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碎碎念之四

北京碎碎念之四

我是最先睡着的,躺下去就开始呼呼呼,却是最晚起来的,其他三个人都站在门口聊天了,我听到声音才想过来,中途6点多似乎醒了一次,但看大家都没什么动静,阿拉娟也还在睡,就又很快睡着了。

烧饼开始做炸酱面,真是贤惠,只是我对于她住了那么久居然没弄懂洗碗机怎么用这件事很是鄙视,还有她家的网也不是太快。

吃面的时候问,是不是要回学校?结果还真的就……回了学校,现在进校园还要报备登记,虽然是可以进去了,但也挺麻烦的,因为要报备就要找老师,找了老师,总不能空手去,于是想着买点啥?说要不买花吧。

堂弟开车来绕来绕去找花店,乱了半天找到花店,捧着花进了校园,刚在大门口拍了几张照片,寻思着怎么进教学楼,就看到赵老师出现了,我都已经不记得教室的第一个数字是几段。

大太阳下面瞎聊了一会,上办公室居然还是……站着聊,办公室里丝毫木有座,赵老师真能讲,感觉认识不认识的学姐学弟们的事情都知道了,还在学院的logo面前拍了照,等到好容易告别要去逛校园了,陈老师来了。

作为烧饼的论文指导老师,她居然没有认出烧饼,四个人里她似乎只认识我,3G说,那说明你在学院里还是更有名一点,这是真的吗?

星光大道不见了,操场似乎还不错,只是没有人,网球场只有一片有人打球。大四的宿舍楼一层好像有了些变化,原来我们叫白楼红楼主楼,现在都变成了灰楼,原来的图书馆变成了信息学院的楼,图书馆新盖了,像四本竖立的书。感觉楼盖了没多久,但外立面已经有脱漏了,我们都在吐槽不知道是谁家的豆腐渣工程,老的食堂在装修,新的食堂没有进去过,是原来锅炉房的位置。

在北门两个宿舍楼的中间,见到了传说中双面开门的外卖柜,校外的一侧外卖小哥开,学生在里面开。哦,之前还在烧饼的办公室楼下看到了无人送货车,总觉得它们太敏感了反而会阻塞交通。

想去乒乓球室看一看,关着门,也不知道有没有换地方,下一次去的时候再看看吧。操场上假装拍了几张照片。

快要走回南门,在实验楼看到盛开的樱花,兰兰站在那拍的,各种指使我,总觉得不如她走着我随机按的那几张自然。

准备去吃午饭,洋洋小吃当年要进到区中心才有,现在地铁口就有了,觉得现在读书的孩子们条件真的好了很多,我们那会真是各种破。

吃完了饭,开始了北京绕城半日游,先是从南五环经过东五环去了首都机场,送走了兰兰,然后由首都机场开往北六环外的昌平,送阿拉娟回家,然后经由北六环西六环回到南五环的烧饼家,我一路上睡得呼呼的,堂弟还选择了不太堵车的西六环,要是走东边,不知道要堵成什么样子。

历时两天半的聚会圆满结束,兰兰回去以后说,感觉自己做了个梦,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后来看到我们做的卫衣,觉得是真的。烧饼也说起来以后看了卫衣。看来以后聚会都要靠实物见证了。

一晃而过啊,我们的20年。

紫菊若辛
紫菊若辛

评论已关闭。

Proudly powered by 紫菊若辛 |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紫菊若辛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