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刷大长安 偏航去镇安

二刷大长安 偏航去镇安

之所以又到了西安,全是被烧饼忽悠的缘故,约出行时本来只是奔着嵩山,今年计划的刷完五岳免得以后爬不动了,烧饼美其名曰玖宝想要去看兵马俑,嵩山那么近,真的不二刷西安?刷了西安不去洛阳吗?想着大长安确实是可以二刷的,我也一直想去看武皇的乾陵和飞白体真迹,据说陕西历史博物馆还开始展出上官婉儿的墓志铭,都想看,于是在上海80天以后,飞快确定了行程——西安、洛阳、嵩山。

云南温度适宜,8月不用开空调,只盖薄被子,我在上海天天被热醒的情况得到了彻底的缓解,日日睡得昏天黑地,觉得夏天真的应该入滇避暑。进机场看了行程码,办登机牌看了核酸报告就顺利托运了,想来这是我第一次做付费核酸。大概有一年多没有飞,当飞机从长水机场起飞时,加速的推背感有些陌生,内心竟然生出一些紧张来,丝毫不像当初一年飞60次的从容,担心在飞机上空调太冷,穿的长裤,T恤外面还带了一件衬衫。等到落地发现,西安机场也有换衣间,后悔没有在等行李时去换一身衣服,出机场要落地检,好几个航班的人拥挤在一起,完全间隔不出1米的距离来,偏偏检查台设置在航站楼外,待检查完发现错过了进地铁的电梯,我只好扛着箱子穿过人烟稀少的楼梯间进了地铁站。

咸阳机场好远,如果下一次还有机会去大长安,我会选择高铁。地铁穿行了一个多小时,等我拖着巨大的行李箱从大雁塔站出来,直接面对的是直接头顶的凌厉太阳,在那一刻异常想念云南的凉爽,3G不由问我,为什么每次去大长安都是那么热的时候,上一次,当给自己的生日礼物,选择在八月出行是害怕找不到空窗期出去旅行?或者大概只是……因为我爱大长安啊。

导航显示要步行10分钟,顶着八月的酷暑走了十分钟,发现酒店就在陕博的背后。下午两点半,我终于入住了酒店,微信告诉烧饼你机场出来要么打车过来吧,走这一段简直要人命,又问了叮叮晚上要几点约晚饭,答曰太热了,晚一点吧,7点再出来好了。只在早上6点吃了早餐的我,只好挣扎着起来去楼下胡乱买了点吃的,外加一杯蜜雪和一瓶冰可乐。

下午好像开了电脑写了点啥,又好像没有,不记得了。开着最大的空调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地睡了会,睁眼看到已经6点多,问叮叮晚上要去哪里,看步行距离20分钟,太阳下山了大概不会像中午那么热,我在前一天贴好的纹身贴,已经全部显示出来,正好可以换休闲短裤露出来,心情好了不少。

换了衣服出门,虽然中午拖箱子时觉得累得吐血,但轻松走出来发现住在曲江区域还挺方便,可以步行到大雁塔,长安十二时辰没啥兴趣,和叮叮坐在商场里等位,互换礼物,显得我的东西选得十分不走心,吃饭点了好多菜,西安的菜又份量都不小,桂花酿低度很好喝,我还是没有逃过满脸通红,聊天时觉得我们真的不像第一次见面,好像话题都很自然,没有什么隔阂,虽然不像她和天涯天天都在聊,但基本也都知道各自在干些什么。

得益于她的方向感“很差”,我逛了逛大唐不夜城,上一次来时好像没有这个地方,每隔一段距离,还会有人演戏唱歌,甚至有观众互动,各种雕塑造景,仿佛真的可以回那个大长安。走了一段叮叮问我酒店是否在前方,可见方向感真的不咋样,转身往酒店方向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顺路,她陪我几乎快要走到酒店的位置,才搭上了老公的车回去。独自走了两个路口,晚上九点其实还不算太晚,有人让我快点回去不要在外溜达。

早在云南时就知道陕博和历史博物馆约不上,婉儿的墓志铭我还一直想着到底值不值得买个黄牛票,飞白体真迹不在洛阳的方向,与乾陵也背道而驰,不得已,只好再次放弃,反正西安,我还会再去的。

又得知玖宝不来西安了,烧饼中午抵达,想去看碑林,我临时起意决定去见安然,查了车票,要去长途南站坐车,不想早起定了十点的票,打车去车站,耐心等待发车,在车上又听了一遍《桃李不言》,坐到一半路程经安然提醒正在穿亚洲第一长隧,在终南山下。

上一次来西安,特意包车去了重阳宫和活死人墓,重阳宫也有很多碑,只记得尹志平的字其实写得很好,活死人墓一大片都是荒地,只竖着一个碑写着“活死人墓”,也不少什么古迹,落款好像叫做“快活老人”?

因为微信响起我开始看窗外的风景,安然说天那么热,能来见面都是过命的朋友,时间不够,否则可以去游溶洞。我自小在云南各个溶洞里钻,去了武当山的板壁岩,觉得比云南的石林简直差得太远了,而且就打算在镇安待半天,也实在无法抽空去游溶洞。小小的镇安有两个长途车站,偏偏我们就各自错过在不同的车站,站在路边等她的车,觉得镇安的天很蓝,云也很高,路边的树也很像曲靖街道的二球悬铃木,不知道我这次非假日的造访是否给他们两人的工作造成了什么困扰。

坐上车安然说20分钟前我就在同一个位置等车,倒是一点都不生疏,丝毫不介意我在云南时还写了一篇文吐槽她,听她说本来订了花,想着我是从云南来的,又退了,我松了好大一口气,要是真的捧着一束花我这社恐症要发作了。告诉3G这件事,答曰下次和他们说,迎接你订花不如订鸡腿。

开车去了金台山景区,绕了一圈看到金台书院,安然看着非常不喜欢晒太阳,走了两步说要不我们下去吧,路上还指导我怎么拍照,重新坐回车上,介绍说这里有几位著名的作者,那部《装台》的作者陈彦就是镇安的,好巧不巧的,作为一个常年不怎么看国产剧的人,我还真知道这部剧,当初吐槽芒果TV总是拍无脑剧时,小萝莉曾经和我提过,《装台》还是很不错的,我去豆瓣搜过简介,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路过原作者的家门口。

中午开到一个幽闭的小院子里吃饭,点了几盘镇安当地的菜,腌肉偏咸,倒是很像宣威火腿,非常合我的胃口。吃饭出来正好看到锦湖公园的石头,说是《装台》的作者题的字,下车拍照让我给小萝莉发,难得的拥有了两人的合影(想起没有和叮叮合影……)。又开车上了绣屏山,盘山道一开,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觉得中国的山区是否都是一个样子,我有一种重回云南的感觉。到了佛缘阁的广场上,下车走了两步,发现主要的地方拦着在修,安然大概动了小心思,懒得走,拉我回到了车上,现如今看到这个名字,觉得可能佛缘未到。

码字时出现的小插曲:问安然我们后来去的那个山叫什么,她一口咬定是金台山,我只好对着百度地图看吃饭的地点,回想当初坐车的路线找到了绣屏公园,看来方向感好这件事,还是有用的。

下了山又继续走马观花,先去沿路找壁画村,绕来绕去决定离开了才发现入口,墙上有两只巨大的蝴蝶壁画,因为不喜欢蝴蝶,我去大理特意避开了蝴蝶泉,但安然非要给我拍张蝴蝶的照片(可怜.jpg),彩虹秋千下午逆光,拍了张空境都没拍出效果来,开车一路看了看壁画,觉得这样的乡村也挺有意思。

路过镇安中学时,两口子给我讲了轰动的镇安中学热搜时间,老实说在此之前我完全不知道,去过镇安以后,可能以后会注意到这样的热搜,可见现如今大家所遭受的信息轰炸有多夸张,而且热搜之多,也只能看到一些自己感兴趣或者知晓范围之内的事,超出一定范围即便上了热搜也“看不到”,获取信息势必只有朝着更分化的方向发展,怕是不会再有太多广泛的“童年回忆”了。

云盖寺古镇很安静,游人只有我们两个,丽江大理古城的小溪通常在路的一侧,有水的一侧没有大门,云盖寺古镇的小溪在路的中间,路两边都有大门,木质的建构高高的白色防火墙,有零星的小店还开着门,太热想要买冰淇淋找了几个才买到,中午吃得不少,又因为热灌进去一瓶水,可看到了入口处的老酸奶,安然还是买了一瓶给我。

云盖寺古镇出来,打算直奔特产店,大包小包买了一堆东西,再次显得我的礼物不太走心。买了票还有一小时发车,这一次路过终南山亚洲第一长隧时,认真地计时,沾沾龙气,全程17分钟。

重新回到西安,穿过长长的街道进地铁站,去会和逛完碑林的烧饼,觉得长安不夜城很是不错,于是又逛了一遍,这一次,从头走到了尾,李世民的雕塑独自高高在上,跨坐骏马气势威武,恨不得要仰头90°才能一睹风采,下面的文成武将都低了好多,武皇的雕塑却只立在不过50厘米高台阶上,周围还熙熙攘攘的随从侍女,要看到面相恨不得要左突右绕。不高兴!

不夜城的最南边,开元广场,晚上有大型的表演,气势浑宏,抵得上以往看的那些实景演出,花车巡游大概也是从这里开启,虽然车子不大,但多少算是个特色,人群会跟随花车,短视频平台上,大概不少。

吃得太多晚上没有吃饭,街边买了烤红薯吃,虽然很烫,但并不甜,没有再去凑热闹看大雁塔的喷泉,等回到大雁塔附近时,表演已经结束,途径核酸点,为了第二天顺利前往洛阳,排队做核酸,这是我今年第二次付费核酸体验,偏偏前面拍了一对韩国母子,母亲可以申请二维码,小朋友却没有,工作人员只好加了微信,记下护照号,把小朋友的那一管单独记录,耽误了点时间。

再一次溜达回酒店,商量着明天如何去乾陵,发现相比之前的穷游,我们着实懒了很多,攻略懒得做,去哪里也很随性,晚上散步倒觉得住在大雁塔附近也还不错。

这篇还有另一个版本,可以结合着看:《华发已生 有生之年 不如见面?

紫菊若辛
紫菊若辛

评论已关闭。

Proudly powered by 紫菊若辛 |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紫菊若辛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