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辛版周报第7期:上元灯节

一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让人笑掉大牙的情人节

传说新浪搞了个什么解救大龄未婚青年什么的活动,一副要救大龄青年于水火的样子,要现在网上的东西能不那么二么……我无语了,看水木丁的博客才知道这件事,水木丁举了不少例子,很多人都没大龄青年打扰和谐社会,所以上至街坊四邻,下至网络活动,都要救我们于水火。还有人在微博上说,之所以有那么多讨厌拧巴的天蝎座,多数都是在2月怀上的,这基本也归结于情人节这天的事了。网络之大,无奇不有。

 

[2]人人都有的强迫症

想起这个小标题是在我格子间的视力范围之内,经常可以看到一个MM在绕颈……就像鲁迅先生说的读古文的时候那样,不停的绕过去绕过来,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惜她要在我看得到的位置天天绕,时时绕,我终于发扬了自己强迫症的革命风格,告诉她绕颈是损坏颈椎的,不要左右,不要绕,只要前后动就好了。结果她问:“前后?像乌龟那样么”,厄……好吧,我是说低头抬头那样。

还有一些人有强迫症是说,他用了XX浏览器,当我的网页出现问题的时候,他就会不遗余力的说,你装个XX浏览器试试,而且还不止一个人说这样的话,可惜他们推荐的浏览器都不是一样的,于是一度我的电脑上装了4款浏览器……最后我还是用我习惯的这个。

 

[3]上元灯节

其实就是元宵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在网上看到标题为上元灯节的字眼的时候,就很有好感,大概还是因为大明宫词的缘故吧。上元灯节太平遇到了薛绍,然后开始了一辈子哭无止境的爱恋。当然我知道这是一个电视剧,在我找来看的历史书籍中,多半太平都是一副想要篡位的样子,不过历史是胜利者写出的,不胜利的那些人,自然都是颇具野心并且最终无法成事的。

 

[4]有北京户口的人都逃离北京了

小天突然说她准备回家了,我还以为又是外企多得数不完的假期,她说回去就不回来了,我还是震了一下。我原本以为她和狐狸会是一直在这座城市的人,而我,少则三五年,长则十年,也是会逃离这里的。没有想到她是第一个走的人,而且还要落了北京的户口以后再走。所以北京人都不在北京了,也不是去了纽约,纽约人都跑来北京了,说这里有金子,北京人都跑去更加偏远,空气更好的地方,享受着北京的福利。

可是无论何时,我都觉得我是云南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