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73期:壁花也不错啊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本来已经不打算在新年到来之前再写点什么了,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憋着发年终了。突然之间想说话,是因为想起几天前贺总在群里叫的那一句。你什么时候爆过照啊,你什么时候在意过别人的想法啊?就像当年错过火车的时候一样,她那句不是你的风格啊绝对拥有足够的杀伤力,对我。

重新看过GA的时候,印象最深的一句台词依然是“I lost myself for a long time…and that will never happen…again.”我非常感激有人还记得我以前的样子,在我做出“非常”的事情时,会表现出极度的惊愕,让我可以回头去看到原来的样子。

我最后还是换掉了微信的头像,依然非常不习惯用自己的照片做头像,之前一直用的那个,虽然也是自己的照片,但却习惯性的没有露脸,以至于烧饼在很久很久之后才说,我发现你这张图是没有头的。还有为什么你们都喜欢长白山拍的那一组照片,我觉得没啥啊,就因为笑得很灿烂么?我自己都觉得不忍直视。

今天看到一个漫画,在大家都鼓励壁花出去的时候,脑子里闪现的一句话却是,做壁花也不错啊。我知道有时候我话唠的厉害,但我也需要有躲在自己壳里的时间,经常戴耳机听歌倒不是因为我真的有多爱音乐,只是这样会屏蔽掉很多没有必要的说话。一度还曾经非常喜欢戴墨镜,也会让人不主动和你说话,更因为,阿拉蕾同学说过,我这笔挺的鼻子,天生就是用来戴墨镜的。

其实不说话,也不错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