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方长-67

门刚一打开,预想中的那个身影就扑进了自己的怀里,夏栀艰难地隔着人伸手把房门关上。叶晓雪似乎没有要放开的意思,也没有往里走,夏栀只好站在原地任由她抱着,小小的呜咽声在耳侧绵延不断,忍不住把一只手掌覆上了叶晓雪的后背,轻轻拍起来。

保持着一个姿势站立了20多分钟,夏栀的腰开始隐隐发紧。

“好了么?我要开始腰疼了。”

呜咽的声音安静下去,自己的后腰被两只手抱住,曾经无比熟悉的指尖隔着衣服一下子找到了常日里会酸疼的部位,随后而来是轻重适宜的按压,麻苏的感觉,酸疼瞬间被缓解。夏栀恍惚起来,好像这几年分开的时间不过是一场梦,叶晓雪不过是下楼遛了个弯,一切都一如往昔。

以前,叶晓雪也这样扑到过在自己怀里,在两人出差或者进组,长久没有见面以后,叶晓雪会以这样的方式迎接自己。每天她扑在自己怀里,夏栀喜欢摸着她的后脑勺,一下一下贴着她的头发,顺到她的脖颈,让夏栀安心下来。

“想想,你这样好像毛毛啊。”

“什么?”

“要时时刻刻寻求关注,喜欢黏人,一只标准的狗子。”

“只是喜欢黏着小栀。” 叶晓雪蹭了蹭她的脸颊,带着些奶膘的脸颊碰上去很柔软。

“那我呢?像猫猫,还是狗狗?”

“你?像刺猬。”

“刺猬?那这么抱着不戳吗?”

“小栀在面对我的时候,会把刺都收起来的!”叶晓雪双手捧着夏栀的脸,轻轻地揉起来。

不知道站了有多久,叶晓雪听到了夏栀咕咕叫的肚皮。

“你还没有吃饭?”

“嗯,刚要做你就来了。”

“那我给你做吧。”叶晓雪迅雷不及掩耳钻进了厨房,夏栀实在抽不出空去管她,顺势趴在了沙发上,轻轻吐出一口气。不过十多分钟,就听见叶晓雪喊她吃东西了,艰难爬起来,餐桌上放着一碗面,品相不算太好的荷包蛋放在上面。

“就这么糊弄我?”

“后天不是你生日了么?当提前吃寿面吧,辣油已经给你放好了。”

“我都不过生日的。”夏栀说完这句话,恍惚觉得这场景也曾经出现过,刚刚认识两个多月时,也是她敲门递给了自己一碗寿面。这几年,难道真的是一场梦?

“我好久没有做寿面了,不过应该不至于翻车,而且小栀从来不挑剔的。”

“生日,可以提起过的吗?”

“如果不能当天,提起总好过推后吧,反正浦亭的习俗是这样的。”

还是饿了,夏栀飞快地吃完了面,味道其实还不错,只是夏栀不算喜欢面食。进厨房收拾,只有三两个碗,手洗好了。叶晓雪靠在门框上看着她。

“毛毛,安顿好了?”

“嗯,找了个地方。”

“夏栀,我只剩下你了。”

洗碗的手停了片刻,“你还有爸妈呢。”

“他们没法陪我一辈子。”

“如果是这个问题,谁也没法陪谁一辈子。”

“也倒是,我就没有参与你的前27年。”

把洗好的碗放在沥水盘里,夏栀擦了擦手,转过头看着叶晓雪的眼睛,一种严肃的语气和神情。

“叶晓雪,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从父母家里出来,开车回家的路上想到要回到空无一人的房子里,叶晓雪直接就调头去了夏栀那。没有想到在小区无法进出的日子里都安然无恙的毛毛,会在一切逐渐正常起来后,忽然病倒,虽然年纪摆在那里,可总体而言毛毛是一个健康的孩子,相比三天两天进宠物医院的朋友家崽子们,毛毛只是那一次白内障手术比较严重。

父母家早就装修好了,被困在叶晓雪家里就当是额外增加通风时间,能够让房子里甲醛散发,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今叶晓雪的家里,真的“空无一人”了。

待走出了夏栀的家,叶晓雪才反应过来,明明是这个人背着自己去结婚,虽然那个时候她没有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但也没有拒绝什么,怎么到头来,还变成她能够那么有底气地说,不会再相信自己了。

看夏栀没有要留人的意思,叶晓雪也只好说自己该回家了,换来的是一句“小心开车。”打开门黑暗瞬间席卷了叶晓雪,借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客厅墙上那幅蔷薇图显出墨黑色。阳台上毛毛最喜欢的玩具还散落着,那个能够装进它巨大身形的狗窝,也安静地留在原地。

睹物思狗,原来也和睹物思人一样。在近半个月吃完饭帮父母进厨房间收拾东西时,叶晓雪每次拉开那巨大的洗碗机,总是想到夏栀。她皱着眉头看叶晓雪放盘子碗和锅时的一筹莫展,叹气让她走开自己来处理,为了省电费,叶晓雪都要定时到夜间十点以后开洗,夏栀会在机器开启运作之前,把一天喝水的水杯也一起塞进洗碗机。

那个菱形波纹的圆形玻璃杯,在两个多月时间里再一次成了叶晓雪的专属,每天早上从洗碗机里取出干净的杯子,总让她十分开心。那个送给夏栀的“作家”杯子偶尔出现,夏栀似乎并没有这些执念,柜子里拿出哪个就用哪个,拥有那么多杯子的她要随手轮替一遍,“作家”杯子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

持续几天的失眠,叶晓雪睡不着的时候还是闲逛网上的app,在分析感情互相取暖的分组里,一个分手的帖子,叶晓雪看到一句话——再喜欢就不礼貌了。我总不能像个要糖的小孩一直追着你跑吧。这帖子的回复还出现了一句叶晓雪从来未曾想到的句子——一直敲一扇不会开启的门是没有礼貌的。

礼貌?叶晓雪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一层,她想要的是夏栀,想要站在她的身边,她全力去争取,知道夏栀不太主动,她就做主动的那一方,可是她真的搞清楚了夏栀要的是什么吗?那也曾经是一扇不想要开启的门,只是不耐烦了她持续地敲打,才裂开了一个缝吗?

“如果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100步,别的人会说,只需要女朋友往前走一步,让我知道她的心意,剩下的99步可以我来走。可我不喜欢这样的方式,如果我们之间的距离是100步的话,希望我走50步,你走50步,这样我们就可以汇合在一个合适的点上,没有谁付出得更多,没有勉强,没有硬着头皮。”

黑犬的这一段话和夏栀观念很像,叶晓雪意外获得了另外的角度,如果两个人的关系是100步,当初叶晓雪以为自己拼命走过了99步,就可以让两个人的关系圆满,是因为她以为夏栀不主动,所以只需要走一步就好,这样的预设立场让叶晓雪蒙蔽了双眼,此刻再回头想,艾云和小谷和她私下的某些闲聊,其实表明了,夏栀不仅仅走了一步,而是可能走出了——10步。

原来走过了,也是一种错过,擦身而过。

夏至日,在追的美剧似乎都没有更新,夏栀想起了多年前朋友安利的一部戏,点开第一集,扑面而来的30+主题,从一场生日开始,Timing,夏栀又一次体会到老天的用意,会让一个人在合适的时间,遇到合适的人和事,剧情里不满意的现状,无法脱离的惯性,突然爆发的冲突,仿佛和自己的生活一模一样。

一不小心看到了深夜,夏栀下了很多次决心,看完这一集就去睡觉,可又忍不住一集又一集地看了下去,直到迎来了一个冲击性的结尾——

如果你有一次重来的机会,你会选择在什么时候重新开始?如果你最后只有一次机会,只能和你喜欢的人说三句话,你会说什么?和谁?

美剧里那个胖胖的男人在教帅哥追人,坐在电视机前的夏栀,也在脑子里推理主角到底会选谁,默默期待那三句话到底是什么?按照夏栀的推演,他会回去找那个不算漂亮,但很有才并且刚刚擦出火花的编剧,而不是那个金发美女演员,可剧情急转直下,帅哥主角在对方的鼓励下,下一秒就走上了打车的路,来到了一个从未出现过的门前,敲开了前妻的门。

笃爱记台词的夏栀甚至没有记住那三句话究竟是什么?

叶晓雪。脑子里毫无预料地出现了这个名字。原本以为这部剧给自己的冲击是来自于30+的日常生活,剧里的职场情节也逐渐治愈了夏栀,在这个无法回到燕都办公室里的日子,她眼看着自己在办公室的职责被另一位天天跟在领导身边溜须拍马的人步步瓦解,很多项目甚至要等这个不太专业的对方来汇报和批准,心里不免憋屈。

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剧情还讲起了感情生活,尤其是已经逝去的感情。最后一集播完,电视停留在播放器空白跳回的画面,深夜里整个房间陷入一片静寂。呆坐在沙发上的夏栀,皱着眉回忆着这部剧的种种情节。

“都说了叫你不要老皱眉头了。”

房间里没有叶晓雪,为什么会出现她的声音。夏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眉心,川字纹,出现过就无法抚平吧,和感情里的创伤一模一样。

【明天周末,陪我去逛街怎么样?】

【现在这情况逛街,不怕被困在商城里出不来吗?】艾云看出夏栀没有拒绝。

【那就找一个半室外的那种商城。】

【要买什么吗?】

【就是好久不见了,想见见你呗,F商城,怎么样?】

【都可以。】

【那明天见。这么晚,还没有睡?】

【刚看完一部剧。你也没睡?】

【刚处理完事情。】

【嗯。】

夏栀:为什么这几章那么混乱?都要分不清楚梦境、现实和回忆了。

叶晓雪:人的思维本来就是胡乱窜的,控制得了算你厉害。

OS:以上也是我码字的感受,根本控制不了流向。虽然但是,今天偶然间写出了一句个人很喜欢的句子。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