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方长-3

KTV里的小朋友们积极地点歌,满场飞奔抢话筒,叶晓雪本来也没有打算要加入,只是喝着自己的饮料看她们打打闹闹,内心感叹年轻正好。目光瞟到的地方,艾云和夏栀在沸反盈天的音乐声里咬耳朵,慕容老师,时不常地偷偷看夏栀的脸色。

“学姐,艾老师,你们也点歌唱啊,别光坐着聊天,要不,我帮你们点?”小谷看坐在边角的两个人只是自顾自的聊天,跑去打断了她们。

“好啊,都来了KTV了,我来点吧,怎么样?帮你点一首?”艾云大大方方地站了起来,“叶老师,不唱吗?”

“我就不必了。”叶晓雪摇了摇头。能听到她唱歌,也不错。

艾云点好了以后,小谷大义凛然地把歌插到了前面,让小朋友们暂时休息一会。叶晓雪看到屏幕上出现了《我们不要伤心了》。相比于小朋友们每首歌一出现就吵吵闹闹的抢话筒,这首歌出现时,高中生们都小声说了一句,没听过,然后结伴去厕所或者停下来吃点好的零食。

脆弱修补不了明天

在歇息的夜里

那些痛啊 那些不舍与欠缺

那曾经经历也一度坠落的誓言

在我们的心上系了一个死结

当爱情离开 冬天来临之前

我们不要伤心了

……

如果稍加训练,也许她真的也可以混娱乐圈。叶晓雪之前也零星地进过几次录音棚,但大多是玩票,她分不清楚艾云的歌声透着动人是因为她的感情,还是她的声线。夏栀没有了人说话,倒是在一旁吃起了零食,嘴角的笑意带着一丝玩弄的意思。

这个家伙故意选这首歌来唱,是为了让人尴尬吗?我是没什么所谓。夏栀从她走去点歌就知道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但这首歌出现内心还是惊诧于艾云的仗义。刚刚还十分欢乐的包间里,渐渐弥漫出一阵伤感来。

唱完了最后一句,艾云对着夏栀眨了眨眼睛。示意坐在点歌器旁边的小谷可以切歌了。哇,艾老师唱歌那么好听吗?这首是谁的歌啊?我要去收藏在歌单里。“好听!”小朋友们突然鼓起掌来。

“下首是特意给你点的,来吧。”艾云顺势把话筒递给了夏栀。

“我没有说我要唱啊。”还没有闹够吗?夏栀心里有一些小担心。直到看屏幕上显示出《讨人厌的字》,才轻轻送了一口气,“点这首?前奏死长死长的……”夏栀虽然抱怨着,还是接过了话筒。

“符合你现在的心境啊。”艾云口吻暧昧地回了一句。

如果说前面万芳还算是知道的歌手,这首歌和唱歌的人,都是叶晓雪不认识的。真的如夏栀说的,经过了很长的吉他前奏,屏幕上终于出现了歌词。

大家都怕了苦日子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

我总是说着那

没有人懂的歌词

写下讨人厌的字

往后还要有的 不会是

比较五花八门宿命也缤纷的事

我还是想想刚刚又听到的解释

写下讨人厌的字

……

意外的好听,叶晓雪心想。夏栀的声线不如艾云的好,但用她稍显低沉的声音唱出来,低音部分仿佛更加深了歌词里的那种无奈感。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大家唱歌的热情在日渐消退,但距离包房的时间到期还有一个多小时。

“好闷啊,我们来玩游戏吧~”一个小朋友提议道,“输的人罚喝酒怎么样?”说到喝酒的时候,看到有几个人转过去看了一眼慕容晓,慕容晓笑着没有说话。

“好啊好啊,玩什么呢?”

“快问快答怎么样,转酒瓶,瓶口对的人必须要快速回答五个问题,如果五秒内回答完毕,就可以免喝酒,若是不想回答问题,那就要自罚一瓶。”

提议收到了在场大多数人的赞同,艾云面露难色地看着夏栀,“你喝酒就全身发红,确定要玩这个游戏吗?”

“坦诚回答就好了,我的反应应该还可以吧,回答不了的,最多三瓶,超过我就自动退出游戏吧。”

果不其然,玩这种游戏大多数都是为了校园里捕风捉影的八卦,小朋友们为了避免回答问题很快就一杯一杯地喝起来。这一次,瓶口指向了夏栀。叶晓雪觉得空气中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气息,仿佛酝酿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夏栀学姐我开始问啦,你的感情观是什么?”

“独身主义,不谈感情。”

“若是有人主动追你呢?”

“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啊?这不是渣男行为吗?”“怎么,只能男的渣你,不能女的反渣吗?”黑暗里,叶晓雪没有分别出是谁说了这两句话。夏栀发出了她标志性的哼笑声。

“人生最遗憾的事是什么?”

这一次,夏栀稍微犹豫了一下,“……爱,而不得吧。”

“你爱过的人,今天在我们中间吗?”小谷突然紧跟着问了个问题。

后颈突然有被拎了起来,夏栀没有犹豫,直接拿起了一瓶啤酒,仰头喝了下去。

“一口闷……学姐真的不能喝酒吗?”

“这算哪门子问题啊,她的真爱,那必定就是我啊,我来回答不就好了,你干嘛要喝呢?”艾云抢过了夏栀手中的啤酒瓶,喝完了剩下的小半瓶。

“问答结束,继续吧。”夏栀的整张脸瞬间就红了起来,就连脖颈处似乎也都红了,艾云说她不能喝酒果然是真的。

没想到,夏栀伸手转动的啤酒瓶,原地旋转了很久,经过了长时间的转动,瓶口指向了艾云。

“哇哦,这次轮到艾老师了。”

“我说我刚才好歹也算英雄救美,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艾云一脸嫌弃,“来吧,要问什么?”

“艾老师的感情观是什么?”

“嗯?一模一样的问题吗?纵情欢场?哈哈哈哈,这也太容易了。”

夏栀又发出了她标志性的哼笑声。

“艾老师是不是一路都有很多人追啊?”

“看脸,然后再确定是谁主动吧。”

夏栀假意皱了皱眉头,“难道不是应该先看三观么……”

“人生最遗憾的事是什么?”

“出名晚了。”你这是在凡尔赛么……夏栀的内心有些咬牙切齿。

“你爱的人今天在我们中间吗?”小谷又突然抛出了一个猝不及防地问题,不过这一次,叶晓雪很想知道答案,她用余光注意到慕容晓的表情,看起来也很想知道答案。

艾云看着一个个小脑袋突然瞪大的眼睛八卦的模样,不由地大笑出来。

“哈哈哈,夏栀阿姨,本来以为这游戏是玩小朋友,没想到我们两个老阿姨被玩得很透彻。我爱…过的人?”艾云狡黠地一笑,伸手拿了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咦?刚刚还在说,回答不就好了么?怎么也喝起来了。”小谷的语气里明显带着失望,所有包厢里的人,除了夏栀笑得模棱两可,似乎都一副失望的样子。

后续的游戏还在进行,夏栀的电话突然响起来,在晚上十点多,她看了一眼屏幕,起身走出去接电话。

“好了,时间不早了,小朋友们歌也唱了,酒也喝了,该回家了。”再走进包房时,夏栀收起了电话说道,“慕容老师,你打车可以顺道送几个人回去吗?”

慕容晓似乎有些意外,但还是点了点头。安排了三个人随慕容老师的车,还剩下了四个小朋友,“那你们四个挤一挤,我表弟先开车送你们回家吧,我们四个再等一下他回来接。”

“学姐,要不我问一下剧组的司机有没有空,来接我们一下?”

“嗯,也好,那我的车就先让表弟开回去好了。”

小谷打了电话确认司机可以20分钟后到,大家就走出包房,大堂的灯火辉煌,叶晓雪才发现夏栀不仅仅是脸和脖子红了,就连袒露在外的手臂都整个泛着红,叶晓雪也见过一喝酒就脸红的人,但如此严重到全身都发红的还是第一次见,体内缺少乙醇转化酶,难怪艾云听说提议喝酒时那么担心她。

坐上了回程的商务车,小谷自觉地坐在了副驾上,叶晓雪无意识地坐在了第二排,夏栀上车迟疑了一下,爬去了最后一排,没想到艾云毫不犹豫地也坐在了最后一排。

“怎么样,你的过敏还好吧?”

“嗯,没事。”

“万山一中那么多柳絮,高中三年你都怎么过的?”

“就肿得跟猪头一样啊,涂药吃药就好了。怎么样,云朵同学,这次跟我返校,满意了吗?”

“马马虎虎吧。”艾云傲娇的语气里带着一丝高兴。

过敏,所以下午夏栀在篮球场上吃的那颗药,是过敏药。叶晓雪觉得车后的两个人语气掉了个个,有一种夏栀在调戏艾云的感觉。

叶晓雪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屏幕上显示小谷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叶老师,为什么我觉得……夏栀学姐在调戏艾老师啊?

嗯,是有点

叶老师你也觉得吗?所以不是我的错觉?她们刚才游戏的时候就有点奇怪。

好了,别八卦了。

所以她俩真的只是朋友吗?!还是有过什么?可有过什么的人,还可以做朋友吗?

叶晓雪没有再回复,有过什么的人,是没有办法做朋友的吧,因为真爱过,哪怕再站在身边一秒,也会想要再次拥有。叶晓雪没有过这种经历,她在出道之初也谈过恋爱,但和想象中的恋爱经历不太一样,那段恋情开始得很意外,结束得也很意外,相比朋友们失恋以后的哭天抢地要死要活,她好像连食欲不振都没有,只是觉得终于松了口气,不必再假装自己喜欢一个人,不必再花费时间陪人吃饭逛街。

如果是她,或许,叶晓雪会愿意一有时间就陪她逛街吃饭,或者做任何她想要做的事情。

OS:既然是夏至日,就提前更一章吧。

节奏有点慢,急死我了。要快点进入下一章。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