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写作和打球都是我的“心流”时刻

读书、写作和打球都是我的“心流”时刻

这周假期过得很舒服,水逆退散,果然开始接收到宇宙给与的积极信号。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好好码小说,虽然还是会去查看点击和收藏量,厚颜无耻地让简洁去读。

破鸦让我翻某年的朋友圈记录,翻到发电台节目写着“自从莫然不靠谱以后,简洁承包了我的文字。”哈哈大笑截图发给她看,引来她偷偷问我:“我一直很好奇,你的职业是自由作家吗?”我当然希望配得上这个称呼,然而……目前还不是。

五一期间收到读者私信——“又过了好久了,大大你是不打算写了吗?”高兴且汗颜,一直有计划,但只停留在计划上,一年过去似乎什么都没有干成。

从去年就开始准备修改小说,打印出了300多页的word带了第一部分去北京,又原封不动地带回来,2月刚刚开始有点进度,立马赶上过年回家,众所周知在家过年是无法碰电脑的,3月到4月终于逼着自己遵守修改进度。

调整框架结构真痛苦,一个不小心就重复了内容,今日觉得这段情节放在前面好,过了两天又觉得放在后面更顺畅,来来回回无法一鼓作气。

通篇修改还是给了我一个新的视角:我实在太喜欢用“也”和“但”,每次删改完的篇章,再读依然觉得有删改的空间,不知道何时是个头。《心流》里说读书写作和运动都是可以产生心流的,躺在沙发上想起前两天的赢球都忍不住笑出声,反手高吊弧圈依然是我的杀手锏,只是没料到它回归的第二天,小臂的肌肉酸胀到仿佛要断掉,一边庆幸自己的发力正确,一边龇牙咧嘴输给新的球友。

老姐送了一台新的kindle(咪咕版),高兴非常,觉得中亚的书籍终于可以放规整在新设备里了,真到用起来才发现为什么这么多人的kindle都会沦为泡面神器了,若是我的第一台kindle也这副死样,怕是会骂天骂地。

  • 没有背光,在稍微暗一点的空间读书简直要眼瞎,对比了kp的最低亮度都比它亮,晚上不开灯就更是两眼一抹黑,休想看见一个字。
  • 电池奇烂,KP买了十年,最近100天每天读书,充电频率依然可以保持在2周一充,咪咕版kindle从打开到我翻开书,已经掉了2%的电
  • 偷工减料,黑边框也缩小了,手持感觉比KP轻了一半,目测就可以看出背面塑料材质降档,前后盖的缝隙很大。
  • 反应太慢,慢到影响阅读,我时常要拿起手机玩耍一下等待它翻页刷新,又经常卡死重启,没有点击同步kindle,重启后跳回打开时的位置,今天已经出现三次……不得不用手机app快速同步。

如此吐槽还有一大原因是,我在咪咕版读的第一本书不知道是不是下错了版本,竟然显示读了13%依然在“序123456”阶段,迟迟不进入正题,虽说我最近已经发觉自己对铺垫很长、不快速进入正题的文/电视剧/广播剧耐心寥寥,但13%的六人序言真的是有必要的吗?

我到底是来读谁的书的?难道我要学会跳过序言了?这多少有些违背我打开一本书就要每个字读过去的惯例。最近看到征文是关于“相亲”的,这实在是我无法企及的领域,有经验的朋友们是否可以来讲讲故事,让我也练习写一些没有切身体会的文字。

碎碎念果然是劈里啪啦敲到键盘的终极发招,沉迷这种体验堪称“走火入魔”。

紫菊若辛
紫菊若辛

Proudly powered by 紫菊若辛 |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紫菊若辛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