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何其珍贵

本来这一篇的题目应该叫:对面站台上的帅哥美女

在我上一次在豆瓣日志里感叹过地铁里的帅哥比公交多以后,在今早我赖在床上半个小时以后我又不得不在周一白茫茫的早上,去挤成鲨鱼罐头的地铁里。因为坐的地铁在下一站会在另一侧开门,我就安静老实的站在门口,驶出站台以后我看见空洞的门窗上显现出我的脸。正在观察今天头发没有吹会不会太乱了,地铁就迫不及待的进入下一个站台了。对面的站台,隔着一个地铁轨道,对面没有车开进来于是我可以看到在屏蔽门后面的那些形形色色的帅哥美女们,会不会有人注意到,在车里的人在注视他们?然后是下一个站台,这次有车同时进站,我看到的是穿着浅蓝色衬衫的男人,还有临近的窗户上,被挤得变形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入伏的原因,一早进办公室就觉得脸上油光铮亮的,去洗手间洗脸的时候,发现自己发黑的面孔,还有鼻尖毛孔粗大,险些就被吓倒!

基本上,以上的情节呢,都还比较符合“对面站台上的帅哥美女”这个主题。只是写到这的时候被打断了,有同事让我帮她的忙,于是我一个半小时就在混乱中度过,好在最后还是搞定了,只是,我又油光铮亮的。

突然改了主题,是因为在豆瓣上看到有个友邻写,“丽红死了。。。”我还在笑着问说,你在说什么?因为我没有深刻的理解死这个词,我心里的想法是,丽红上了新的节目,但是主持风格大变,没有了以前的样子,原来的那个“丽红”“死了”。。。。然后她让我去西祠的版里看,丽红的斑竹在莫版写,大家还记得丽红的,一起哀悼一下吧。我的后脑勺一下子有被人击中的晕眩感觉。一个多月前,我还在小莫的身边笑着聊天,半个月前我的MP3里还有丽红念过的《天使与海豚》片花,这个听说是法律博士的女子,曾经做过一系列的片花,讲述各种花的花语,耳朵里都还回响着她念:“栀子花,每年6、7月开花……”我还记得她去帮小莫代班,有一个不知所谓的家伙,发了长长的400多字短信去骂她,说她和小莫没得比之类之类的话,小莫在第二天用她惯有的慵懒语气说,我知道那件事了,我早上和丽红道歉了。我喜欢这样的小莫,也对丽红心存感激,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那样的胸襟,可以在代班的节目里,念出质疑自己的短信。

丽红于2010年7月8日因癌症医治无效去世,享年38岁。

癌症,这个和我的星座名字一模一样的英文单词,从初四那一年开始进入我的生活以来,就好像再也没有离开过,初中同学手术了,高中同学在物理治疗,看到红版硕大的纪念主题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登陆留言了,这一天,好似一年前的某一天,听到三位与我间隙有些关系的人离去的消息,我还记得那会给贺总发短信,她说你今天老实在家呆着,哪也别去!给有个人打电话,没有接通的时候我突然有莫名的恐慌。

生命何其珍贵,你永远都不知道明天,在哪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