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方长-69

吃完了饭,开车送夏栀回了家,快要回到小区时,叶晓雪犹豫了,夏栀明天就要离开浦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自己这段时间因为毛毛不在了,也一直睡眠不好,可夏栀的眼下明显黑得更夸张,她一向睡眠质量很好,但工作熬起夜来也算是不管不顾的类型。叶晓雪回家收了一小包衣服,又开车回到了夏栀楼下。

门铃响时夏栀正在卧室收拾东西,想着很多吃的东西要怎么处理,艾云和林寒涧都有自己家里钥匙,不行就让他们来拿走好了。

门刚刚开了一个缝,叶晓雪就推开不管不顾地就冲了进来,还没有等夏栀说话,自己说了一句,“我来睡觉。”

“什么?!”以为自己听错了,夏栀又问了一句。

“我最近一直在失眠,在你这的时候从来不会,关门啊,一会蚊子进来了。”

“……”夏栀一脸懵逼地关上了门,还是满脸不解。

“你明天不是要去车站嘛,我正好也可以送你。”叶晓雪还没有说完,夏栀就冲了上来,按住她的后脑勺,亲得她喘不过气来,半推半就之间两人就倒在了床上。

“小栀?”这一次,换成了叶晓雪一脸疑惑。

“不是睡觉吗?”

衣服没有脱,夏栀的手已经到了柔软的地方,左手撑起自己的身体,右手开始不停地抚摸。这不是叶晓雪熟悉的样子,以往夏栀很喜欢贴着她,睡在一起的时候也都要抱得很紧,连一丝空气都不留下,就连上一次,她也很温柔。可现在,她故意撑起身体,离开自己的身体,只剩下手在动。她的眼神迷离,不再是以往看自己的样子,仿佛身下的不是叶晓雪,而是随便什么人。

“小栀,轻点。”温柔地提醒并没有用,眼前人的脸色铁青,没有一丝感情。“夏栀,轻一点。”叶晓雪把声音稍微放大了一些,依然没有效果。

“啪”,脸上狠狠挨了一巴掌,失焦的眼神闪了一下,恢复了正常,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夏栀很快离开了,倒在了旁边的床上,一动不动,眼睛盯着天花板。

“我不是故意打你的。”

“我知道。”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

“叶晓雪,收起你的救世主心态吧,我没有什么需要被拯救的,我虽然不算很好,但也还可以。来吗?”叶晓雪没有拒绝。

并肩躺在床上的两个人轻轻喘着气,胸口有节奏的一起一伏,与之伴随而来的是叶晓雪咕咕叫的肚子。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饿了?”

“嗯,有一点,但是又很想睡觉。”

“点个外卖?”

“行。”

“想吃什么?”

“烧烤吧。”

夏栀扭头看了一眼,“你不是一向不吃这种东西吗?说烧烤的东西致癌,要少吃什么的。”

“不知道,大概被迫居家久了,什么都没得吃,最近开始报复了。”

“那我点了。”

“嗯,我起来去冲一下,你拿外卖的话记得套件外套。”叶晓雪起身时看夏栀仰卧在床上刷手机,等她从卫生间里出来,看见夏栀站在阳台上望着窗外,手里夹着一根烟,背影透着一股子悲凉。她独自在家的这两三年时间,会经常如此吗?

在被迫同居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夏栀也没有在家里抽过烟,从那次牵着毛毛出去找她,叶晓雪才知道,夏栀会在遛狗时到那个隐秘的小花园里抽烟,大抵也不会抽很多,毕竟叶晓雪从来没闻见过她身上的烟味,而且居家期间也没有地方买烟,即便她存着一两包烟,两个多月的时间抽完,也不算特别多。

叶晓雪忽然想起在一起时,夏栀问过她的话:

想想,如果我变了一个人,你还会要我吗?

不要,我只要阳光灿烂的小栀

是吗?哈……只要正直勇敢那个?

对!

她只是开玩笑般地回答对,谁会拒绝一张笑容满溢的脸呢?但,夏栀会不会听进去了。如今,她真的好像变了一个人,叶晓雪还会要她吗?门铃声打断了她的思路,夏栀熟练地熄灭了烟,发现叶晓雪站在客厅里看自己,觉得有些失态。

“外套。”

夏栀拿起门口衣架上的外套麻利地穿进了胳膊,拉上了拉链。打开门接过外卖盒,轻声和人说了一句“谢谢~”,关上门把东西放在餐桌上,又飞快地脱掉了那件外套。

那外套叶晓雪记得,时常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是那种深蓝色的开衫戴帽卫衣,她们第一次去电影院时,曾经搭在叶晓雪的腿上,五年过去了,夏栀竟然还留着一件旧衣服。

“你最近都不健身了吗?”

“今天不是做过运动了吗?”

叶晓雪哑口无言,可看着夏栀泛青的眼睑,微微多了些肉的脸颊,左脸上还透着一颗痘印。夏栀很少长痘,虽然在叶晓雪面前不算是皮肤白皙,但就一个不怎么化妆的人来说,也算是好皮肤了,可如今下巴和脖子上都痘印深深,似乎又了一段时间了。

她似乎正在经历什么,但叶晓雪一无所知。

你觉得自己会有大把的时间,但是其实并非如此。

看美剧时,如果遇到喜欢或者正好触碰到心灵的句子,夏栀会截图下来保存,丢在自己的相册里,写东西需要灵感的时候就翻翻。看到这句话时,夏栀只不过觉得有点感触,快要回燕都的前几天,夏栀微信问了郁清来什么时候,却无意间收到了她父亲回复过来的信息。

【夏深,你好,我是郁清来的父亲,谢谢你还关心她,最近出了一些意外,清来离开了,我看到你之前和她的对话,谢谢你一直以来给她的鼓励和帮助。抱歉看了你们之间的私人信息,只是想要多认识认识女儿。】

夏栀一瞬间脑袋嗡嗡嗡的响个不停,响到这世间似乎只有这一个声音,原来有一些话,需要过很久才知道,自己浅薄的感触如此远在天边。

她是独女,浦亭本地人,成绩好又很上进,刚刚毕业没几年。想着上一次在微信里说话,还是调侃结束居家以后一定要找个地方好好大吃一顿,狂喝奶茶,夏栀还笑她果然是年轻有挥霍的资本,她们甚至提到了燕都苜蓿咖啡馆,相约着什么时候再去一次。

重新回到燕都工作的夏栀很是孤单,原本热闹的城市因为朋友们生活轨迹的不同,变得四处消散,有人离开了燕都回了老家,变成了微信里的一个不常见到的纸片头像;也有人定居了燕都结婚生子,从此生活变成了家人和孩子,再容不下任何其他。

郁清来刚来燕都,对新城市的不熟悉,和对夏栀的熟悉让两个人常常聊天,不仅仅在微信上,也在现实里。夏栀带她去打卡燕都著名的景点,给她讲自己读书时听说过的趣闻,告诉她那些只是流传在人间口口相传的故事。郁清来请她喝咖啡,她便请她吃饭。忘年交,夏栀一度觉得她们已经开始熟悉并习惯于这样的关系。

车祸,又是车祸。不知道这世间还要有多少起车祸让人曲终人散。居家期间的新闻夏栀并非没有看过,很多时候她自我屏蔽不去点开一些视频,仿佛遮上了双眼,关闭了耳朵,便可以还在这世上安静地过自己的日子。

郁清来的事情却像撕开了最后一层遮羞布,让疼痛直接血淋淋地摆在夏栀的面前。

你觉得自己会有大把的时间,但是其实并非如此。

再想起自己截图的那句台词,夏栀有一种醍醐灌顶被人狠狠敲了头盖骨的感觉,震得周身麻痹。没有人知道死神什么时候来,即便在居家期间安然无事,也会面临更多的意外,待世界似乎好转,一切都逐渐恢复时,却会给人迎头一击。

更多的刺激来自于时光,这个从小看着长大,觉得和自己最像的一个人,像当初的自己一样离开万山,到一线城市读书,但当夏栀与她谈起一切社会上的事,她似乎从来没有感触过,眼看着夏栀告诉她前面是一个坑,她还是心甘情愿地往里跳,等过了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原来当初姐姐是在提醒。

而接近三个月的居家事宜,时光是家里唯一一个关心过她心理是否保持健康的人,在可以走出家门以后夏栀才意识到,当初嘻嘻哈哈和时光说自己没事,其实并不是真相,至少不是全部的真相,有很多的影响当下并不会出现,要等时间和思绪追上肉身,才会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

“光崽~”

“嗯?”

“如果有天你发现真实的我,和你认识的我不太一样的话,怎么办?”

“那就重新认识你喽。”

时光撞到叶晓雪上门找自己那天,夏栀问这个问题时不过想的是有一天是否需要告诉她自己喜欢的是女生。现如今却觉得,这点纠结的感情问题根本不值一提。

她们或许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光崽开始懂事读书时,夏栀已经离开万山去读书了,她没有参与过她性格形成的日子,光崽就更不会知道夏栀自己独自一人在外打拼都经历过什么,虽然夏栀曾经笑着说我也好羡慕有一个姐姐可以在我成长的时候告诉我,哪里是坑,哪里要努力的,可若真的有,夏栀也未必能听得进去。夏栀想起慕容晓曾经非常笃定地觉得,她适合燕都,不适合浦亭。

人生,不过是各自的朝圣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命定的缘分和觉知,夏栀正想着这些的时候,撞上了破门而入的叶晓雪,嘴里说着来睡觉。夏栀看着这个自己也曾经以为熟悉的人,面孔开始模糊,脑子也逐渐不清醒起来。

明天未必会来,不如,抓住现在吧。只是这一刻,恰好,是叶晓雪站在了夏栀的面前,她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又会回到这里,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会是什么样,只是醉情于眼前、当下,是否就可以把这些奇奇怪怪的思绪都抛到外太空了。

被打了一巴掌,理智回来了一些,但抓住眼前的想法还是没怎么改变。只可惜……醉情当下之后,还是要回到现实里。

OS:最近状态一直很差,不知道为什么,浑浑噩噩地码完了这一章,它忽然变成我的文字了,我想要的那种文字。

之前一直很心虚这一篇,觉得写好烂,或许可能真的值得去修改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