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69期:七月,来啊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七月,来啊
我一直都忍着没有去看《七月和安生》,因为怕毁了。毕竟,这个在初中就熟知的故事,在那么多年之后依然难以抑制心中的爱。我忘不了安生脱了鞋光脚爬上树,伸手对七月说,七月,来啊。第一幕让我迅速进入状况,第二幕倒是有点走神,如果换成在操场排队那一段,应该会更好,昭示了那个“被选择”的意义,可以前后呼应。出了剧场的门,我问3G先生,你是不是还是搞不明白我的哭点在哪里?答曰,我觉得是不错啊。。。嗯,依然还是不明白。这也是无法和人分享的内心感受,当那些多年前就熟记于心的句子,在昏暗的剧场里响起的时候,还是令人神伤。这世界上原本就没有感同身受这种事情,我也一直不明白有人在每一个黑灯转场的时候都要热烈鼓掌是为什么。这部戏足够打高分了。

只是隔了两天,我已经不太记得那么多只有话剧里才有的好台词了。最后那首歌《安生》,3G先生说放了好多次啊,我只记得结局那次了,最近单曲循环下吧。艳青在朋友圈发犀牛的剧照,又让我心痒痒了,虽然不再是张念铧和齐溪,但我依然深爱蜂巢里的犀牛,再找机会看过吧。

叮叮好像在之前的博客里回复过,不喜欢安妮以前的书,倒是很喜欢她最近两年出的书。师兄也说过,在无法理解的人看来安妮写故事和人太矫情了,明明就很简单的一件事啊,怎么能那么七饶八拐的。可是那些纠结、不安甚至纠缠,都如此相似,只是没人述说分享。话剧里的安生没有想象中好,现场演唱的功力也着实让人捏把汗。倒是七月除了身高超乎想象之外,其他的一切似乎都演活了,她拖着行李箱问,家明,你不回家了么?她哭着说,把她接回来。我还是很纠结为什么出去寻找安生的人不是七月而是家明,那是多么重要的一个场景。

在豆瓣小组里看有人问到底要怎么搞懂巨蟹男啊,一楼的人回,还是不要妄图搞懂了,因为我自己也搞不懂自己。其实巨蟹女也是一样的,有时候我也搞不懂自己,不过就让我们这样晕乎乎的过吧。

 

2、相亲相到感觉自己是颗待售的白菜
这句话来自于一位陌生人的相亲日记,觉得这句话很赞,还很喜欢的一句是“取悦一个人并不可悲,可悲的是,你甚至没有取悦一个人的权利”。虽然我表面一直嘻嘻哈哈,但很多时候都会觉得自己不够格,有时候在想如果初始的时候,我一直像和破鸦见面的时候那样酷,不友好,面瘫,话少之类的,是不是就不会有这种不够格的感受了,至少自己开心愉快。

之所以写这段,是因为最近相亲这个词实在有点过多的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先是破鸦同学在看了自己扬州的照片之后惊恐说,这几张是3G先生拍的吧,你拍的不会那么难看啊,相亲时用的照片都是你在乌镇给我拍的,还有那句就算不怎么说话也要是地位不可撼动的首要护法,我瞬间在办公室笑到爆。而后是小天同学在群里华丽丽的说她也一直在相亲,真是让人惊叹,这种事情无处不在,整个世界都变到这样不可理喻非要嫁出去的地步了么?(我需要说一句,我并不是不希望你们嫁出去,只是我觉得相亲能嫁出去这件事成功几率不高)当十周年分享会的时候,jo站在台上说,我到底应该介绍你已婚呢?还是单身呢?我突然觉得她如此坚持自己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一件事。当晚上她死活非想要喝醉,然后所有人都张罗着散伙的时候她说,你看你们都往前走了,我还留在原地呢。她大概不知道,那一刻我多么羡慕嫉妒恨,我多希望我也没有迫于外界压力匆忙就演出了。

我一直都认为,靠谱的相亲,不对,靠谱的介绍是我既认识单身的男方,也认识单身的女方,我打心眼里觉得这两人无论是外形或者内心都十分合拍,才有可能促成一段好姻缘,还只是可能。而我道听途书的当下相亲,就像这个小标题一样,仿佛把人当做待售的白菜,就差拿着秤杆上前称下分量,看是否适合自己的案板了。在看上一期快乐大本营的时候,高圆圆说拍这部戏的时候,我真的感受到就因为我在这个年纪没有嫁掉,我就必须要坐在这里听你这样侮辱么?真是让人拍案叫绝。此外,还要感叹要是我有凯丽这么一个妈,我非要疯了不可。

 

3、破鸦版笑话
有人要签名的网球,我问破鸦是否要拍照给她看眼,她说你妈还会拍照,我黑脸三条汗说店里的照片都是老妈拍的啊,她立马感叹说:“哎,你妈太给你加分啊!我和你的差别,在你妈那就败了。你妈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不错,而且反应还很迅速,还会哭,又聪明,又有女性的柔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妈会哭这种事情也变成优点了。。。在这么大一段的赞美之下,我大概只能回答:上天有好生之德,因为有了我这样的孽障,所以要有一个好妈来平衡。。。等我抱怨她夸完了我身边的人死活不夸我的时候,她又要发着抠鼻的表情说,你们都喜欢在我面前找存在感么。。

这一段写完,您那不可撼动的左护法的地位保住没?

 

4、我需要一段艰难而自我的旅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