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方长-56

再一次打开门,夏栀恍惚而又疑惑,看到叶晓雪再次出现,眉头皱得更紧了。

“不是我真想回来,你的小区,不让出了……”

看着毛毛可怜巴巴的眼神,总不能把这两个家伙真的丢到地库车里不闻不问,夏栀让开了身体,让毛毛进来了,它倒是很熟练地直接进了门口的卫生间,等着擦脚。

周末夏栀的晚饭吃得比较早,又一次在这个屋子里吃火锅,毛毛也还在脚边,啃着给它专门带回来煮好的大骨头。两个默默吃东西的人,除了在准备时叶晓雪去厨房间问了一下要不要自己帮忙,就没有再有过对话。

默默吃完,收拾了东西,放到洗碗机里开始运行,夏栀换了一身运动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叶晓雪,还是一句话没有说,开门出去了。叶晓雪猜测她下楼跑步。可没过十分钟,就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

“只跑十分钟?”

“被轰回来了,说居家时间要做到足不出户。”放下钥匙的夏栀还是保持着面无表情,就算是第一次见到她时,虽说也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不算冷漠,这奇怪的感觉让叶晓雪端详起夏栀来。

一年多没有见,上一次虽然也站在她面前说过话,但因为心思全在自己的小算盘上,根本没有好好看过她。皮肤有些暗沉,虽然一向不太注重保养的夏栀,很多时候连防晒霜都懒得擦,但也很少出现暗沉的脸色。相反,与其他的万山人相比,她算是皮肤白皙的类型,据她以前说自小到大就被周围的人说皮肤像父亲,很白。叶晓雪没有见过夏栀的父亲,但见过母亲,以她母亲的肤色,叶晓雪不得不承认,夏栀肯定像自己的爸爸。

最明显的区别是,眉间出现了隐隐约约的两条竖痕,川字纹?夏栀比自己还小一岁,居然在一年不见的情况下,出现了川字纹。这一年来她经常在皱眉吗?

发现叶晓雪在盯着自己看,夏栀转过了头,抚摸着毛毛的头,毛毛站在门口想要每日的出门遛弯。“现在不可以出去,有人在巡逻的,我们晚一点再下去遛好吗?”

“对了,我问了问,目前说的是封闭两天,周一上午应该可以出去的,你到时候就可以回家了。”

“嗯。”叶晓雪意识到她借口下去跑步,除了打卡每日锻炼外,还是去打听消息了,不相信自己说的话吗?

“这两天就将就下吧。”

“睡……沙发吗?”

“不然呢?”夏栀的语气毋庸置疑,好像并不会有什么其他的选择。

“好。”

空气里除了电视机发出的声音,再无声响。夏栀在书桌上抱了自己的电脑和一大堆书进了房间,关上门。接近八点时又出来阳台上取了瑜伽垫。

一个小时过去,夏栀穿着加厚的卫衣出来,头发丝上还挂着汗珠。先去阳台上看了看外面,扩音喇叭的声音也听不到很久了。看着在门口摩拳擦掌的毛毛,拿了一件外套,带着毛毛出了门。

门一关,叶晓雪放松下来,想着当初有一件睡衣一直留在夏栀这里,不知道还会不会在,进了卧室打开常用的几个柜门,一眼望去没有自己想找的东西,床头柜她经常不怎么用,叶晓雪打开看了看,发现了一个以前没有见过的东西,装在绒布袋里,打开绒布袋看了一眼,豁然明白是夏栀给自己买的玩具。

最后打开了以往放被罩床单的柜子,一眼看到压在最下面的那套睡衣。夏栀曾经说,在她出差时抱着睡会睡得好一些的那套睡衣。回到客厅,打开电视柜下面的抽屉,熟悉的感觉回来了,抽屉里不但放着各类卫生巾,还有一次性内裤,有时候需要长时间出差,洗衣服不太方便,夏栀会懒得带很多换洗的衣物,常年都备着这些东西。

就两天,用掉一些她的库存应该不会介意吧。准备好了东西,叶晓雪乘着夏栀外出快速地洗好了澡,又坐回了沙发上继续看电视。很快回来的夏栀和毛毛,一起笑着进了房间。

看到叶晓雪已经换好了睡衣坐在沙发上,也没有说什么,去卧室里找了一床被子和一个备用的枕头,放在了沙发上。叶晓雪看了一眼枕头,不是自己习惯的那个。

“小栀。我能用床上那个么?”夏栀腰不好,对床品一向要求很高,床垫和枕头都是试过了很多品牌以后买的,就算叶晓雪家里主卧的那个,当初为了迁就夏栀的睡眠,也都是她选的。叶晓雪不得不承认,她选择的床品睡起来确实好很多,如今自己的颈椎刚刚好,需要额外的支撑,夏栀床上的那一套应该和家里的枕头是一模一样的。

“嗯。”

“我最近颈椎刚恢复,不是故意找茬。”

“我知道。”

“你知道?”叶晓雪燃起了一丝小火苗。

“看到的新闻了,你演戏的时候受了伤。”夏栀暗自捏了把汗,差一点说漏了嘴,说到底她依然不希望叶晓雪知道,自己曾经去万山的一院里看过她。

重新把床上的枕头拿了出来,放在被子上,知道她睡觉很轻,又给她准备了习惯用的耳塞。夏栀也去洗漱准备睡觉了。叶晓雪却频频走神,看着是在看电视,思绪却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人生,无非不是生离就是死别,时间长短而已

又想起了在昏迷前一瞬,占据脑海的这句话。“不是生离就是死别,就不能一起过完一辈子吗?”自己嘀咕这句话时,恰巧碰上夏栀从卫生间里出来,拿着毛巾猛擦头发的样子,把叶晓雪拉回了几年前,她喜欢看夏栀充满少年气息的样子,不在意这样会损伤发质。

“所谓的过完一辈子,不也是死别吗?”夏栀边擦头,边接上了她的话。

嘭咚!一声巨响在在叶晓雪的心脏和脑子里同时剧烈地炸出声来,震得她支离破碎。

就算是在一起,也是死别吗?

一夜都睡得不算太好,爬起来时腰疼无比,相比于床来说,沙发实在有些软榻,无法支撑住腰肌,好在用了习惯的枕头,颈椎倒没什么反应,周日的一天依然在悄无声息中度过,除了早晚饭夏栀出来做和吃以外,就再也没有现身,而且出来也都穿戴整齐,不像叶晓雪全天都穿着睡衣,肆无忌惮地把内衣丢在沙发上。

中午叶晓雪见她迟迟不出来,自己去厨房找了点东西,敲门问她要不要吃,可以一起做。隔着门回答周末她都只吃两顿饭,叶晓雪做自己的量就好了。

再后来一次交谈,是毛毛又在黑夜里下去遛弯回来后。

“出了新的通知,明天只开4小时的门,我会去这边的办公室取一些东西,再去超市。你就自己带毛毛回家吧。”

“嗯。”没有丝毫的挽留,也没有丝毫的感情。叶晓雪虽然料到了,还是有一些失落,同在一个屋檐下两天,两个人没有任何的进展,叶晓雪不想要再主动了,夏栀却几乎没有主动过。

“毛毛的狗粮什么的,你要是觉得用得着,也可以都带走。”

周一一早本来想第一时间出去,可没想到小区的门口熙熙攘攘聚集了很多人,都在等着出门,夏栀觉得不如不要去急一时,问叶晓雪是否要帮她把毛毛的东西放在车上。叶晓雪觉得既然都已经做好准备要走了,不如就早些吧。

带着毛毛下了B2层,那个曾经夏栀一直停车的位置上,不再是她贴着神盾局贴纸的小型白色SUV。叶晓雪一直都知道夏栀很喜欢她的车,那次车祸以后一侧的车贴修车时被洗掉了,她又找了网上的店家重新定做了一个贴回去。

夏栀喜欢在属于自己的东西上贴各种东西,好像贴上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就被她标记了,是属于她的东西,而不是流水线上量产的玩意,有点小王子驯服狐狸的感觉,自己的身上,也曾经有被她印上的痕迹。

“你换车了?”

“那不是我的车。”

“你的车呢?”

“卖掉了。”

叶晓雪停住了脚步,上一次她有这种头皮发麻不真实的感觉,是夏栀告诉她,工作在燕都。

换了工作的城市,卖掉了自己的车。下一步,是离开这个城市吗?她从燕都搬来浦亭时,都是把车开了过来,没有卖掉。断舍离,要断得如此干净吗?

“房子,也要卖掉吗?”

夏栀听到身后的声音,才发现叶晓雪没有跟上来,毛毛也停住了,回头看她。身后的人眼眶里忽然湿润了很多,眼泪似乎顷刻间就要流下来。

“不知道。”夏栀躲闪起叶晓雪的眼神来,“我还去办公室和超市,就不送你们了。”把毛毛的狗绳递了过来,夏栀又回到了电梯间,全程都没有再回头,任凭叶晓雪牵着毛毛站在原地,看她消失在视线中。

坐在车里发了一会呆,毛毛蹲在副驾驶的脚垫上闷声不响,叶晓雪忽又想起小谷引述过慕容晓的那句话——那个人,走的时候从来都不会转身

下一秒,神奇的记忆又回来了,叶晓雪记得小谷说:“可是,我总觉得学姐是故意不转身的,如果知道肯定要走,转身了,还走得掉吗?

去找她!叶晓雪不知道夏栀的办公室在哪里,但她知道夏栀一直去的超市在什么地方。叶晓雪管不了那么多,先回去把毛毛重新拴在了夏栀的门口,叮嘱它乖乖看门,不要乱叫。开车出小区时,距离开门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可想而知回来时,大概也要排队进小区。

超市里人不算太多,叶晓雪戴着口罩,一边飞快地往车子里丢进采购的东西,一边四下观察,生怕错过了看到夏栀的机会。

夏栀:卖房子是大事,我压根还没考虑到。

叶晓雪:我对小谷的话理解得到底有没有误差?

小谷:你理解的没误差,但我猜想学姐的想法到底是不是对的?

OS:大雪快乐~惊觉今天要发两篇,忽然有点亚历山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