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67期:熟悉一座城市的标志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熟悉一座城市的标志
晚饭迟到,心急火燎的跑到年代秀餐厅坐下时,脑子突然闪现一个小感触——开始熟悉一座城市,是否就是当有朋友远道而来的时候,我会有一个心仪的餐厅带她去吃饭?

在北京,这样的餐厅很多,方家、爆肚冯、簋街那家手切涮羊肉、小渔山、四惠边上的国贸烤翅,东便门的云南驻京办,后海或者银街边上的日昌,南锣的过客和奶酪,师兄带着去的首师大游泳池边的烧烤一条街。当抽烟打电话来说,10号清晨才到,到时会先把东西丢在我的房间,然后同去国子监溜达的时候,我的脑海里都已经出现国子监绿树葱葱,透着阳光安静的街道,和喜鹊咖啡馆的那个圆形招牌了。某一年的聚会,不靠谱的小班同学们愣是让我俩在喜鹊坐了两三个小时,才稀稀拉拉的出现。多年前的秋天,一个刚刚开始爱上摄影的朋友在MSN上打,这几天钓鱼台国宾馆旁的银杏黄了,咱们去拍片吧。

还有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在夜晚的南锣买的那个小灯笼,不知道现在老大爷还会推着自行车出来卖么?

上海,我依然会在人民广场地铁站迷失方向,找不到想要的出口。虽然我一直都承认,上海的地铁规划实在人性化得多,但当别人说起什么什么路的时候,脑子里依然画不出一个完整的地图,也无法迅速回答那距离哪个地铁站最近,无法判断大体的范围。诚然,上海的两年与北京的八年相比,无论是时间和深度,都还显得稚嫩。我也没有了当年为个签名就长途奔袭的心气神,似乎开始无法独立外出,寻找属于上海的美好,搜出来的那些想要尝试的餐馆,也都没有动身实践过,转眼就忘。

我不太相信上海会没有AZ的凉茶,也心甘情愿的不去寻找。但就在今天,在我从北京来到上海,破阿离从上海去了北京,我们在北京鸟巢下面的餐厅吃过饭打过混之后,她又路过般回到上海时,可以有一个自己心仪的餐厅带她去吃饭,突然觉得,我开始融入上海的生活了。

虽然,我依然听不太懂上海阿姨们各种哇啦哇啦仿佛吵架般的聊天,也再分不清楚东南西北,只是局限在自己熟悉的方圆五到十公里活动范围内,毕竟算些许的进步。我觉得周庆长死不学会上海话是一种坚持,能听懂但死不说,或许我也会变成这样。和何小萧同学一起坐大桥六线跨过南浦大桥的时候,她说,这条线的司机每天上班一定很幸福,每天路过如此美的街景。心生羡慕,我已经不再去关注街景是否美好,变得麻木不仁。而她正像我当年一样,在吸吮着一座城市的灵魂,无论如何,都希望我身边的小孩们,可以成长为单纯美好的样子,保留对这个世界美好的期许。

 

2、突然想起的话
莹虫曾经说过一句让我非常感动的话。无论有多晚,你都会成为你想要成为的那个人。共勉之。

 

3、这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歌词

在KTV里唱张阿悬的《讨人厌的字》,不得不皱眉的说,确实很少有人愿意听完那死长死长的前奏,然后看到那歌词里的独到,“往后还要有的不过是 比较五花八门 宿命也缤纷的事,我还是想想刚刚又听到的解释 写下讨人厌的字”。

 

4、想到就去做
新买的本子是再生纸做的,摸起来手感很好,读书笔记的同时,希望也认认真真一笔一划地把字写清楚认真,也算抽时间练字吧。

 

5、本期推荐
之前推荐过书和电影,近日十分潦倒懒惰没有新增目录,倒是好歌想起了不少,所以
本期主题:音乐
姜昕,外号是女版许巍,喜欢她的声音
《纯粹(向阳花)》这首应该是她的歌里,我最喜欢的一首,没有之一,曾经长时间的单曲循环。
《潘多拉》
《花开不败》
《五月》在莫版不眠夜的四年时间里,这首歌总是会在五月响起。
《我不是随便的花朵》,这歌名真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