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57期:夜晚的声音 美得失真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出名要乘早

这个写的有点晚,看了好声音钟伟强那一期,觉得老人家唱得好,喜欢摇滚那么多年让人真心敬佩,也足够大气肯教人,但是无奈最后还是被淘汰,且淘汰之后没有导师抢人,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里就想起了那句著名的“出名要乘早”。原话似乎是这样的:“出名要趁早呀!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如今确实晚了的话,不但不会有快乐痛快的事情,导师还会说,我希望你还是可以提携后辈。

出名晚了,即便再优秀再努力,也抵不过那一句“提携后辈”。可是他不也缺这样一个成功的机会。如今的娱乐节目看来真的是如同嚼蜡,你一眼就可以看出最终谁会晋级,因为好包装,因为有市场之类的特征都太明显了,这世上又有几个人不知道的?如今接了很多代言,成天在电视上混的那个,又有哪一个代言是凭借自己的好声音?

辛吉斯算是出名早的了,16岁红遍全球,30多岁就入驻名人堂与无数前辈比肩,但是那又如何?眼看着她玩票复出打女双,首轮就被淘汰,也不过那句抵不过后辈。

 

2、相信

《少有人走的路》,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买这本书的原因大概是多年以前小莫读书的节目里介绍过,买来一直原封不动的放在一边,最近收拾东西,才想着要把三四本书看完,以便可以在回家的时候带回去放在未来房子的未来书架上。

躺着看了半个小时的书,然后关灯听了一个半小时的节目,我还是忍不住开灯开电脑起来写博客。只是看了第一部分,四分之一而已,一边看,一边对比自己,有些多少可以做到,有些确实也一直都是我的业障和梦魇。直到看到那句强迫自己疏远所有人,因为他们是不值得信任的。然而你总是要愿意去相信,这世间有一些人是值得信任的。

相信这个词,我一直都不敢去提及,仿佛只要一说出口,这个词本身的意义就显得俗了。而实际上它并非如此,我也并非没有相信过别人,只是在有限的经验中,似乎不得善终者居多,这大概也需要我自行检讨,毕竟我也知道这多半归结于我本身的原因,我总是太过于追求真心换真心,以至于让别人觉得,不就是做个朋友么,何必搞那么繁复复杂。这大概会是我一直都偏执的地方,不知道何年何月,何时何地才可以辟除,要如何修整更新这片地图,我依然没有找到方法。

 

3、情绪

今天有人问我,哦,应该是昨天晚上,你好像没有情绪低落的时候,一直都很亢奋的。写博客的时候,大抵也算是我情绪低落的时候,我不说话,我自言自语如同疯子,只是希望可以把情绪的负面影响减低再减低,把那些脑海里面有的没的想法尽量辟除干净,以便可以在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恢复正常。毕竟不是身边的所有人,都可以忍受我的情绪起伏,可以怀抱我的情绪化,因此,找到一个可以包容我情绪的人,对我来说真的是三生有幸。

2007年春节后的第一期节目,听到一个不常放的片花,不常放到我几乎不知道它的存在,来自于夏宇的诗《冬眠》,似乎刚好可以反映出之前在一个莫名八卦贴中无意中印证的观念——这个世界是灰色的。

 

我只不过为了储存足够的爱

足够的温柔和狡猾

以防 万一

醒来就遇见你

我只不过为了储存足够的骄傲

足够的孤独和冷漠

以防 万一

醒来你已离去

了了的片花可以听这里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wEaY0ovAVNQ/

 

4、人来疯

难得的在工作日的晚上约了人打球,对手是谁并不重要,我只是很享受站在球桌前面的那些分分秒秒。我曾经以为我所有的自信都是来源于我的乒乓球,直到某人严肃的回答我谁告诉你是全部来源了。

我喜欢有人看我打球,熟悉的人也好,陌生人也好。观众越多的时候,我人来疯的发挥就会越好,比如这一次我在几个月没有摸拍的基础下还是打出了那么两三次自己握拳高呼的球。我喜欢在乒乓球室的时候会有人走过来说,我能不能和你打两拍?

 

5、数羊

3和4的跳跃还挺大的,不过这就是真实的我,一秒在塔尖,一秒坠入地下水管。原来真的是有一首歌叫做《数羊》,虽然节目最后听到这歌的时候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几乎可以和那首非著名的《头上的包》相提并论了。

突然爬起来写博客这事让我想起很多年前喜欢的coco《过完冬季》里唱到的“象认真的孩子 写完日记才能够 安心得到梦里”。

希望在写完这篇博客关灯上床之后,我可以安静的入梦。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