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方长-55

一周之后,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叶晓雪又回了一趟万山,补完了最后的镜头。导演倒是没有苛求,但叶晓雪回看监视器的效果之后,还是要求再来一次。

出事两周之后,去旁边的医院复诊,颈托可以彻底拿掉了,年初城市里出行变得很不方便,进出医院需要有核酸证明,医院门口的保安们总是气焰嚣张地指使病人和家属必须填着填那,查看各种证件,叶晓雪复诊之后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带着父母体验这些糟糕的经历了。

春节之后,二月的天气还是有些冷,情人节在元宵节的前一天。晚饭后出外散步,走到稍远的街心公园,有年轻的男孩女孩们守着一桶玫瑰在卖,10元一朵。

火红的玫瑰,虽然叶晓雪并没有特别喜欢玫瑰,而是喜欢平平无奇的蔷薇,可这样的节日氛围烘托下,还是默默在心里叹气,有人送花,除去在剧场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实现。转身回家时,一束粉色的玫瑰花束被递到了自己眼前。

叶晓雪一脸疑惑地转头,看到对方时脸又变得阴沉起来。花园远处一闪而过的,像是毛毛。从去了万山,叶晓雪就再也没有见过毛毛,父母去万山照看自己,说把毛毛送给了一个亲戚,回来以后叶晓雪想要去看,一直被叶绍国以各种理由阻拦,最强有力的理由是既然说了送给别人了,再去看岂不是让别人觉得要把毛毛要回来,人情不是这样做的。

“晓雪,情人节快乐!”温怀玉的笑容在这一刻看起来,很不顺眼,叶晓雪越过他的肩膀再次看向远处,是另一只金毛,虽然长得挺像,可毛毛的鼻子没有那么长。

“温医生,我到底要说多少遍,我不会答应做你的女朋友,你才肯放弃?”

“晓雪,你不要还没有开始尝试就下结论,你这不是没有男朋友吗?为什么不给我机会呢?”

“我不需要男朋友。”

“你看你又生气了。女人生气会老得快的。”看着温怀玉依然展现出他的“温柔”笑容来,叶晓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温医生,我有喜欢的人,虽然我们现在没有在一起。你可以忍受女朋友心里有另一个人吗?”温怀玉的微笑终于收了起来,认真地端详着叶晓雪的眼睛,好像想努力分辨出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心话。

“你也说了,你们没有在一起,那我就还有机会。”

“即便我们没有在一起,即便我父母不接受她,我也不会接受你,你听明白了吗?”

在圈子里遇到过不少人,动手动脚的有,借酒装疯的也有,可没想到自己遇到第一个死缠烂打的人,居然是毛毛的医生。叶晓雪打算继续转身走,但对方似乎在紧跟着自己,终于快要到小区门口了,保安室熟悉的门卫大哥出现在眼前时,叶晓雪紧张的心情才得到了一丝缓解,走进小区,他就进不来了吧。可没想到的是,温怀玉快步走到和自己并肩的位置,还伸手搂上了叶晓雪的肩。

“晓雪,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不要闹别扭了好吗?”声音不大不小,看起来根本不是说给自己听的,反而像说给旁边的人听的。叶晓雪厌恶又增加了一分,飞快地伸手推开了他。

“我说过拒绝了,你能不能不要搞那么多事情。”叶晓雪提高分贝的声音,吸引了门卫的注意,温怀玉却还是一副这不过是我女友在闹别扭的样子。

“叶小姐,你认识他吗?”保安终于走出了亭子,拿着对讲机关切地问了叶晓雪。

“不认识。”叶晓雪的声音低了下去,没想到这却被温怀玉再次利用上了。“认识的认识的,我是她男朋友,今天情人节嘛,没有买礼物她有点生气。”说罢又来伸手搂叶晓雪的肩膀。

“你在干什么!”黑暗的小区门口,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耳中,叶晓雪的心突然放了下来。温怀玉看到叶绍国铁青着脸站在不远处,旁边还有刘影。大概也是晚饭后在小区内散步。

“叶叔叔,好久不见。”温怀玉心里一虚,走到小区门口,想要和叶绍国握手,门卫看到叶晓雪的眼神,把他拦在了门外。“不好意思,先生,不是业主的话,不方便进小区。”

“我认识业主的啊,他们刚才不是还和我打招呼么?”面对保安,温怀玉一下子丢掉了自己伪装很久的礼貌,恶狠狠地说话。

“我们不认识他,如果这个人再出现在门口,麻烦保安把他赶走。”叶绍国的声音里藏着很多的怒气,但言语中却完全隐藏了起来。叶晓雪乘机赶紧进了小区人行道的门,自动门关上的那一刻,心才安定下来。一家三口默默走回楼道。

“这就是你们看重的人,还想努力撮合我和他?”叶晓雪在路灯昏暗地小区步行道上,清晰地说了一句话。叶绍国和刘影,都默不出声。叶晓雪喜欢狗,温医生是宠物医生,本来以为这会是一个不错的组合,每一次温怀玉在宠物医院见到,也都表现得彬彬有礼,还经常主动帮忙把重的东西搬到电梯口。可没想到私下对着叶晓雪的时候,是这种样子。

回到家里,叶晓雪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看到搬进自己房间的那个展示柜,从父母住在这里知道了这些东西有一部分是夏栀送她的,就觉得极其碍眼,叶晓雪在他们私自把一些东西藏起来之前,赶紧整个柜子都搬进了自己的卧室。

打开柜门,拿出那张拍立得合照端详,夏栀,好像从来没有强迫她什么,就算是最后一次来商量不要分手,说的也不过是“我从来不擅长强人所难。”再想一想,当初自己也算是如此死缠烂打吗?假装喝醉在房间门口强吻了人,后来又突然把人推到在床上,笃定独身主义的夏栀,是否也有觉得对方死缠烂打的厌恶。

大年初六从万山回到浦亭,夏栀觉得这是过得最累的一个春节假期,通常情况回家,都是坐着等吃饭,坐着车一起出玩,可这一次不但熬了几个大夜,还被拉着陪时光打了几天麻将,坐得腰酸背痛。

因为带着毛毛回来,高铁是没法坐了,自己的车子卖掉了,只好找了一辆表弟不怎么开的老车子,胆战心惊地开回来,等过几天他来浦亭时再开回去。也因为毛毛在浦亭的家里,夏栀本不知道要如何去燕都工作,没料到浦亭的疫情忽然就飞速蔓延起来,整个城市出入都开始渐渐卡紧,要求如非不要离开。公司还算比较人性化,行政邮件通知无法返回公司的人可以申请居家办公,提交日报和周报即可。

夏栀之前就曾经经历过不短时间的远程工作,适应起来倒是很快,没有人不停让她参加各类临时性的会议,效率反而提高了不少,就算被临时拉进一些线上会,也可以静音当背景音,知道项目的大体流程即可。只是又回到了还躺在床上就开始处理app里的信息,大部分的线上会议不需要露脸就直接睡衣全天。

没有听到小谷说他们到底何时会来接回毛毛,夏栀也不好多次主动去问,只好凭着记忆给毛毛买狗粮和零食,商家常常买二送一,又为了满减搭上了一些玩具,阳台渐渐被毛毛占据。艾云不时地来约她喝咖啡,叮嘱她要开始买点东西,万一小区封闭才好应对。夏栀也都慢慢开始在线下线上买了一些东西,原本空荡荡的冰箱塞了七成满,每天都在发愁若是突然被叫去燕都上班,这些东西和毛毛怎么办。

又是一年惊蛰,正巧赶上了是周末,艾云和小谷跑来家里火锅,若是要夏栀做饭,这一餐多半就约不上了,但是夏栀一直很喜欢在家里吃火锅,自然也就没有异议。网上定了有大堆食材,又去附近的菜场买了些蔬菜,又去肉铺给毛毛要了一根大骨头,回到家没多一会,艾云和小谷已经抬着咖啡杯站在楼下了。

“帮你带了旁边口碑很好的咖啡。”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夏栀和艾云抬杠从来都没有过嘴软的时候。

“切,好心当驴肝肺。”

进了门艾云和夏栀在厨房里准备,小谷和毛毛玩了起来,拍了不少它玩球的视频。午餐吃完,两人携手去逛街,剩下夏栀一个人收拾残局。刚走了没多久,听到人敲门,大概小谷这个家伙又把什么东西落在自己家了,夏栀应着来了没有看猫眼,直接打开了门。

叶晓雪站在门口,头发遮住了一侧的耳朵。

夏栀记得,那脸上的疤痕应该是在那一侧。脑子里突然想起了那首歌——《好久不见》。

【你会不会忽然地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如今不是咖啡店而是自家的门口,但这忽然的出现,还是让面对面的两个人愣住了。一动不动地互相站着,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几乎一年时间没有见,夏栀的反应很平静。叶晓雪却觉得自己的指尖,在袖子里微微发颤。她在午饭后坐在沙发上刷手机,忽然看到小谷和毛毛玩耍的视频,朋友圈的视频只有15秒,再三确认是不是毛毛,又观察了周围的环境,虽然有些不一样,但她还是看出来了,那是夏栀的家。

难怪每次说要去看毛毛,老爸总是一副生气的样子,老妈看上去也很想念会撒娇的狗子,但眼神里却是害怕叶绍国发火的样子。

假意说自己要去趟超市,买点东西,叶晓雪快速下楼开车来到了夏栀的小区,依然是这个熟悉的小区,依然是这个熟悉的地库,依然是没有修改单元楼密码的大门。

“正好,我还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可以把它领回去。”

“小栀,你为什么要收养毛毛。”

“是因为它,不是因为你。别自作多情了。”

“可是,你怕狗。”

“当初住在对面,你也没在意这一点,不是还把它托我照顾么?”夏栀说这话,拿起了外出的牵引绳,套在了毛毛的身上,又扣好了绳子,站起身来递给了叶晓雪。“慢走不送。”

傻狗子一脸兴奋,以为主人终于回来了,穿上外出的背带扣上了绳子,大概只是一次熟悉的外出游玩吧。叶晓雪看着它吐着舌头一脸兴奋的模样,完全没有感受到被轰出门的落魄来。无可奈何,叶晓雪只好接过了绳子,在电梯里,叶晓雪甚至希望电梯又困住了,自己可以再找个借口给夏栀打电话,可是没有,她们很顺利地抵达了B2层,灵魂出窍一般开车出了地库,发现小区里的车都堵在路上。

谷羽:关键时刻还得靠我。

艾云:你是真的很多事,不过这主意是我出的吧。

夏栀:你们又合谋算计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