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66期:换一种方式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灵魂跟不上

最近身边出现的一些人和事,让我突然对成长这件事有新的感触,身体走了很远,灵魂却没有跟上。换一个说法是,大家都走得太快了,灵魂跟不上。我需要努力避免如此。

2、文君

想着明天就要见到她,居然在波士顿工作两年我都不知道,还要天长水远地帮我带费sir的帽子,可见12小时的时差不是盖的。

绝对顶级学霸的模样,四年时间内我能染指奖学金也不过是沾了乒乓球比赛名次的光,而她和阿好、小宇则长时间占据一二等,好在我们并不是一个专业,也不是一个年级。我还记得北京狂风暴雨把宿舍门吹开时,她眼镜上挂着的水珠,以及看快乐大本营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这词实在不能再贴切了。

在我英语考试不及格,她翻着白眼在旁叫嚣,那个老师不喜欢你吧,你一个四级都要过的人!这种考试怎么会不过!等到大四需要补考时,她每天进门第一句话就是“娜姐,你不是说看书的么,怎么又在玩电脑?!”然后把我的笔记本锁到她柜子里去。等到阿好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个名字测试的时候,她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考试不过完全是名字起得不好,不要往心里去。

在她那台被我们鄙视了很久的IBM厚重笔记本上,我敲下《麒麟城》的第一个字,然后开始慢慢习惯在电脑敲下一个个字。希望在时隔了那么多年之后,我们依然保持可以大笑到令邻桌侧目的样子。

 

3、梦
十多年前自己以为不着边际的梦,在沉淀了那么久之后,居然就要莫名其妙的实现了,十分平静,好像清澈寂静的湖水,没有起一点波澜。

某晚突然梦见在昆明上班的时候,老妈突然来电话说在温都水城比赛跳舞,让我去看。这梦境如此真实,好似又重新回到那天,她们一大帮子人研究如何化妆,如何盘头时候的样子,小姨手巧自小就知。小时候老妈月月出差,我不上学的时候跟着她到处跑,也算玩遍了云南的山山洞洞,在两岁时和爸妈一起去石林,在著名的那两个字前拍照时,身后不远的一位老人突然一头倒地,把我惊出六魄来。一起走路时她总是使劲捏我的手指,弄得生疼,如今才知道原来是一种爱腻。

长大之后再无和他们一起旅行的经历,想来真是惭愧。

4、春宴
重读这本书,顺便听了随书附赠的光盘,师兄说他坐在车里听的时候如饥似渴。

印入耳朵的第一个声音,我认得。是天天向上配音那一期节目里的人,在无间道里给刘德华配音的那个人,这多少让我有些跳脱,后来梁朝伟的声音也出现了,我还记得那人高高瘦瘦的,戴着鸭舌帽,乍一眼看过去,实在很像某人的老公。

春宴里写“我清楚意识到在这样的时刻,自己,一个异国他乡的陌生女子及她的记忆,一个想象虚拟之中的年轻女子,彼此之间命运的脉络和属性各自分裂却密不可分。如同晚春绽放的花楸伞房状花序密集白花中的一朵。我们在时空隔离层面各自存活,意义不过是为了呈现这个世间形式卑微而涵义独具的生命秩序的组合。”我突然记起在北京的某年,去问她最喜欢的是什么花,我可以查到花语。后来才知道,她说出花的名字之后等了好久,以至于她老公说肯定是这种喜好太诡异了,根本查不到。而当年的我,不过是想知道这花的名字而已。

插一句,十多年过去,她老公除了些许白发之外居然一点都没变,依然帅得让人流口水。只是,他似乎不知道去乌镇这事,我是始作俑者。

5、换一种方式
有时候思绪转瞬即逝,忙不及打字的时候,我开始用手机录音下来,发现自言自语时经常会有大段的空白,而MIUI V5的录音机,不知道是不是和米1兼容太差的关系,实在没有吹嘘的那么好用,经常卡带一样的跳过说出的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