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76期:我就喜欢我是这种女生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差点一不小心打成女神……

1、感性
其实我是一个感性至上的人,昨晚出现一个实例,看我是歌手第二季,我支持的人,要么是之前就喜欢的,无论她唱得烂还是好,我都会坚定的站在身后支持。另一种情况,则是她唱的歌是我喜欢的,或者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在里面。比如笔笔昨晚唱的那首《烦》。这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理性,留在工作里就好了,感性,留在生活里。心里默默想,这样不会精神分裂才好。

丁小芹和林晓培,没有记错的话几乎是同时进入我的世界的,一个唱着《假如我是男生》,一个唱着《烦》,那句我就喜欢我是这种女生,真是让人爱死了,虽然歌词里的那种,并不是我这种。这两首歌曾经一度是必点曲目,还有李心洁那首《再见》。点到后来有好几次忘记了,爱猫都会说,hi,你那首丁小芹的好像今天没点。我们还会在两个人去K歌的时候,一起歇斯底里的唱烦,她说感觉很过瘾哎,感觉唱过了就发泄完了。

林晓培,唯一一次去看过的现场,是爱猫攒的局,作为一个平常聚会都要迟到一个半小时的孩子,突然主动说要去看演出,导致我和抽烟舍命陪君子。其实,她比我更爱这首烦。在一场三个演出杂在一起,很多人都是奔着二手玫瑰去的,她在台上问,大家认识我么?一个喝醉了的哥们用比她用麦还要大的声音喊,不认识。我们转头看到他女朋友立即上去捂住他的嘴。林晓培倒是很有台风,大大方方说既然有人不认识,我就自我介绍一下。

大概全场唯一一桌为她欢呼的是我们,她就经常冲着我们这边唱,然后她唱了两三首歌就下台去了。一分钟之后又拿着麦晃上来说,哦,有一首歌忘了唱。《烦》的前奏出现,我扭头去找爱猫,看见她一路从厕所小跑回来说,还好我没进去。后来当别人在上面唱歌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身边有一个花姑娘蹲在一旁,定睛一看原来是林晓培,赶紧撞爱猫肩膀说,哎哎哎。第一张帮爱猫的合影实在虚的不行,我打手势说,抱歉,再来一张。可惜三人的分别合影,只有抽烟那张清晰可见。。后来爱猫出了场和我说,那照片是真的虚吗?我以为你故意的。我笑答说,我还没有那么有心机。大概因为这样一段经历,我对林晓培和这首烦,都加分了不少。一首歌,会因为身边一个人的喜欢而变得更加喜欢,这是一个双赢。

2、心机
最近看的一篇讨伐巨蟹座的文说,巨蟹真是太有心机了,几乎是腹黑仅次于天蝎一族。我转头问3G先生,你觉得我有心机吗?他泱泱的回答,额,生活中没觉得,但在工作上的话,应该算有的吧。我错愕的同时审视了下自己,觉得似乎确实要这样分开。

下周做年报,有着奥巴马要席卷上海办公室的势头,形势大于内容这种事情,其实都是下面的人鼓吹和重视出来的。上台发言这种事对于我来说,不在擅长的范围内,虽然在看着别人讲话不拉不拉的时候,我会心里暗想,恩,我应该会做得比TA好,我才不会那么紧张呢。然而,紧张是一回事,收放自如又是另一回事。在迷失的第一集里面,我慢慢学会了如何去控制紧张,也曾经在很久以前的面试中成功涅槃。但收放自如这件事却是一座高山,需要更加努力,我也期望我在职场能够有所突破,所以这一点是必须要学会的,努力之。

虽然,我觉得去学会如何把PPT做得漂亮,布局和谐,图表清晰,将方案讲得深入人心,可以将人第一时间吸引等等实在很白瞎,用豆瓣里那句副标题来说,是如何提升你的B格的事,但无奈职场中这是一项求生本能,就连那个让人捉急的公关公司报告,我也不得不去和他们说,为什么你们平时做得都还不错,等到邀功的时候却一点都不知道如何呈现呢?然后一步步的教会他们如何把好的内容提现,把不好的内容藏起来,这是不是说明我在职场的B格也即将成功涅槃了?

3、最好的打算
在昨天兵荒马乱的时候,突然收到小萝莉的短信“大姐,我想考云大的自主招生,你有什么想说的?”虽然我在疯狂的改PPT,被无数人打扰中,我依然耐心的回了她的短信。其实,她并不知道,在这半年时间来,我在上下班的路上偶尔会想,哇塞,这个曾经躺在我怀里的小家伙已经要高考了,如果她成功考到上海来,我是不是需要铺垫好了吐露心声,我甚至在脑海里想象过这个场景的出现,我需要如何开场。在接到她这个短信的时候,坦白讲,我有小小的失望。三言两句之后回,我晚上给你打电话。

在昨晚十几分钟的电话里,她说我需要考虑到最坏的打算啊,现在竞争那么激烈。这真真是和我完全不同的思路。我一般都憧憬着最好的打算,最坏的,我想都不愿意去想。这是所谓的乐观主义精神吗?我说,你要有强烈的心理暗示,哪怕你最想上的那个学校或者专业在云南只招200个人,那你就会是第200名。她在电话那头笑起来说,哈哈,和你聊过之后我觉得好多了。

4、章鱼若辛
最坏的打算,对我来说是致命的打击,这多半是一叶障目的心理阴影,我对痛感记忆力深刻,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几乎是划进每一个细胞核深处,大概因为在很久以前,在身体和心理上都有过这样太深刻的记忆,导致之后的每一次疼痛的感觉都深入脾肺,无法痊愈,我越来越害怕痛感,越来越草木皆兵,到了最后我完全不想去想想当最坏的打算出现的时候,我会如何的崩溃。

小手同学曾经说过,有时候觉得你的触角好多,好像章鱼那种小吸盘,一不小心就要碰到一个,一旦碰到你就开始搅乱全世界的海洋了。破阿离不也在微博里回,你就是那种一不小心就瞬间点爆的人,不过我以后还是会瞬间点爆你。我其实好想回她,你还有下一次点爆的机会,说明其实我没怎么爆呢。2014年的1月,我会永远清楚的记得,我是如何坐在办公桌前面,捏着拳头把眼泪强忍回去。

虽然知道即便最坏的一刻真的出现,我也会原地满血复活,我还是会发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美好,但走出来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第一次,我花费了4年的时间直到另一个人的出现,而第二个人,我居然花费了十年。我宁愿不去想最坏的打算,不去想就不会发生,不会发生我就可以一直拥有自信。其实这应该算是与乐观完全背道而驰的——自卑到骨髓里的悲观主义吧。有一次问破鸦,你觉得我自卑么。虽然她平时嘻嘻哈哈而我们现在几乎不讲话,那句回答却准确无误。她说,只有当你觉得不平衡的时候,你才会自卑的。

5、意外的片段
想起熊龙同学说,hi,你知道么,这首海阔天空你唱起来,就觉得特别合适,对,还有那首倔强。她还说过,你不要看若辛表面很坚强哦,其实她骨子里很感性的。我有坚硬的壳,却又柔软的内心,这倒是像极了螃蟹的特质,那两年大学周末仅有两人的聊天时光,我永远都会记得。

讲到唱一首歌可以唱到发泄,想起第二次去看万小芳的演唱会,她歇斯底里的转圈唱着《他不爱我》,他不爱我他不爱我他不爱我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声,等停下来喘着气说,怎么样,这样唱下来,是不是会觉得他不爱我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我才知道一首伤感的情歌原来还可以这样诠释的。

佳佳同学说,我唱的那首不确定很好啊,其实那歌词真是印入心帘。就像《知道不知道》里面唱的,我不知道关起房门怎么跳舞。如果说,我无法接受的是否定,而不是误解,大概也会是一厢情愿吧。我也并不需要有人觉得我可爱或者冷静,我不过是我自己而已,要么全盘接受,要么距离产生美。

谢谢小华同学在微信里回我也喜欢你这种女生,谢谢贺总写,你会“你这种”女生代言!我在心里给你们点一万个赞。

冬天简直是我家长辈们的毛衣秀,续我老妈给我加分之后,我的四姨也给我加分了,连续两周周末穿她织的毛衣出门,被卖菜的阿姨一顿夸奖,今天又经常光顾的面馆里被老板娘夸奖,我突然觉得哪怕我只得到10分,有了她们,我大概也可以满分毕业吧。

最近三天都因为各种原因没有看书,相比前七天啃完一本书的节奏,立刻觉得自己面目可憎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