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陪葬

半夜出宫的夏云白策马直奔三皇子府,正巧赶上了守卫与三皇子家奴剑拔弩张对垒。府邸四周全是点着火把的兵士。夏云庭并未出现,但家奴们强势做派,似乎想要杀出一条血路,让他出府进宫。

夏云白的出现,让两相对垒的人群有了些许的松动,固守府邸外围的正是之前夏云白负责收编整顿的分部,为首的将领看到夏云白连夜赶来,急忙跑来回禀情况。

“刚刚得令,今日无人可出三皇子府,若有一只鸽子飞出,都必定射杀。”

本还为自己围困三皇子府心惊胆战的将领听闻,松了一大口气。

“找他们的人传话,我若能进府见一面三堂兄最好,若是不行,就让传话的人来见我。”

走进府邸的夏云白,在黑暗里看了看这个自己也曾饮酒言欢的院落,一将功成万骨枯,曾经京城中最热闹的府邸即便在黑暗的掩盖下,也难藏破败。

“云白,今夜来所谓何事?”夏云庭久居天牢,竟然还保持着他原本皇子的气概,令夏云白很是意外。

“不瞒三堂兄,弟弟这一次来本无需见您,可……还是想来劝劝堂兄。”

“哦,如此倒是本王估算错了,云白,乃一名说客。”

“今夜堂兄势必无法出三皇子府了,不如就与弟弟对饮如何?”

“不会的!姑母还要靠我一同拯救曦将军,不会就如此素手就擒的。”

“堂兄愚钝,曦将军本就是推五堂兄上位人之一,她连姑母都瞒住了,就是为了明哲保身,舍掉您和南宫大小姐,保住自己和齐侯府顺理成章,更何况,琪妃娘娘背靠皇上,又怎么会不为自己求得保命遗诏。”

“她未有子嗣,后宫中未有子嗣之人,当陪葬。若是琪妃娘娘不知道此惯例,姑母难道也不知晓?”

夏云白想起刚刚在宫内见过南宫曦,她的脸上平静如初,似乎并不知晓此时,虽然与皇上的大礼已成,但入宫之处皇上就病倒众人皆知,难道迎娶进宫最终的目的不过是为了……陪葬?生时不能占有,就一并带入往处?

“这……实在不是我可以管得了的。三堂兄不如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不觉得你们其实什么准备都没有吗?就凭你这几百府兵,难道可以冲破围困的军士,打入宫中?”

“姑母一定还留有后手。”

“姑母在宫中早已自顾不暇,待明日昭告了天下,她都不知到底要去往何处,又哪里有功夫管你。”

“四皇叔曾经的部下们,都悉数听命于她,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那些部下,如今正围着你的府邸,是姑母亲自请父王代为收编的,你到今时今日都还看不清楚时局。安稳些,待五堂兄登基时,求个流放,莫再回天牢方是上策。”

自己寄予厚望的武装力量倒戈相向,这个消息让夏云庭更加疯魔起来。“不可能,不可能!我一定还有生机,我是天选之子,一定可以荣登大宝!”夏云白退出了堂,听着夏云庭的高声呼喊越来越远。

这一夜,会是很多人的不眠之夜。

翡翠宫内,夏暖烟倒表现得毫无波澜。从被请出皇兄寝宫那一刻起,她反而有一种千斤巨石终于卸下肩膀的感觉。南宫曦没有被请出去,反而因为她的一句话,自己可以回到翡翠宫内安歇,这让夏暖烟更加欣慰,这意味着即便自己此刻失势,也并不会牵连到梦儿,此乃好事。

“娘娘,咱们是不是要做点什么准备啊?”飘花急得团团转,从未见过如此阵仗,何曾有禁军押送自己回宫,又把翡翠宫围得水泄不通。

“没事,梳洗休息就好了,若宁若秋他们呢?”

“下午听从娘娘的指示,下堂之后就送去了东方将军府内,罗公公亲自看他们进去的。”

“嗯,那就无事了,快去准备梳洗吧,本宫也累了。”看着飘花走出,屋内恢复了宁静。

一夜无梦,到了早上方被窗外熙熙攘攘的声音吵醒,仔细听了听,似乎有梦儿的声音。唤了飘花进来,细问知道自己没有听错,不过同她一起来的,还有禁军的统领。

刚刚洗漱完,便见人闯了进来,看到夏暖烟脸上的神情缓和下来。

“暖烟。”梦儿脸上有些疲惫,更多的,是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关切。“休息得好吗?”

“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倒是你,怎么如此疲惫的模样。”

“昨夜城中还是有几处争执。”

“那也不是你该处理的事。”

“自然,我的心思也不在那些旁的事情上。暖烟,今日之后,怕是要受些苦。”

“自然预料到的,一直谋划着,既然昨日决心走这最后一步,自然是料得到这境况的。只是……未能保梦儿周全。”

“最后一步?什么最后一步?”

“上位者,又怎可能手脚干净?”

“皇上也提到这句。”

“他提过?那便难怪了,还是棋差一招啊。”夏暖烟抬头看了看依然站在门口的南宫曦,“从大婚之日起,便在日常饮食汤药之中加了些东西,让他无法痊愈,不过是为了梦儿有娘娘之名,无夫妻之实。古人诚不欺我,关心则乱,竟然忘记了这偌大的皇宫里遍地都是皇上的耳目,我又怎么可能做到毫无痕迹地弑君。”

“早知今日,梦儿就不应该与暖烟置气,嫁到这皇宫来。”

“你也是为了保护我,无需责怪自己。”

“暖烟知晓?”南宫曦从未与任何人说起过,自己进宫不过是为了能多求一份丹书铁卷,保暖烟平安。

“你梦里不是都说出来了吗?好了,今日来找我,也不是为了说这些吧。夏云赫打算我去宣布吧。”

果然什么都瞒不住她,宣布之后暖烟就要出这宫墙,南宫曦想起自己去过一次的四王爷府邸,满目凋零人丁稀少,自小便前呼后拥的夏暖烟也要落得如此下场吗?最遗憾的是,宫门一锁两人再见不知要到何时。

虽然昨夜监国之责就被人夺了去,但在外朝看来,夏暖烟依然是这帝国最重要的一份子,宣布先皇已去,自己交权,之后呢?软禁,天牢,怕都还算好的。

赐死,可能性更大些。夏暖烟又抬头看了看朝阳斜射下的南宫曦,年轻,朝气蓬勃,刚刚开始自己的人生,搅入到这皇家世界来,怕也要落得个孤苦伶仃的下场。

宫内未有子嗣者,陪葬。若是能够一起去那黄泉碧落,倒也不失为一种白首。只是自己的身份,怕是进不去皇家园陵了,梦儿,多半是要进帝陵的。

生同寝,死同穴,夏暖烟忽觉得原来这个一直以来被自己嗤之以鼻的古老礼法,原来是两情相悦的最真实走向,如今却变成了一个奢望。

最后一次站在勤政殿高耸的石阶上,身穿白色朝服的夏暖烟当中宣旨——先帝久病未愈,于昨夜崩,尊遗诏,五皇子德才兼备,拥立为新帝,三日后登基大典。

三万生的鸣号荡漾在皇宫上方,夏暖烟又回到了幼时,如一个天成无暇的精美器皿,站立在前,供世人观赏。这一次没有停留多久,同样穿着白色素服的南宫曦站了出来,扶着她离开了仪式现场,留下还在不断叩首的人们面面相觑。

当天晚些时候,一顶黑色的轿子没入夜色中,从即将关上的宫门处快步溜出,带领着一小众人直奔北市。

重新回到长公主府,也不过是几日未回,却早已经时过境迁,夏暖烟并不知晓,自轿子出宫门之际,便有一队护卫静静远远跟随,待长公主府的侧面掩上,队伍中的人方四处散去,在夜合街上来往巡逻,提防闲杂人等。

三日后的登基大典,夏暖烟并未出现,倒是七王爷风光无限,终于站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令人称奇的是,未有子嗣的南宫曦又换回了将军服,也不再站在后宫妃嫔之中,而是站回了南宫将军一家行列里。

新朝新迹象,那些老臣子们还停留先帝驾崩的伤心情绪里,年轻的臣子们却已经开始彰显出飞黄腾达之意,已经着紫红色朝服的田大人,便是其中之一。

“曦将军可在变天之际自保保人,可真不愧为我朝独一份的一品将军,果然好手段。”

“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不过几月不见,田大人已经是二品重臣了,本事远在本将之上。”

“拥立新朝,讲的就是一个赌局,既然将军与我皆赌赢了,他日还期待联手为国家效力啊。”

“田大人褒奖了,效力当属自然。”拱手拜别后,南宫曦迎上了夏云白疑惑的目光,就连回朝参与登基大典的南宫将军和南宫珺,也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南宫家与这些新晋上来的官员们素来没有什么交集,若是军营中的将领们,还可看作曾在曦将军府共同交涉,但田大人并无瓜葛。

“三姐?你这是要随我们回府?”

“先回去看望母亲吧,稍后我会回曦将军府,军营暂不会去,余饵、孟逹、庞冲等人你转头吩咐一下,何人留守京中,每五日由偏门来曦将军府。”

“知道了。可你琪妃娘娘的身份,如何出宫回府?”

“先帝遗诏,不过……我用它换了一个人的安危。”

OS:我阳康回来了……大家新年快乐~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