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半

恩,今天是七月半,其实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如果不是在客户说完所有的P话之后,提醒我今天要早点回家的话,我完全无意识。下午四点开始,我就陷入恐慌,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又或许是知道的。那个三分钟不见就叫嚷着的人不见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时候真的想挖出自己的心来看看究竟是什么做的。

我最近似乎陷入一种焦虑中,没有缘故,没有来由,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按理说,我不是应该得瑟的么,那么多人都围着我转,写日志的写日志,送花的送花,写检讨的写检讨,凭什么我就要那么老大,全世界都要哄着我。

我一直不敢说,其实几天前,做的那个梦让我很不安,我不敢和任何一个人说,于是憋死了自己,和小天说起的时候,她笑着说,那你赶紧联系她下啊,你看她都托梦给你了。我不知道,那么久远没有联系的一个人,在我的梦里那么鲜活,我笑着问她,如果有天我不见了,怎么办,她带着笃定的语气,翘着下巴肯定的说,我会找得回来的。我突然就从梦里惊醒了,觉得这有点背叛的意思,我知道我一直都不是强大的人,抽烟也说,巨蟹总是要等着别人放手的,自己要去放手很难。而且,在我迈出那么不安的一步以后,我要怎么去平复那些会动不动就不存在的安全感。她们总是和我说,你去XX啊,又不是一定要在北京。好像这是一个多么简单的问题,去XX啊,永远不会像我要来北京一样,一个包裹,一张机票就可以了,我大概已经老了,会害怕去适应一个新的城市,新的环境,我连搬家需要适应临近的超市都会阵痛的一个人,在一个陌生城市里,我只会有更多的不安,我好不容易修炼到,可以在北京行走自如,要我怎么抛弃熟悉的北京,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他们还说,你就掰了吧。好像这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其实每次有人说这个我都觉得特别的惶恐,我从记事起似乎就从来没有那么惶恐,我一直都那么那么笃定,自己走的路是对的,不需要参考别人的意见,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可是这一次,有没有谁可以教给我一个方法,把给出去的心收回来,然后一点都不觉得痛。不算26年,就算10几年,要遇到一个人也是不容易的不是么,要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机缘巧合,可是偌大的北京,7年的时间,为什么!怎么就遇不到!

求方:安全感缺乏这个病,要怎么才能根治,如果能顺便加上一副治疗间歇性神经的我感激涕零。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