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Birthday~

这篇一定要力争在0点之前写完发出去。

其实在我回家之前,回家的飞机上,在家里和你微信约时间约不到的时候,我就已经在默默的打这一篇的腹稿了,只是打了那么久之后,真的到要写了发出来的这一天,我之前那些默念了那么多天的句子,突然之间就全部都消失不见了。只是能零星的记住几句,让我自己都不得不为之皱眉。那就随意发挥好了。

我依然会记得,你在我的毕业校友录上写,其实我一直都很like你的啊。在大学假期回家的时候,我们一起去晶都,你看上了一副浅绿色的墨镜,你现在的老公当时的男朋友说,你又要买墨镜?你妈回去又要念了,你嘟着嘴和她说,我会说这是若辛送的,不过你记得要付钱。我看着他无奈的说好吧,心里窃笑。我知道,我们可以随时随地征用对方的名义,我们都不会介意。有一次我们出去喝酒喝到很晚,走在广场的时候街上空无一人,我接到你老妈的电话,劈头盖脸问我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叫我早点叫你回家,我看着你笑着回答我们已经走到你家门口了。那么多年以后,我脑海里都还是会出现你穿着那件米白色的长款风衣和我并肩走在街上,你侧脸看我的样子。

不过我也有一些事情不太记得了,比如瞬就一直说,我是班上第一个和你说话的人,她还笑着说我总是第一个和转学生说话的人,对此我没有太多的印象,我只是在看到校友录上那句话之后,才意识到你原来一直都默默在我的身边,在英语课上打扑克,一起喝了我人生第一瓶酒,这些看起来不太重要的经历,我都记得。高中的时候我们在不同的学校,有时你会来我学校看我打球,有时我会去你的学校打球。我还记得我收到的一封莫名其妙的情书之后去问你,认不认识这个班的人,你瘪着嘴说,哎,我就是这个班的哎,这个人就坐在我背后。当我问起他怎么会知道我的时候,你突然就换了一个表情说,额,我给他看过我们初中毕业照。那次去你的学校打球,隔壁球场的一个男生总是闹得很凶,我皱着眉看他问这人谁啊,那么闹腾,你嘴角上扬的说,因为他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啊,我依然看着他问要引起谁的注意啊,你突然挺直了腰杆说,我啊,那么雀跃的语气和样子。

前两天整理博客的时候,看到那篇《毕业告别帖》里写“四年来你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条短信,第一条是在生日的时候:“换手机号也不通知我!你是不是想死!”;第二条在丢手机以后:“连我都不知道是谁?你是不是活腻了!”两次都是在威胁我,但是我会觉得很幸福,至少还是有人愿意去威胁我,大概很少有人可以威胁我吧,你是其中之一。我要回去了,我又可以看见你安静的坐在我的身边,又可以看见你好看的眉峰、听见你说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前年回家的时候去医院找你,当我举着电话大声说,你在哪里啊,突然转头就看到你穿着白大褂从医生的办公室闪出身来,同样举着手机挑着眉峰说,我在这里。

我也是在生日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在微信里发生日蛋糕的图片后,接收人的手机屏幕会在打开这条信息的一瞬间散落满屏的花瓣,随着那些散落的花瓣,我的心情也从清早7点就开始无比美好,我们的生日有着某种神秘的契合,对不对。谢谢你一直都愿意陪我去源一吃东西,别人都会鄙视的说,你又要去源一,那已经不是我们这个年纪该去的地方了。我以为,吃饭那么重要的事情,当然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谢谢你一直都会默默的坐在我的身边。谢谢你一直都在这里。

阿冰,Happy Birthday~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