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登门

半月过后,曦将军府迎来了贵客,正在舞刀弄剑的南宫曦看到府里奴才们揣着两手,毕恭毕敬地先行走进来,就知道有重要人物登门造访,南宫曦猜想是夏云白,如今朝堂他凭借父亲的势力风光无二,能派他来通知自己的,也算是一份尊敬了。

待宫里的奴才们绵延不断地进了练武场,南宫曦才停下了自己练武的动作,那些穿着二品太监服的人出现,让南宫曦觉得事态比自己预料的严重更多。等到身穿浅黄色蟒袍的七王爷出现在廊下,南宫曦知道这大半年还算逍遥自在的日子,要画上一个句号了。

“看来这曦将军在府邸的日子,过得还不错。”

“承蒙七王爷照顾。” 夏添哂走到武器架旁一一端详了各类兵器,最后拿起了一柄长刀来。

“听闻曦将军最善用枪,咱们比划比划?”

“难得七王爷兴致,南宫曦就却之不恭了。”一旁陪着南宫曦练武的府兵们面露凶狠,均知道那长刀锋利无比。南宫曦用眼神安抚了他们,让人退开更远,拿起了长枪来,等待接招。

枪,一寸长一寸强,在远距离比拼中占得了先机,南宫曦的枪法凌厉,攻守兼备。

刀,一寸短一寸险,开始时并未看出有什么能耐,夏添哂的刀法更擅长砍,刀刀毙命。

南宫曦虽然日日练武,但比起正值壮年的夏添哂还是力量有些不足,虽然熟练程度弥补了力量的缺失,双方你来我挡,势均力敌,直到南宫曦退后两步再次拉开了距离,远离了夏添哂的刀口,先用枪柄挡住了刀,随即枪头直奔夏添哂的眉心,对方心中一惊,低头躲闪,刚刚庆幸躲闪开来,飞过来的枪兵直击胸口,震得他连连后退。

夏添哂摸着自己的胸口,蟒袍上的花纹让他回神过来,抬手停止了比拼。

“果然不愧是我朝难得的少年将军,曦将军闲赋多时,功力并未锐减。”

“七王爷并未使出全力,南宫曦不过险胜罢了。”从未见过夏添哂动武,在南宫曦乃至朝臣的眼中,七王爷乃一介文臣。自己险些败在他手下,南宫曦意识到身为皇子,难免也是抱着他日可继承大统之心,且不说自小便是天下能人严格教导,更不用说先皇对于文治武功的重视。

“如此一来,老夫也算放心了,曦将军必不辱使命,再为国出征。”

“出征?七王爷难道忘记了,本将要遵守皇上旨意,半步不可出府吗?”

“此一时彼一时,若国家安康,曦将军自然可以享受这平静的日常生活,可如今南境重兵压境,您父亲和弟弟正在面临苦战,曦将军既然有如此本领,难道不去祝他一臂之力?”

“皇上不怕我出了这将军府,重新执掌了南宫军,反戈相向吗?”

夏添哂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看了一眼大门,练武场的入口处虽有门廊,但并未安大门,南宫曦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暖烟的“曦将军府”四个大字依然挂在檐下。那府门之外,便是暖烟的公主府。

一箭双雕,原来是此等意思,尤其当南宫曦自己是那被射中的雕时,感触颇深。

“巽维土司也开出了退兵的条件,齐侯不敢私自做主,连夜派了五百里加急来禀报圣上,曦将军有兴趣听一听吗?”

“两方交战,苦的的是黎明百姓,若有退兵之意,自然最好不过,年关将近,无非是些口粮牲畜罢了。”

“巽维土司说今年巽维收成颇好,并不缺衣少粮,但土司本人缺少一位夫人,可为他分忧解难,共同管理巽维。”

和亲?南宫曦没有料到兜兜转转,自己的命运居然一路与这两个字相关。

“哦,曦将军不必多虑,那土司中意之人并非是你,而是享誉内外的——大长公主,夏暖烟。”

这话非但没有让南宫曦放下心来,反而更多出了一份震惊。暖烟早已嫁作人妇,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在他们眼中依然可以是用来和亲的棋子?!

“人都说世上男子多愁苦,在本将看来,女子的苦难要比男子多上千百倍。” 夏添哂没有说话,把长刀放回了刀架上,饶有兴趣地背着手等待南宫曦说下去。

“若是平安无事,要学会做一只金丝雀,安静老实地待在男人们给她置办的笼子里,即便这笼子大些,精致些,贵重些,多那么些宝石绸缎,也不过是个笼子;待到她们忽然有了旁的利用价值时,金丝雀便不再是金丝雀了,和那笼子其实也没什么差别,一样是可送人的礼物,即便男人们再欣赏再喜欢,权衡利弊之下,也是可以放手交易的物件,区别只是价值几何而已。

女人们的苦恼,不值一提,嫁喜欢或者不喜欢的人无关紧要,自身的思绪感受也可忽略不计,而男人们在这世间的苦恼,无非是爬得多高,扩得多远罢了,却从来不曾需要担心自己的命运,被他人把握着。”

“哈哈哈哈,本王之前也见识过曦将军在勤政殿上怒斥林大人,当时觉得曦将军果然不凡,文韬武略,不差朝中将领半分,可真到了与本王理论,不免还是觉得曦将军太邻牙利齿了些,这样的女子在世间难免辛苦。”

“辛苦?我看着世间女人们啊,就是被这辛苦两字蒙蔽了眼睛,男人们期待的只有自己的不辛苦,为了这份不辛苦,反而美其名曰是为了女人们好,为了她们不辛苦。”

“本王是为了齐侯府,若是南境失守,即便齐侯和珺将军侥幸逃脱,回到朝堂也难以自处。”

“父亲和四弟,既是一军之将,受得了劳苦功高,自然也要受得了功败垂成,男子们如何自处,为何需要我一名小女子来从中搅合,岂不是削弱了他们的男子气概?”

“曦将军这些新奇的言论,难不成都是和八妹所学?据我所知,她可没有这般辩口利舌。”

“七王爷今日来,难道不是说服我为皇上、王爷出征的吗?王爷刚刚与本将比试过,有此等功力,为何不自己率军出征,而要让我这名女子担此辛~苦~。”

“事关暖烟,本王自然觉得应该让曦将军知晓,既然曦将军无意,本王禀奏皇上再寻良臣便是,只不过……” 夏添哂放下了背在背后的手臂,整了整衣袖,“若是皇上心血来潮不愿打这一仗,八妹怕是就要去边外受苦了。”

南宫曦握紧了手里的长枪,手指发白。拿男人们说服不动,便搬出自己的软肋,南宫曦重新认识了这位位高权重的七王爷,也重新理解了暖烟曾说这位七哥在每一次的势力交叠中,都可稳坐其中,果然是一位能言善辩之才。

我要她的安危,无论以何种代价

“我可以考虑,但……需要几个条件。”

“几个?曦将军未免太看重自己的了吧。”

“七王爷还未知晓,或许在皇上与王爷眼里,我这些条件,不过芝麻绿豆罢了。”

夏添哂见她语气已经软了下来,心中得意,“那就请曦将军说来听听?”

“这一时三刻的,我还未完全想好,给我三日时间如何?”

“明日,早朝过后,本王会来请曦将军。” 夏添哂说完没有等南宫曦答应,便自顾自地走了出去,趋炎附势的太监奴才们也都一溜烟地跟着小跑了出去。

重新归于安静的曦将军府,南宫曦依然握着长枪站在原地。

“将军?”在一旁看了全程的陪练兵士们未能清楚听到两人的谈话,看七王爷走出了将军府,南宫曦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处,立即围了上来。

“去找余饵,让他今夜务必乔装打扮来一趟府里。”

“是。”

此时不可贸然与暖烟联系,今日夏添哂带领那么多人,将军府和公主府肯定多派了人手看管,虽然想与暖烟商讨,但不能打草惊蛇,而且,若是她知晓,说不定得到的是另一种自己更不想要的结果。

无人可以商议,南宫曦只能想到在南宫军内也颇有“智囊”美名的余饵,此事虽与战事不可类比,但布局牵制大同小异,只是余饵向来在守儿麾下领命,此次自己的重点并不在守儿和父亲身上,他是否会全力相助?要如何措辞才能确保暖烟最为得利?

次日接近接近日中时,南宫曦从未见过的大太监来了府里,装模做样地宣了旨,让南宫曦独自前往御书房。暖烟监国时,并未使用御书房,即便先帝病入膏肓,其实也并未用此处,而夏添哂却迫不及待地用它来议事了。

跟着大太监进入了御书房,并未见夏云赫,夏添哂坐在床旁的炕台上,今日穿着另一身黄色的蟒袍,虽然还不是明黄色,但若不仔细端详,几乎无法辨别。若是未曾见过夏云赫的人,第一次进入这御书房,不知道会不会将眼前这位七王爷误认为是当今新帝。

“不知曦将军考虑得怎么样了?”

“出征当然可以,条件,只有三个。”

隔壁的红门之内,守卫们都努力地伸头张望,可毕竟隔着街,自然什么都望不到,只能听旁人传过来的消息。屋内刺绣的夏暖烟也似受了影响,错误的针脚越来越多了。那些在府外看守换班进来,话语自然也就传到了她的耳中。

七王爷昨日亲自拜访曦将军府;还与曦将军在练武场比试了一番,最终结果?那当然还是曦将军小胜一招。一品将军的名声,自然大家都是知晓的。哎,若是我们守卫的是曦将军府就好了,说不定还可以与曦将军学上两招。

七哥登门,这一劫,梦儿怕是逃不过去了。

OS:已经非常想要躺平等过年了,后面不一定会按时更新,容我摆烂几天吧。提前祝大家春节快乐~宏兔大展~。

收假之后准时回来~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