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方长-68

和往常一样,夏栀会提前一些抵达相约的咖啡馆,找了个露天空座点了喝的,看人来人来,车来车往。等面前的椅子有人拉开,回过神来正想吐槽今天居然不迟到了。看见的是叶晓雪,穿着和第一次见面很像的白色T恤,微微露出腰来,牛仔裤包裹着细细的小腿,脚边卷起了两层,露出细嫩的脚踝,穿着帆船鞋。

“你好,认识一下,我叫叶晓雪。”

夏栀看着她伸出的手,四根手指并拢,大拇指微微分开,停在空中没有收回去的意思。夏栀看到四周射出了一些寒光,似乎在注意她的没有礼貌。

“夏栀。”伸手随意快速握了两下,看对方满意地坐了下去,“这是演得哪一出?”

“再见和过往都演完了,自然是演序章啊。”

夏栀不禁愣住了,只是一时心血来潮修改的剧名,居然被叶晓雪用在了这里。

“所以艾云约我逛街只是个幌子?”

“我这貌美如花的人约你逛街是幌子?夏栀,你这是看不起谁?”艾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夏栀一向很敏感别人的靠近,身边的人一旦挨近她的敏感距离,都会及时地拉开,叶晓雪的忽然出现,让她居然没有察觉到艾云和小谷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背后,又站了有多久。

“那请问你又是演的哪一位呢?”

“我呢,主要是不忍心丢下小谷一个人在家自己跑出来逛街,可是呢,如果小谷、我和你三个人一起逛呢,你就是个标准的电灯泡,白眼大概要翻上天的,所以才好心帮你找了一个伴,你居然不知恩图报!白费我一番心意!”

“这么多年,我可真是感激死了你的恩情了呢。”两个人一如既往地互怼,是叶晓雪熟悉的夏栀与艾云之间特有的死党对话,若是不知情的人,不知道会不会觉得这两个人马上要打起来了。

一起走在商场的大通道里,叶晓雪并没有把注意力特别放在夏栀身上,自顾自地观察两侧店铺的摆设,若是看到有兴趣的,就直接走进店里。艾云和小谷走在不远处的前方,小谷依偎着艾云,有说有笑,和叶晓雪夏栀两人形成鲜明的对比,夏栀觉得这种电灯泡的感觉明明更强烈了。

夏栀不说话,只是跟着走,本来也没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就算是进了自己喜欢的运动品牌店,也不过走马观花地去看看鞋子和渔夫帽。一开始是夏栀充满疑惑地频繁看向叶晓雪,发现叶晓雪不搭理她,也没有什么放在心上,自由地发自己的呆,变成一个跟着逛街的机器人,就连中午吃饭时,其他三个人都有说有笑的,只有夏栀一直沉默着,只在有人问她时才回答。就算是艾云,也感受到了她的不对劲,虽然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她多数都扑克脸+话少,但极少在艾云面前也不愿意多说话。

“学姐,你今天心情不好?”

“那么明显吗?”

“从见面到现在,你说了有十句话吗?”

“是谁惹你了?实在不行那个破工作不做了,你可以来帮我啊。”艾云和夏栀互怼惯了,也担心起这种状态来。

“确实遇到一些事情,但多半要我自己来解决。我只是不想降低自己的底线。所以难免苦恼。”夏栀不想过多地透露自己的事情,只能打哈哈过去,“话说,你们会觉得我生人勿进吗?”

“你?生人勿进?那就不会有叶晓雪了。你也应该一直在燕都,而不是来到这个无人认识的浦亭。”

突然被cue的叶晓雪就坐在旁边,夏栀耳朵红了起来,现在也没有叶晓雪啊,难道经历过就一直要记得吗?夏栀觉得并不算数。

“学姐,你们通知什么时候要回公司了吗?”

“明天的票,本来打算今天走的,那边好久不住,估计得收拾一阵,不过艾大小姐约了,我就只好改签了。”语气又变回了痞样,让艾云和叶晓雪都送了一口气。

明天,又要见不到面了吗?

散伙又被艾云安排了,以前是夏栀送叶晓雪,如今变成了叶晓雪送夏栀。一前一后地走去车库取车,看叶晓雪扫码付停车费,缓缓将车子开出地面。

“要不开窗吧,别开空调了。”

“好。”叶晓雪伸手关了空调,夏栀同时按开了副驾驶那侧的车窗,似乎比车里的热气还要汹涌些。车子转弯时,夏栀看向叶晓雪那一侧的非机动车道,等转好了又盯着叶晓雪的侧脸看了几秒钟,疤痕在另一侧,侧面看时,奶膘的脸并不是很明显。

“你今天好像一直在看我。”叶晓雪目视前方,表面淡定地说。

“是吗?”夏栀也目视前方,淡淡地回了一句。叶晓雪知道这其实并不是问她,而只是夏栀的质疑罢了,“放点音乐?”

“嗯,你自己开收音机吧。”

车子和夏栀原来的不是一个品牌,但大部分的按钮图标都类似,夏栀很快就打开了收音机,本地的音乐台,忽然放起了粤语歌来。

“送你回家?”

“都行。”这一次,轮到叶晓雪转头看夏栀,真的很反常。

“你最近好像有很多困惑?”

“嗯?”

“不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很笃定的小栀了。”叶晓雪又重新提及这个名字,夏栀没有反对,但似乎并不是在意,而是根本没有察觉到。

“环境影响吧,感觉自己的整个人生观在被颠覆,找不到出口。”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自寻烦恼吧。”

“你这样,我会很担心。”

“我们没有关系了,记得吗?”

“今天不是才认识吗?”

“叶小姐,经常会担心第一天认识的人吗?”

“你想去哪里吗?”

“都行。”又是这句,是吗?都行。听上去很是敷衍的答复,可面对着夏栀,叶晓雪觉察出一些完全不同的东西,夏栀似乎深陷苦恼,但叶晓雪一无所知。她不知道,也就没办法去帮忙排解,以夏栀的性格,她多半也帮不上忙。若是她想通了,180°的转变不过瞬息的事;若是没有,她就会一直深陷在自己的涡旋里,叶晓雪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我往郊区开?陪你散散心?”夏栀没有再说话,一路上除了收音机里的音乐,和偶尔吹进车窗的风。叶晓雪记得,西郊外有一个向日葵花园,前段时间去拍过一组画报。夏栀很喜欢向日葵,以往每个夏天,她都会满世界的找向日葵花田,只要拍上几张向日葵的照片,整个人都会变得闪闪发光起来,带她去看向日葵,至少可以让她恢复脸上灿烂的笑容吧,哪怕这样的笑容以后都不会只在自己面前绽放。

“好啊,不如不开导航,随便走?”不开导航,叶晓雪本就不记路,不过夏栀的提议还是有些吸引她,随便开,没有目的地,不是像极了人生吗?

车子兜兜绕绕,一直找不到目的地,叶晓雪一度觉得自己遇到了鬼打墙,明明这周围的景色很熟悉,可就是找不到入口。把车子停在路边,想要打开手机地图查询下具体的位置,重新导航过去。没想到车子刚停稳,夏栀一声不吭地开门下去了。偏僻的一条乡间小路,不是村镇的主要通道,两边有一些农田,眼看着夏栀走出了自己视线范围,叶晓雪着急忙慌地熄了火,取了钥匙走下车,夏栀慢慢走到了这条路的尽头,其实也没有很远,最多200米的距离。等夏栀转过身来,拿起了手机对着自己,叶晓雪扭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原来自己把车停到了夏栀最喜欢的那种街道旁。

两排笔直高耸入云高大繁茂的柏树,朝天空伸展,绿色的枝叶遮盖住了一半的车行道,一眼望去,好似两排绿色的卫兵。

照片里的叶晓雪在回头看,白色T恤的人位于绿色车道的中间,很是耀眼。夏栀看到时嘴角挂了一下。

“晓雪,我要拍一张空镜。”叶晓雪听闻,快步走到了她的身边,看她再次举起相机,重新对焦上下调整,先拍了一张彩色的,又切换到黑白模式,拍了一张黑白的,叶晓雪觉得那张黑白色的照片似乎更有感觉。

“你最近怎么开始拍正方形的照片了。”

“看了一位摄影师的纪录片,觉得好棒,所以学习一下,我本来也很喜欢黑白照片,颗粒度很不一样。”

“刚才我那张照片,能发我吗?”叶晓雪打算趁热打铁。

夏栀放下了手机,转头看她,很快笑了起来,“你找到要去的地方了吗?”看叶晓雪摇了摇头,夏栀抬了抬下巴,“我找到了。”在叶晓雪的身后田里,有一颗高高跃出的向日葵花盘探出了头。

“来吗?”夏栀向前走了两步,回头望她。叶晓雪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万山,回到了那个夏栀出生的小村落,她还会在阳光下微笑着问自己,要一起吗?

“好啊。”远处车子发出了滴滴的锁车声音,两个人消失在向日葵花田里。

花田不小,是那种大颗的向日葵,整枝高度远远超过两人的身高,开车时没有看到是因为太阳已经偏向了另一侧的方向,从车道那边看来,只有绿色的背面,那巨大的金色圆盘都藏了起来。

叶晓雪自己贴着向日葵自拍的照片,背后闯入了一个人影,好在用的是人像模式,背景虚化,并不影响,叶晓雪还是拍到了一张自己满意的自拍,拍完查看时,发现身后那个模糊的身影是夏栀,虽然模模糊糊地,但叶晓雪知道是她。也算是一张合影,叶晓雪想着,赶紧收起了相册,继续在向日葵花田里拍照,也偶尔地拍一拍夏栀,只是这一次,她似乎并没有以往的开心,紧绷的面部表情一直保持。向日葵都无法令她开心起来,叶晓雪忽然觉得有些事情的发生,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重新回到车上,叶晓雪像做了亏心事一般,面颊通红。拉过安全带来系好,依然不知道要去哪里。

“有点饿,找个地方吃饭?”

“好啊。你中午是没有吃多少。”

“你开车,我来查。”

“好。”夏栀的决定做得很快,刚启动没两分钟,就告诉叶晓雪选好了,把手机导航的声音放大了一些,也会看着手机提醒她哪里要变道了。

依然开着窗,开着电台,夏栀右胳膊杵在车窗的窗沿上,虽然还是面无表情,除了指挥转弯不再说其他的话。

“你现在好像放松了很多。”等红灯的时候,叶晓雪转头问她。

“谢谢你,叶晓雪。”没有转头,一如既往地平静语气。

叶晓雪一直以为她了解夏栀,可当对方想要把自己埋起来时,她依然是那个不明所以的旁观者,夏栀会自己调整,也都会恢复到阳光开朗,甚至关心人的模式,可心门却紧紧关闭。想起今天早上自己突发奇想的“重新认识”,叶晓雪又有一种当初被这个神秘的脑袋吸引的感觉,想要弄清楚,这个硕大的脑袋里到底都在发生着什么样激烈的对话。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