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75期:买鱼记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买鱼记

其实上一篇博客,原本计划是写这个的,结果打开登陆之后忘了。。忘了就忘了吧。不知道是看了爸爸去哪儿里亮长今同学烧鱼汤一直在感叹鱼好嫩的原因么,突然之间就想喝鱼汤了,这种高难度的活在离开云南之后的时间里从未成尝试过,大概是因为知道自己没有这种本事。这次突然想喝,也想自己烧来看看,于是兴冲冲的跑去菜市场买鱼。

鉴于自己听不懂上海话,只能观鱼状来挑选,3G先生去问鱼摊老板烧汤要用什么鱼,反而被一位慈眉善目的上海阿姨听了去,问我们要烧什么汤,于是哇啦哇啦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上海话,倒是3G先生明白似的点头多谢,回头问他人家说要买什么鱼,答曰,我不会用普通话说。。。只是她说要买活鱼。溜达去活鱼的摊子之后我抬头看价目表说鲫鱼应该可以用来烧汤了吧。3G先生恍然大悟说,哦,对,她说的是河鲫鱼。请摊主杀好放在塑料带里,一路上都在惊呼,啊啊啊,它还在动,以至于我不放心半路还打开看了一眼是否真的开膛破肚了。直到回家冲洗之时,它依然不甘心频频滑出我的手掌,3G先生在一边笑说,到底是太滑了,还是你心里作用它没死呢。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以后还是老实一点,去做三七鸡汤喝吧。

最近煲汤频繁,以至于我开始弄葱姜这类从来都鄙视吃的东西,也算是一种别样的体验吧。小天同学曾经把我列为不吃葱花族,其实也是有道理的。

对了,虽然已经在微信和微博都说过,依然提醒一下,山药和鱼不可同吃,会腹痛,上周六本人不幸中招,望同志们汲取教训,身体安好。

好怀念四姨的鱼汤。

 

2、古书之美

2014年的第二本书开始读,刚刚看了开篇的序,心想要是如上一本那样做摘抄+笔记,这本书岂不是一整本都要被我生生抄录下来。安妮的文字让人深思,有时候会觉得她到底是改过多少遍才能使得一段之中每一字一句都能写得如此深入人心。这境界怕是永远都无法达到的。

看了前两章,觉得古书的韵味读起来,实在是简单美好。寥寥数语,就可以写尽空间变化,谈天说地,山水树木,实在很有国画那种悠长深静的感觉。

还记得当初读春宴的时候,kindle里通篇都是笔记,几乎页页都布满,从未有过如此的经历,甚至让我可以忍受kindle令人崩溃的输入法。也曾经用手机拍过春宴的无数句子,发在微博微信里,只写着三个字:周庆长。后来回想起来,周庆长大概算是巨蟹座的代表人物,她处理事情的方式带着无比撕扯的痛感,感同身受。

喜欢发了微博之后破阿离回:“妈蛋,你已经开始看书了,我也要去看。”我还记得她说要去组织一个什么和我的小伙伴们一起写博客,到现在也不见踪影。不过慢慢来,反正我都一直会在这里写下去的。

 

3、魔障二

反正电影都可以拍二,书也可以有二,魔障这种常常需要打破的东西,有续篇也不出奇吧。

这一个魔障,怕是从7岁起就开始困扰我。我从来不习惯在书上划出线条,写上批语或者笔记,总觉得这十分破坏一本书的美,即便这本书属于我。我一直无法像同学那天在树上用不同颜色的荧光笔划出不同的重点,也无法留下哪怕一句话的想法。这多半也算是魔障吧,从这一本开始,我尝试做一些记号或批注,否则真的要一整本都被抄录下来了。

 

4、逝去后的事

有天走在路上等红绿灯的时候突然想到,如果有天逝去,我的这些心爱的书怎么办?我那么费心从各处买来,又计划做一大个书柜放着的,那时将如何自处。得益于林夕,突然觉得这些东西到那时,如果可以送给一样喜爱的人,也是一件幸事。想着它们会待在和我一样重视喜爱的人家里,就觉得很是开心。这算不算也是一种放下?

 

5、意外的片段(觉得用片段这词比回忆好点)

麛mí,今天学到的一个新字,来源回答说,你比那些人慈悲多了。于南宋罗大经《鹤林玉露》:“与麛犊共偃息与长林丰草之间。”词典中竟然查不到,百度得到的意思是:幼鹿:“山鹿藏窟穴,虎豹吞其麛。”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