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77期:读书是太个人的事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标题取自《古书之美》P141页。

1、腿伤

我必须承认,师兄刚开始和我说他小腿骨折的时候,我并没有太上心,以我认识的那个成熟稳重的男人而言,他并不会被这样一点点事情打倒,只是我忽略了一个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是希望得到的关心。空间感那回事,在刚刚听完之后就有不同的看法,不过既然被人提出来批评,我自然会好好去检讨自己。

我不愿意提及任何和腿伤这两个字相关的事,就算看到电视上别人膝盖扭了一下,我都会隐隐作痛,就像今天早上看了李娜的半场比赛,那个膝盖上的黑色绷带经常让我走神,觉得她会突然之间就倒地不起。托天使大姐的福,我虽然从小就很皮,但至今没有过骨折,手臂上虽然不少疤痕,但也还算恢复神速,所以我无法想象骨折的疼,我只能笑着和别人说,半月板伤了这回事很奇特,表面上看什么事情都没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咯噔一下让你对自己的腿产生怀疑。这种伤疤。看不见。摸不着。

我太过注重自己的情绪,不大会控制它,就算我现在说,相比于十年前,我其实已经改了不少了,大概也都不会有人相信,但是内心这回事,我自己了解就好了,无需向他人道,这世间,原本就没有什么感同身受这回事。

 

2、效率就是生命

在这个效率就是生命的社会,今天干活明天拿钱才是硬道理。这是从书里看来的一句话,还有一句很喜欢的话是——出世是一种态度,而不是一种方式。让我对于之前的一些想法有不同的感触,大隐隐于市,大概才是最高境界,就像其实我并不喜欢写那些讴歌这个讴歌那个的文章,但我依然可以东拼西凑写出一篇能够交出去的。即便写完自己都要对着镜子呕几下才好。

人终究是要死的,那我们这么努力的学习探索是为了什么?读书本来就是一件私人的事,读了那么多,到死的那天什么都没有留下,听起来好像很不划算。我倒是喜欢读书过程中那些顿悟和快乐,至于死了之后的事,用小天同学的话来说,人都不在了,还担心那么多干啥。

周五下午去听了一个油口滑舌的男人讲课,我也能够从那些厌恶中知道,有些事情是我可以学到的,比如他的PPT做的就很炫啊,虽然讲得很烂,几乎是五年前就听说过的陈词滥调,但是无疑应对了最近苦心读的那本PPT教程,我开始在脑海里规划出关于自己将来可能要用到的个人介绍PPT要如何做的让人眼前一亮。相比而言,我还是更喜欢另外三个虽然PPT做得没那么酷,但是确实看出研究和探讨出一些问题和趋势的人,那些所谓的工科男们,有着让人敬仰的踏实。

不过,也许别人更喜欢那种口花花的演讲,觉得他风趣幽默呢。

 

3、理论知识

最近看书节奏很慢,严重拖了进度。今天看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没了心境,那本书的后半段开始讲藏书的一些理论知识。这对于我实在有点枯燥乏味。定义一个词很难,能用几十个字将一个名词解释清楚需要非常高的语言能力和很深入的了解才行,但请恕我不敬,实在看不下去。我甚至开始考虑如此半本名词解释我是不是要放弃。

我也写过理论知识决定成就高度这样的话,开始看乒乓球的理论书时,并不能理解其中的文字,一则那时候理解能力实在有些薄弱,二则那时的技术打法还一团散沙,到后来努力改了握拍方式,开始拉起弧圈球来之后,才猛然想起很久之前看的理论知识,有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只是,藏书,而且是藏古书,这种事情虽然我心生羡慕向往,但这辈子估计是肯定无法接触的,我又不想为了装X了解几个名词以备不时之需,好让不经意遇到一个懂行的人时,可以胡乱邹出几个名词和自己的“理解”来。

写到这里脑子里闪现——用不着的知识就不看,是不是也充分证明第2点是多么的正确??

我一向理论知识不佳,从读书开始我就惧怕背诵各种名词解释,大学多门课程都是靠着实践将平均分拉至及格,以至于作为一个旅游管理的学生,去选了信息工程学院的CAD课程和网页设计,也让任课老师清楚记得。

依然会努力将这半本的理论知识看完。

 

4、网球

网球正在逐渐离开我的生命,就像运动一样。周六直到下午的时候我才想起澳网在打,要来查查费sir是否有比赛,等打开熟悉的页面看赛程的时候,发现早上已经3-0胜了。还记得当初第一篇体育的稿件,是讲澳洲太热了,以至于阿扎热晕在球场上,那张图片我一直都记得,她四仰八叉的倒在发球线旁边。从那以后我就一直觉得阿扎好脆弱的,动不动就晕倒在赛场或者退赛,没料想人家也有一天登上了世界第一的宝座。

早上看到解说员们都在说李娜怎样怎样,可能遇到小威,突然觉得女子网坛真是失去了当年的激情,虽说老是一个人勇夺冠军很让人厌烦,但如今这种象李娜小威这等30好几的人还被各路人马列为重点对手,是不是也说明如今的年轻选手都太弱了点,一点冲击力都没有。

不过,我又算哪根葱,可以在这里指手画脚。随她去吧。

 

4、意外的片段

说起背诵来,想起高中时我感叹英语单词难背,后来转去文科的同桌说,物理化学公式不是也很难背么,我听到惊为天人,我从来都是记住最简单的公式,然后现场推导出需要的那个,从未觉得理科的公式需要背诵,她听完也同样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那一刻,我们好像活在两个不同的星球。

想象和记忆中的事情是最美好的,深有感触。

2015年,我也想去罗德拉沃尔球场,这辈子,总要去四大满贯看过一次才好,有且只有一次的话,我选择三连冠的罗德拉沃尔。

我也有脆弱的时候,求抱抱那件事微博完败于微信朋友圈啊。

不过,不过和突然这两个词出现的频率实在太高了,麻烦去学点新词,谢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