前门、后海、798,同学聚会、看电影、逛鸟巢,表面的生活丰富多彩。在水立方后的临时邮局给你寄明信片,凑热闹去领徽章。听广播里自己的名字。

九月。中网,赛事牌上写着费雷罗的名字,恍如隔世。在公主的论坛看见怀念她的文字,自己的名字后面跟着:“我从此不再看女网”,不记得什么时候回复的。和小手说,这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说起她的名字就悲伤的偶像。开心网上的皮小奴和玄冰小子是不错的外号。吃烤翅,喝啤酒,看见某人在我面前哭。T3让我想到港剧里的飞扬航空。狐狸的沙发很好睡,适合我脆弱的腰,半夜一起抽烟,看英文无字幕的卡通片。

十月。混了艾薇儿的演唱会。在豆瓣里看到安妮给CYL写词的消息,雷到头麻。莹虫问雷到和电到、闪到、雨到有什么关系?恋爱的犀牛,进场之前曾怀疑它的盛名,华丽的台词是我喜欢的方式。狐狸的生日,他大声唱着我的《倔强》,说着大家都是心比天高的人,突然有流泪的欲望。有人出生了,于是有人升级了,我还不想跟着升级,怎么办?平生第一次送了花,得到一条欣喜感谢的短信就够了。

十一月。突然开始兵荒马乱,每天忙到不知道到底应该先做什么。去看了本年度第二场演唱会,前半场的安静和后半场的喧闹,都喜欢非常。听到《太聪明》那一秒,我解脱的笑了。早早定了回家的机票,007的电影,犹豫要不要进影院?靖靖新手机号发来的短信,敲打着我的耐心,又一个回到家乡的人。莹虫说每天开着小福上班,如果我没有走,是不是也可以买了房子,开车上班?

十二月。在等123缓冲的时候,看900追凶,造成老也分不清楚谁是谁,林茜的背影竟然让我想起Miss Wu。开心网上有人问我什么时候去丽江玩,愣在电脑前。去过最远的长白山和梦里的乌镇和南京,却没有去过丽江和大理。跳槽的味道在办公室里飘荡,没有人轻易动作。听老妈在QQ上说隔壁邻居家的孩子在一个午夜被杀,失血过多而死。在郁闷没有动力的时候,听小莫的1203。逃掉公司的聚会,和小班的朋友玩到天亮。

过去的2008年说实话不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2009年希望可以看清楚一些目标吧。

应该还是有一些话要说的,但是鉴于半夜我无法转动和思考的脑袋,我会在以后写一篇补充的,基本上2008年就这样过去了。祝大家新年快乐,拥有更好的2009,把所有不愉快、不开心的事情都留在2008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